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十二‘神主’!

    旁克帝国真的灭亡了……从皇帝班迪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宣布灭亡消息那一刻起,到整个帝国崩溃毁灭,竟然仅仅只用了一天的时间。

    这一天,旁克帝国经历了一件最恐怖的事情。

    那是就整个旁克帝国余下的一千两百万人口,一个不剩,全部变成了干尸。

    这里面,甚至包括了帝国皇帝班迪斯陛下!

    非是班迪斯皇帝陛下甘愿以身殉国,而是他实在没有逃过壮硕男子的收割。

    即便是最快速的‘巫阵逃离**’,都没有快过壮硕男子的收割速度。

    于是……班迪斯大帝,连同他那一班子的文武大臣,便也成为了茫茫中干尸的一员,并没有因为身份的高贵而有什么不同。

    而直到班迪斯大帝身死,他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圣城,从而导致圣城直接对他,对整个帝国出手,并且做到鸡犬不留。

    这得是多么巨大的仇恨才能做出的事情。

    班迪斯扪心自问,对圣城,他虽然没有刻意巴结,但也一直都表现得很尊敬。

    所以,班迪斯至死不解,圣城对他出手的原因是什么。

    貌似他和圣城之间貌似从来都没有生出过这样的仇恨。

    而他又哪里想得到,这一次对他出手的不是圣城,而是连圣城都惹不起的敌人。

    只不过,班迪斯不了解真相,一见有人能凭借一已之力感动整个帝国就已经是圣城的强者所为。

    这倒是有些冤枉圣城了!

    当然……这个黑锅,身为当事者的壮硕殇使是不会为圣城澄清的。

    先不说他不知道什么圣城,即便是知道,那也不过就是一群稍微强壮一些的蝼蚁罢了。

    弄不好,他还会直接杀将过去,把他们的命源全部吸食掉。

    毕竟,对他而言,这些普通人类的命源实在太差了。

    就如他在毁灭了整个旁克帝国,将一千五百万旁克人吸诚仁干之后说出的那句话……“真是劣等的生命,劣等的命源!”

    像这样的劣等生命,他恐怕要再吸收十倍百倍,才能稍稍恢复一丁点力量。

    不过,相对于这片位面中的生灵强者而言,即使是这么一丁点力量,也足以毁天灭地,灭亡整个位面。

    ‘主宰强者’的一丝力量,又岂是这个世弱小的‘微元’位面所能承受的。

    这就像是在一只足球中硬塞进一只蓝球,唯一的结果,便是将足球撑爆。

    所幸……无论是珉后,还是壮硕殇使,都在因为各自的目的压制着自己的力量。

    否则的话,这片位面又如何能容得下这两尊,即便是在‘强大位面’,都属于巅峰强者的‘大神’。

    而这也正是珉后与殇使降阶的根本原因。

    空间法则不允许那么强大的力量直接降临于这片位面空间。

    ‘主宰境界’算是这片位面空间所能允许的最高境界,并且,其力量还必须被刻意压制。

    “这种程度的力量,还真是不习惯!”

    站在一片死域中,身旁卷积着由浓重死气汇聚而成的雾云,壮硕殇使挑动了一下冰冷的眼眉,发出了一声冷哼。

    堂堂‘不朽强者’,现在却只能被迫使用‘主宰’等级的力量。

    这就好比是一个习惯了满级角色的游戏玩家,去艹控一个未满级的小号一般别扭。

    也难怪壮硕殇使会产生不满。

    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降级,哪怕这种降级只是暂时的。

    “咦?”

    正不满着,突然壮硕殇使双目一震,将冷厉的目光望着远方,好似发现了什么。

    “好精纯的‘本源’力量,这个世界竟还有这种等级的强者?”

    “不对!”

    原本如常的脸色紧跟着一变,壮顾殇使猛然将身形拔起,飞到了万米高空,脸色变得兴奋起来。

    “有殇的气息,也有珉的气息!这是……目标!”

    “哈哈……”

    壮硕殇使大笑起来。

    他在深感自己的好运,竟然这么快就让自己遇上了目标。

    虽然目标的实力有些出乎于他的意料,但区区‘本源’,却还并未被他放在眼里。

    只要他能抢在珉后之前将目标先拿住,那他便占据了绝对的主动。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等等……”

    笑着笑着,壮硕殇使突然又停了起来,将目光转向另一个方向。

    那边,正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隔空传来,让他寒毛倒竖。

    “珉后?”

    如此强大的气息,在这片位面除了壮顾殇使自己之外,就只有珉后一人拥有。

    “你也发现了吗?”

    壮硕殇者微微皱了皱眉,神情有些凝重。

    无疑,珉后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在珉后在,壮硕殇使想再像之前那样将目标收入囊中,显然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也正因如此,才引起了壮硕殇使的警惕。

    目标与珉后几乎同时出现,这未免有些太过于巧合了。

    而直到此刻,他才想起目标主动自投罗的行动有多么反常。

    “是想利用我吗?”

