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老子招谁惹谁了?

    两个抬白云飞的家伙停了下来,把白云飞放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白云飞蜷缩着身子,听到外面哐的一声,好像是关车后备箱的声音。

    白云飞猜的没错,不到几秒钟,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响声,汽车开始驶动,车子颠颠了一阵,开上了平路。

    妈的,这是要到什么地方?大半夜的这么神秘,用得着这样吗?这么个狭窄的空间,想把老子憋死啊?白云飞心里怒骂道。

    车速时快时慢,弄的白云飞的头不断的撞到车厢上,妈的,老子想睡会都睡不着,够日的王麻子。等老子出去后非要宰了他。

    外面不断传来鸣笛声,有时候甚至还能听到人说话的声音,看来车子正在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方行驶。

    白云飞被晃悠的脑袋直发晕,车子好像每走一段路,就拐个弯,后来外面的喧嚣声渐渐变小,直到只能听到这辆车发出的响声,车子好像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也不知行驶了多长时间,车速慢了下来,最后猛地停了下来,白云飞被惯性带的往前一滚,头一下子又碰在了车厢上,靠,今天晚上把老子脑袋都碰大了。

    他心里要杀王麻子的念头更深了。

    后备箱被打了开来,白云飞又被抬了出来。

    只听一个人问道:“在哪里?”,另一个声音说道:“后面十五层鸳鸯楼。”

    鸳鸯楼?妈的,这是个什么地方?不会是让老子去接客吧?靠!我跟他没完!

    被抬着走了一阵,白云飞忽然被放到了地上,一会听到叮的一声,又被抬了起来,听声音是进了电梯。电梯启动上升,不一会又被抬了出去,走到一个地方,只听一个男人呵道:“站住。”

    “呵呵,兄弟,我们是麻哥的人。”一个抬着白云飞的人说道。

    “怎么才来,王麻子这么磨蹭,大姐都等烦了。”那男人说道。

    “不好意思,路上车太多了。”抬白云飞的人讨好的说道。

    “放在这里吧,你们可以走了,不过嘴老实点,不然,呵呵,你们知道大姐的手段。”

    “我们知道,您放心,给我们三个胆儿也不敢乱说。”脚步声渐渐远去。又响起门铃的响声。

    “什么事?”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大姐,人送来了。”

    “那送进来吧。”

    靠,又被抬了起来,今天被抬起放下不知道多少次了,妈的,拿老子当什么东西了?

    进了房间,麻袋被解了开来,出了麻袋,房间里刺眼的亮光照的白云飞难以睁开眼睛,眼前白花花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模模糊糊中一个女人向我走来,到了跟前,用手抬起白云飞的下巴,说道:“王麻子这次下功夫了啊,不错啊。”

    “呵呵,大姐,这个王麻子还算懂事。”白云飞旁边的男人笑道。

    “好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女人的声音倒是挺好听,不过听起来得三十好几的人了。靠,不会是让我当鸭子侍候这个女人吧。老子可是个处男,难道今天晚上要把自己的次交给这个还没有看清楚的女人。

    白云飞努力适应着屋里的亮光,那男人一把抓住白云飞被捆着的手,对白云飞说道:“跟我来。”

    又他妈做什么去?

    两个男人架住他,拖着白云飞向里面的一个套间走去。白云飞心里一惊:坏了,这是要让我马上骑马上阵啊。

    这一会的功夫白云飞差不多也适应了屋里的亮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房间,房间里装饰的非常豪华,跟电视里演的总统套房有得一拼,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两个男人手劲儿很大,和老头子不能比,能明显感觉出来是练过的,白云飞双手被绑在了后面,加上一路颠簸,腿都麻了,根本难以反抗,只能被拖着进了套间。

    套间里发出昏暗的红色灯光,四周的小灯都开着,将这个小套间映照的无比暧、昧。里面放着一张大床,是比较高级的那种,好像旧上海大亨睡得那种床,两个男人一下子把白云飞扔到了床上,床上倒是挺软和,白云飞就像被扔到了棉花里面一样。

    靠,这是个好机会,两个家伙都放开了白云飞,此时不跑何时跑,难道等着让那个女人糟蹋?我的腿麻劲儿也过了,白云飞一下子从炕上弹了起来,刚想跳下床去,一个保镖抬腿踢到了他的腿上,白云飞一下子又躺在了床上。妈的,这两个保镖确实有两下子,速度太快了。

