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擦红花酒

    随后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像是钢管打在人身子上的动静,白云飞瞬间睁开眼睛,意想之中的痛感没有传来,他忍不住回头一看,

    看到背后的人,他直接愣那儿了,此时王华建咬着牙站在他的背后硬是替他扛了刚才那势如破竹的一棍子。

    又是一个闷响,王华建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直接跪在了地上,紧随其后,十多个高举的钢管子,砍刀,拴着锁头铁链子等凶器的人,直接将他和白云飞淹没,凶器撞击**的声音,宛若潮湿点燃的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泛着闷响。

    就听着这个声音,你都有骨头疼的感觉!!

    “完了!!”王林林看到后‘啊’的大叫一声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两个人被这么群人的凶器打下去,不死也是残废了。

    她的眼里迷离的看着白云飞今天才给她的水晶项链,不由自主的笑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滴在地上,梨花带雨的模样儿惹人爱怜。有个词是这么说的,笑着哭!

    很讽刺!

    但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嗷!!”

    正在打斗的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随后不到半秒的功夫,人群顿时四散!!

    王林林定睛望去,大门口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上,有好几块直径起码半米的大血点子,血点子中央已经被干躺下了四个,两个人站着,一个是王华建,他脑袋哗哗淌着血,左手捂着脑袋,右手不知道啥时候攥了一把砍刀!!

    另一个是白云飞,他咬着下唇,原本握在手里的钢管冲下,鲜血竟然成流线形,往下淌着,足足持续了半秒!!

    半秒啊!什么概念???

    钢管子里,这是得存了多少血???

    王林林目测起码得半碗!!

    “这。。。。咋回事儿啊?”王林林懵了。

    “咋滴了?刀那?钢管子那?怎么就刚才一下子就全都这几把料了?蔫了?”白云飞剁了一下脚,踢飞旁边掉落的也不知道谁的门牙,仰起脖子傲声问道。

    除了地上躺着的四个人,还有刚刚站起来,还在晃悠脑袋的那个打到王华建后背的黑脸汉子,其他躲得10米开外的人,无人应答。

    “麻痹的,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都给老子滚蛋,以后渣区,我说了算,这个大光,草泥马的,废了!记住老子的名字,白云飞!都给我滚!”白云飞大吼了一声骂道。

    那群混子如今站着的差不多还有10个,如果他们现在冲过来在来一次,白云飞和王华建绝对躺地上。

    可是有一种东西叫做威严,就像你都18了,明明比一些大人都要高,要壮,可是他一吼,你绝对乖得跟个猫似得,一动不动的。这就是威严。

    刚才白云飞那一下子直接把他们吓坏了,

    “蓬!”

    王华建二话没说,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子,恶狠狠的对着大光的后脖颈子,连拍三下,连说了三句:“操你。妈。b,让你打我,让你打我,让你打我。。。。。。。。!”

    脸已经平了的大光,听到这话,估计得委屈死,这场战斗他是真的一下都没动手,一回合之内就躺下了。

    两人被王林林搀扶着上了她家的楼房,进了屋子,王华建是被抬上去的,刚才那一棍子给他打的不轻,等到人走了之后他直接晕倒了,刚才都是硬撑的。

    王林林和白云飞抱着王华建回到了家里面,安顿好王华建,留着王林林照顾他,白云飞找了个诊所,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这一仗可真是惊险,差点儿就挂了。

    不过回报倒也是挺不错的,估计以后渣区自己的名字能响亮起来,办事儿啥的也就方便了。

    白云飞自己一瘸一拐的往王林林家走,身上很痛,当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白云飞看见王华建居然出来了,他额头还帮着绷带,一身黑衣,脸色阴沉。

    他从白云飞边上擦身而过

    “王华建。”

    白云飞叫了他一声,可是他根本没有理白云飞,白云飞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屋子里面就剩下了王林林一个人,她有些焦急

    “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刚才包扎了一下,你哥哥呢,他怎么样了?”

    “他没啥大事儿,就是刚才大光那么说的时候他都没动手,感觉有些对不起我,毕竟你这个外人都动手了。”

    “他不会想不开吧?”白云飞无厘头的开了个玩笑。

    “那倒不会,他知道自己的责任,还有妈妈,还有我呢,他是一家之主,但是他肯定需要时间来调整,他刚才也说了,让他自己静静。“

    白云飞点了点头,倒也不客气,转身进了房间,从里面找到了衣柜,这一层楼房总共就三个房间,中间一个,左右两边一边一个,白云飞脱下来了衣服,从衣柜里面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身自己勉强能穿的衣服。

    看上去都是王华建以前的衣服。

    白云飞转身的时候,王林林已经进来了,白云飞站在原地,赤果着半个身体,只穿了一条内裤。

    王林林手上拿着红花油,她走到白云飞的边上

    “你从那趴会儿,我给你抹点儿,最起码管点儿用。“

    她的眼圈突然之间就红了

    “天啊,怎么成这个样子了,疼吗?”

    白云飞赶忙摸了摸她的脸颊,此时可是拉进关系的最好时机啊!

    “没事儿,没事,大老爷们,我都习惯了,都是以前的旧伤了,我经常挨打的。”

    “云飞,都是我不好,都怪我,你要不是为了帮我,也不会这样的。“

    “真的没事儿,乖,你别瞎想了。”白云飞说着不知怎么搞得,居然抬起身子亲吻了一下王林林的额头。

    随后他也感觉不对,赶紧转身趴到了床上,王林林好像不在意一般,脱了鞋子,坐在白云飞的边上,开始一点一点的给白云飞抹红花油,开始有些痛,但是之后感觉会舒服不少。

    “你的手法挺好的,没看出来。“

    “我从十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帮我哥哥做这些事情了,或者是十岁,或者更小,我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