    壮硕殇使能做到‘强大位面’第二把交椅,自然不是白痴蠢货,只是稍稍一想,他便猜到了目标打着什么样的主意。

    即便是站在敌对的角度,壮硕殇使也不得不承认,目标这一手玩得不错。

    看珉后那心急火燎的赶路模样,壮硕殇使闭着眼睛都能猜到,珉后之前所做的一番布置,定然是被目标打乱了。

    不过,这种打乱总得来说对于他而言倒是有利的。

    至少,目标的这一计手段让他与珉后回到同一起跑线。

    不!

    或许自己还要占据一些优势。

    因为那些命源,壮硕殇使在力量应该已经压过了珉后一头。

    虽然这一头对于两人而言并不那么明显。

    “不管你们各自打着怎样的主意,稍后都会是一次有趣的会面!毕竟,这里面没有谁是笨蛋!”

    目光平静地跳望着远方,壮硕殇使的嘴角边浮现出一丝冷笑。

    ……强大位面,一处不属于任何‘神国’势力的最偏僻死亡星球……在这颗星球上,大片大片的火焰随着炽红岩浆的迸发而升起,将原本漆黑如墨的天空映得火红。

    那一座座山峰,也如同一根根巨大的烟囱一般,一刻不停的向着昏暗且又不时被映得火红的天空中排放着大量浓浓的烟雾,使得整个世界看上去就恍如末曰,了然而没有半点的生趣。

    而就是在这样一个看上去没有半点生趣的可怕世界……此时此刻,却站立着十二道身影。

    那一个个狰狞高大的身影就如同军队一般,静静地站在最高的十二座山峰之上,脚踏炽热赤红的岩浆,全然没有因为那炽热的岩浆而发出任何的声响,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随后……一处最高的山峰之巅,一个身披巨大血色披风的身影缓缓开口,声音略带些许沙哑地吐出了惊天逆言。

    “众神国的兄弟们,既然大家集聚到这里,那就味着大家都已经做出了选择!这一次,我们必须要把殇王除掉!”

    “阿洛斯说得不错,如果再继续任由殇王这样搞下去,我们迟早都会把命丢掉。这一次,他可以牺牲我们的‘神国’,下一次,他就能牺牲我们!”

    接着阿洛斯的话,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姓身影,用一种能让任何正常男人想入菲菲的声调愤怒地尖叫起来。

    做为阿洛斯的女人,茉莉安无论何时都坚定地站在自己男人的一边。

    对于跟随了阿洛斯无数岁月的茉莉安来说,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一切。

    为了这个男个人,茉莉安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去死,所为的却只是这个男人对她一句淡淡的赞赏与微笑。

    无尽的岁月中,茉莉安为了这个男人硬是咬着牙于一次次的血腥杀戮之中不断攀爬,直到爬到如今这个可以真正帮到他的高位,成为了最强的十三位‘神国神主’之一。

    这在整个‘强大位面,都成为了一个传奇。

    原因无它……只因为茉莉安的殇族血脉,并不纯正。

    又或者说,她只是一个诞生的残次品,一个卑贱的‘半殇’。

    在‘强大位面’中,此事几乎世殇皆知。

    但是,为了那个曾经无意间保护过她一次的男人,她竟然硬生生凭借那一半的殇族血脉,成就了‘神主’之位,并且还建立了一个足以让无数血脉纯正的殇族都必须仰望的广阔神国。

    在殇之一族历史中,几乎是从未发生过的奇迹。

    为此,就连殇王都亲自抛出了橄榄枝,希望其成为了他的‘属殇’。

    然而……面对这个让无数殇族都要为之疯狂的招揽,茉莉安确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

    直到她不惜自降身份,成为阿洛斯的追随者兼情人的时候,所有殇族才恍然大悟。

    自然,这对殇王而言,是一种天大的羞辱。

    但茉莉安不在乎!

    在她的眼中,就只有那曾在她最失落与脆弱时,给与他保护的阿洛斯。

    哪怕是以阿洛斯偶尔**发泄工具的形势而存在!

    事实上,早在茉莉安在决定追随阿洛斯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她和阿洛斯之间根本不可能真正在一起。

    因为阿洛斯绝不会和她这样一个只有一半殇族血脉的‘半殇’诞下血脉。

    不能诞下血脉,便没有成为阿洛斯女人的资格。

    这对茉莉安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但茉莉安无怨无悔!

    她始终都在默默地跟随着阿洛斯的脚步,努力成为他身后那个最不得庞,但却最有用的女人。

    茉莉安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因为长期杀戮与征战有原因,已经不再细腻柔软,那种发自骨子里属于女人的搔魅也早离自己远去,永远也休想以此为取悦阿洛斯。

    但是,茉莉安却也同样知道,阿洛斯最需要的是什么。

    殇王的地位与力量!

    这是阿洛斯一直以来的最大野心!

    所以,茉莉安摇身一变,成为了‘血腥之主’,那个在阿洛斯看来最不可或缺的支持力量。

    而现在,茉莉安正在以这个身份帮助她所心爱的男人完成无数万年来的梦想。

    哪怕这么做会有极大的可能为自己带来毁灭!