    白云飞刚想再反抗,两只手被左右两个保镖一下子抓住,往床头一拉,咔嚓,咔嚓两下,白云飞的两个手腕一阵冰凉,他定眼一看,靠,两只手都被亮铮铮的手铐拷在了床头。

    两个家伙把白云飞的手用手铐拷在了床头架上,妈的,老子又不是罪犯,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刚才那个女人说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做,看来这种事情这两个家伙已经不是做过一次了。

    这么任人宰割的事情白云飞怎么能做,他身子一侧,用一只脚支撑着,另一只脚使劲踢出,右边的保镖不防备,一下子被白云飞踢到了胳膊上,那家伙显然没想到白云飞会来这么一手,气的用手扳住白云飞的腿,按在了炕上,看来这家伙倒是不敢把我怎么样。

    左边的保镖看同伴儿中了招,笑道:“行啊,小子,有两下子。”

    “这小子劲儿还真不小。”那家伙按着白云飞的腿叫道。

    也就是老子胳膊被捆住了,不然一脚踢到你脑袋上,踢出你的脑浆来。白云飞使劲瞪着双褪叫道:“快他妈把老子放开。”

    话刚说完,两个家伙一人一根腿,把白云飞叉了开来,白云飞的两个脚腕也被拷在了床尾的床架上了。

    麻痹的,要是以前你们这两个废物怎么会是小爷的对手,人是功非啊!

    坏了,看来今天名节不保了,让人家这样四仰八叉的拷在炕上,肯定是让那个臭女人上我,要是那个女人长的有几分姿色,老子的第三次交给她也不算冤枉,可白云飞刚才根本没看清她什么样,要是长的跟猪八戒的闺女或者凤姐似的,那老子可就吃了大亏了,再说,那女人有没有性病还不知道,要是她有艾滋病,那老子岂不是今天就算交代在这里了。

    “把老子放开,你们两个混蛋,做这种缺德事儿,你们两个的孩子肯定没菊花儿,有皮、眼儿也是有两个,我艹你两个的妈妈,你们两个种马,在个老娘们底下干活知不知道丢人两个字怎么写?”白云飞大声骂道,反正老子今天没指望了,放开嗓子骂,他吗的,骂人的感觉还真爽。

    “这小子真他妈烦。”一个家伙说着把一个毛巾塞在了我嘴巴里,白云飞的骂声立刻成了呜呜声。靠,这样老子还骂个屁。

    两个家伙笑了笑,忽然都从身上摸出一把刀来,靠,拿刀做什么?难道不是那个女人想上我,那费那么大劲儿做什么?我和他们也没什么仇啊?白云飞神色有些慌张。

    两个家伙一人揪住白云飞一个裤腿,裤子发出撕裂的响声,只几下白云飞的裤子就被两人撕开扔到了一边,原来两人是要除掉白云飞身上的衣服。接着,白云飞的內裤,上衣都被刀子割裂扯了下来。现在白云飞光溜溜的躺在炕上,变成了一个大字型,不对,是太字型,白云飞中间那一点省略不了,那家伙太突出了。

    衣服都被除去,白云飞反而安静下来,靠,反正也这样了,不如省省力气,不是有人说过吗?“生活就像强、奸犯,如果你不能反抗,那就闭上眼睛好好享受吧。”这人说的真他妈经典,怎么就好像专门说给我听的一样。白云飞脑海中一、淫着。

    看到白云飞突然安静下来,两个穿黑衣服的保镖倒是纳闷了。

    这小子咋突然老实了那!

    “喂!我说,小子,你可别想着逃,有我们在这里守着,你最好断了那个念头,也不要想着咬舌自尽。看你这么年轻,估计还是个第一次吧!哈哈,想开点儿!还有大好前程那!”

    听到这个,白云飞心里突然舒服了下,幸好老子的第一次早被破了,要不然岂不是便宜了一个不相识的女人,而且那女的容貌估计能和凤姐相媲美了。否则何必抓自己来满足她。

    两个保镖说着走出了套间,接着听到了一个关门声,看来又去外面守门去了。

    听着房间‘玉室’里哗啦啦的流水声,白云飞的心情难以平静,看来那个女人在洗澡,麻痹的!洗完澡估计就来上我了!这是什么事儿,黑社会就牛逼嘛?就能随便抓老子的第一次玩儿吗?好吧!说到这里白云飞顿了下,好吧!自己已经不是了。可是就这么个事儿,从小到大,还从来没听说过。

    这不坑爹吗?想想就憋屈,白云飞眼睛里冒着怒火,要是让我出去,抓到王麻子,定要让他好看!早知道这样儿,说啥也要在ktv里跟他干一场,就算输了也算是争口气了。没想到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