第90章,坑爹

    不过让白云飞纳闷的是,这女的为什么让保镖把自己绑在炕上那?给自己吃颗药不就得了,那样既配合,做的时间也长,她爽的时间也长啊!当然!白云飞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肯定的,就算不吃药,真枪真刀的来,他也相信,自己身下的小金刚也绝对会让这女的欲仙欲死。

    正想着,房间里的水声停了下来,不一会听到了拖鞋的趿拉声,女人洗完澡了。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千万不要太丑,千万不要有病,观世音保佑、王母娘娘赐福、太上老君、玉皇大帝、真主安拉、病急乱投医,不管是中国仙还是外国神,一定要保佑我啊,白云飞紧张的闭着眼睛默默祈祷着。

    脚步声由远而近,白云飞瞬间睁开眼睛,盯着套间门口,心中其实紧张到了极点,可千万不要是个猪姐啊!终于,一个女人擦着头发走了进来。

    谢天谢地,如来佛祖显灵了,这个女的非但不丑,还长得非常漂亮。狭长的眼睫毛弯弯的,跟个狐狸精似得。她给白云飞的印象就是,这女人装潘金莲特别合适,一看就带着股子搔味儿,想到马上就要和这个女人ooxx,白云飞下面不仅翘了起来。

    她此刻披着浴衣,进来之后就色迷迷的看着白云飞,然后视线往下移动,看着白云飞的东西忽然呵呵笑了起来,臭表子!连笑都带着股子浪劲儿。白云飞咬牙切齿,如果这女的真要硬来,老子、老子……就……就从了她吧!

    她把毛巾随便往地上一扔,扭着‘皮股’向白云飞走了过来,一把把白云飞嘴里的毛巾扯了出来,也扔到了地上。

    白云飞看着这个女人,靠,就这种姿色,用得着这么麻烦找男人玩儿吗,如果想玩儿,哪个男人会不答应啊?除非家伙不管用。

    白云飞直直的看着这女的没有说话,她趴下身子,由于浴衣的领口很低,她的两个肉团立刻进入了白云飞的视线,妈的,这么丰满。要是她坐在我身上动作,我抓着这两个肉团,应该会很爽吧,想着,下面不仅又翘了翘,不对,我手还被拷着呢,想摸也没法摸啊。白云飞心里一阵心猿意马!忍不住想起那句火爆的台词!唉!师太,贫僧法力不够啊!

    她在白云飞脸上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来在白云飞的胸口抚摸了一下,呵呵笑了两声,忽然起来向一旁的一个柜子走去。

    她扭着挺翘的臀部,一步步的向柜子那边走去,到了一旁。过去打开了柜子,开始从柜子里往外拿东西,每拿出一件,就扔到床尾边,白云飞看着不断飞过来的东西,瞳孔骤然放大!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浑身不仅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面的东东也渐渐疲软下来。

    “咕咚”一声白云飞身子颤抖的咽了口口水。嘴角微微上扬,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脸上的肌肉都皱了起来。这真他吗的坑爹啊!

    欢迎大家加群龙寳萌づ1群122173598。亲们有空的话麻烦申请注册账号,30秒就可完成。每个账号都可以每天抽奖一次。一天五个。这样大家看小说就不用花钱了!希望大家多支持。来群里咱们唠唠嗑啥的!呵呵有了读者我才有动力写作。欢迎亲们加入!

    飞到床尾的,有bian子,la烛……白云飞认识的也就这两样,其他的根本就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看着这些不断飞来的东西,白云飞明白过来,怪不得要把他拷在床上,怪不得要这么大费周章的把他弄到这里来。

    妈的,眼前这个女人是个bian态,不是个虐dai狂就是个被nue狂,要是个被虐狂还好,可看这架势,把我牢牢的拷在了床上,被虐的对象肯定不是她了。白云飞额头上罕见的流出了一滴汗水。

    女人哐的一下关上了橱门,转身走到了床边,慢慢拉开了腰间的带子,浴衣散了开来,慢慢滑落到在地上。

    晕了,长的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人,又以这么you惑的状态站在了白云飞的面前,如果是个正常的男人,当然会有反应,而白云飞,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甚至超长的男人,反应自然也更强烈一些,什么反应?嘿嘿!各位当然知道。