    “茉莉安,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心里在打什么样的主意,我们都知道。你想把阿洛斯送上‘殇王’的宝座是你的事情,但不要把我们都当成白痴!”

    茉莉安的话音刚刚落下,一把雄壮的粗犷男声便紧跟着响起,毫不客气地直揭茉莉安的心思。

    “不错,茉莉安,收起你那套把戏吧,这里的十位‘神主’,是不会被你利用的!我们之所以集聚在这里,只是为了自保!”

    粗犷男声之后,立刻又有‘神主’站出来声援,语声十分不悦。

    而面对这一切,那位叫做阿洛斯的男子,始终不发一言,任由空间之中那炽热的死风吹起了自己的发丝,并且将身后那红一般的披风吹得烈烈做响。

    “殇王死后,新的殇王总要有人做!”

    见自己的心思被看破,茉莉安便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就将这个问题抛了出来。

    “你以为殇王是那么好杀么?现在说这些,简直可笑!”

    冷哼一声,先前那粗犷男声又再次响起,声音里充满了不屑与嘲弄。

    而在粗犷男声冷哼过后,其他几位‘神主’都沉默了下去,显然是在赞同那粗狼男声的质问。

    然而……就在所有‘神主’都以为茉莉安会被那粗犷男声质问得恶口无言时,茉莉安随后的一句话,却瞬间惊呆了所有人。

    “如果……殇王现在重伤到必须封闭‘神国’休养呢?”

    “你说什么?”

    十道音频不同的厉喝随之响起,整齐得如同经过演练一般。

    茉莉安吐出的消息,对于一众‘神主’而言,是太过于惊人了。

    是殇都知道,殇王重伤到必须封闭‘神国’休养,这绝对是取而代之的天赐良机。

    只是这消息来得实在太过于惊人,一众‘神主’们几乎不敢相信。

    天知道,这是不是茉莉安编出来的。

    “够了!”

    一声冷喝,半晌末曾发出过声音的阿洛斯终于再度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声音。

    而他这一声冷喝,也将在场一众‘神主’都成功震住了。

    如今十三‘神国’最强‘神主’洛蒙不在缺席,阿洛斯便是其中最强,他的声音,不得不让其余一众‘神主’忌惮。

    要知道,阿洛斯可不是茉莉安这样的‘弱者’。

    “你们不必怀疑茉莉安的话,我以自己的灵魂起誓,刚刚茉莉安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目光冷冷地扫过十位‘神主’大吃一惊的脸容,阿洛斯从容地指天而誓,唇角边微微扬起一个看似平和的冷酷笑容。

    “嗡!!!”

    阿洛斯誓言出口的一刹那,整颗熔岩星球顿时就是猛烈一震。

    紧接着,十座相隔万里的山峰之上,便炸开了锅。

    阿洛斯的誓言,几乎扫除了十位‘神主’心中所有的疑惑。

    以灵魂为誓,这是殇之一族中最高的誓言,没有人敢违背。

    否则,他将失去被‘殇典’承认,成为殇王的资格。

    这对一心想要坐上殇王宝座的阿洛斯而言,是无法承担的后果。

    所以,茉莉安刚刚吐出的那个消息,必然百分之百是真的。

    可是……殇王怎会受伤?

    又是谁有能力伤得了他?

    这两个问题,就如同两座大山,压在十位‘神主’的心头,任凭他们如何思索,也无法得出答案。

    不过,眼下得不得出答案明显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这个推翻殇王的机会就在眼前。

    “机会终于来到了吗?”

    在这一刻,十位‘神主’的内心之中竟然同时响起一个声音。

    然后……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狂笑自星球上空响起,好似一计计劈天空间的重锤,敲响了沉寂以久的丧钟。

    与此同时,一片肃杀之意自十位‘神主’身体中升起,以巨浪之势直冲天际,炽热无比。

    是的!

    就是炽热!

    那种发自骨子里的炽热之意,就好像将要夺回一些属于自己东西般,自每一个‘神主’的身体之中散发而出,其热度甚至可以熔化精钢硬铁。

    不过,一众‘神主’们显然也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

    狂喜过后,他们便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想做殇王?”

    相隔万里彼此对视了一眼,那声音粗犷的‘神主’代表其它人问出了这个问题。

    殇王人人想做,纵算阿洛斯是众‘神主’之中第二强,也无法让其他‘神主’放弃争夺。

    这是一个死结!

    一个在众‘神主’之间根本无法解开的死结!

    然而……阿洛斯的回答,却出乎了所有‘神主’的意料。

    因为他的答案……竟然是那根本不应该出现的‘否’!

    “我们联手推翻殇王,然后共掌‘殇典’,行‘十二王’令,共治位面,如何?”

    “……”

    沉默!

    阿洛斯的提议过后,随之而来提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这片沉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最终,十位‘神主’对视一眼,同时点下了头。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