    女人呵呵笑着,声音非常好听,这臭女人一定受过什么ci激,不然怎么会如此变态。白云飞心里都有些发毛。以前光是口头上说什么bian态bian态的,这次可真遇见了。

    她走到白云飞身边,伸出舌头,轻轻的tian着白云飞的脸,白云飞的脸上一阵酥麻,她接着把舌头移到白云飞耳朵边,哈出一口热气,好像和白云飞说悄悄话一样问道:“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女人,真是个yao精,白云飞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你不想说吗?”女人继续在白云飞耳边轻声细语,“不想说也没有关系,男人越对我不理不睬,我越xing奋的。”

    妈的,这女人还有这么个毛病?那我不理睬她,等会还不得把我弄死啊?白云飞内心想着,同时考虑着如何逃出去。

    “我”白云飞刚要说话。“嘘”女人在白云飞耳边又吹出一股热气,“不要破坏了这美好的气氛。”

    她又在白云飞耳朵边tian了舔,忽然笑着站起来跑到了床尾。等她站起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根la烛,妈的,这女人要在我身上滴la。白云飞身体反抗性的挣脱了几下,可是手铐不是摆设,动了几下,感觉到手有些疼的时候,白云飞不在继续这种无用功。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女人,希望能让她害怕放了自己。

    她又在白云飞耳朵边tian了舔,忽然笑着站起来跑到了床尾。等她站起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根蜡zhu,‘妈的,这女人要在我身上di蜡。’

    靠,够刺激的,这东西在电影里面倒是经常有。白云飞还真没有尝试过,可***,老子一点也不想尝试啊。

    “臭娘们,你ta妈有病啊?”白云飞大声叫道。

    谁知女人幽怨的看了白云飞一眼突然笑道,“呵呵,我是有病啊,病的还不清,乖乖,我今天就是要你来给我看病的啊,你怎么这样对我,我可是病人啊。”这个女人假装着怨道,抬起雪白的大腿,gui着shang了床尾,接着打着了火机,点燃了la烛。

    红蜡烛发出幽幽的红光,女人半举着燃烧的红蜡烛,qi在白云飞的小腿上,gui着慢慢的向上爬来。

    她笑嘻嘻的看着白云飞,仿佛在看着到手的猎物,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白云飞的大腿边。

    妈的,蜡烛已经燃的比较旺了,白云飞都能看到边沿的蜡烛油已经开始在她手的晃动下不断的滚动,靠,这要是滴在身上,得多疼啊。窝囊,太窝囊了。白云飞双手再次动了下,可是换来的只是大床摇晃了两下,女人看着白云飞的眼里的兴奋感更加重了。

    妈的,看来说什么也没用了,这种女人,骂她肯定一点作用也不起,反而会刺激她使劲的折磨我,我还是不要骂得好。白云飞心里想着都想哭了。

    可这样一点也不反抗,岂不是正合这个臭女人的意了?

    臭女人好像并不急着折磨白云飞,坐到白云飞的身上,笑嘻嘻的看着白云飞,好像看着一个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猎物一般。

    白云飞看到这里心里暗暗发誓:今天可真***倒霉,ma的大麻子脸,以后要是让老子再碰上去,非得把你下面那东西割掉不可。

    看着眼前的女人,白云飞是无可奈何了,这臭女人,怎么好这口,要是直接shang我,我今天也就认了,救了四个小弟,上了个xing感的小妞,也不算多吃亏的事儿。

    忽然想到自己兄弟好几个都单着那,要是他们能遇到这种事儿会不会高兴地要死。呜呜!麻痹的!这种要当受的事儿就应该让张治国那个阴森森的家伙来,你大爷啊!小爷为什么这么走运,居然选上了我?就因为哥长得太帅吗?没想到自己的帅气没给自己惹来tao花运,倒是惹来tao花劫了。

    “乖乖,怎么这么老实啊,还真听话,其实姐姐不喜欢这么乖的。”女人趴了趴身子,la烛在白云飞面前晃了晃。

    啊?靠,这个时候我还能走神,白云飞都有点佩服自己了,他的身子猛的一抬,女人被白云飞往上掘的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一边,手中拿着的蜡烛立刻失去了平衡,白云飞的胸口立时感到火辣辣的烧痛。

    cao,自己这一动,蜡烛油掉下来了。嘶嘶!白云飞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声来,真疼啊!

    “呵呵呵,女人一下子又坐了下来,拿起蜡烛倒歪了歪,顿时又有两滴蜡油淌了下来,滴在了白云飞的胸口之上,犹如被火伤一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