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五百二十六章 都在计算!

    拦下战王庭之后的第二天,叶淳便脱离了队伍,独自一人直向大陆东南角那片区域飞去。

    至于其他人,则交由战王庭带领,启程返回极北圣城。

    这个决定,是叶淳反复思考衡量之后做出的。

    既然殇王和珉后都已经把手向自己伸了过来,那再将一家人带在身边便明显不再安全了。

    叶淳必须给家人找到一个安全的所在,然后再远离她们。

    虽然这样做同样具有风险,但只要叶淳能先把对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抓住主动权,那敌人便顾及不到他的家人。

    说直白一点也就是,叶淳必须要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而不是让敌人牵着鼻子。

    那种傻呼呼坐在一个地方等着珉后和那疑似殇王的存在做好准备找上门的蠢事,叶淳可不会去做。

    他要做的,就是率先把整个局面搅动,不让它向着珉后和那疑似殇王的存在预期的方向发展。

    他动,那两者便也要动。

    虽然这不一定对叶淳有利,但却一定不对那两者有利。

    这也是他之所以主动动身前往大陆东南那片危险区域的原因。

    叶淳主动投身东南‘送死’,这样的事情珉后如何能够允许。

    她付出了巨大代价,千辛万苦才降临到这里,又怎会眼睁睁看着自己锁定的猎物落入敌手?

    所以,叶淳几乎可以肯定,他这一去东南,珉后必然也会去。

    叶淳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把珉后全程‘绑架’,让她只能追在自己身后,永远顾及不到其它。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步险棋。

    但同样是这步险棋,却也给叶淳制造了一个同时对抗珉后和疑似殇王存在的机会。

    需知,叶淳与珉后和那疑似殇王存在敌对的同时,珉后与那疑似殇王存在之间,也是敌对关系。

    并且,双方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与不可调和。

    对于现如今明显处于最弱局势的叶淳而言,独自面对珉后和那疑似殇王的存在其中任何一人,都不如同时面对他们两个人安全。

    ……“该死的,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停在去往圣城路径的九天之上,珉后任由满头的青丝随风飘舞,明艳照人的俏脸之上满是愤怒之色。

    一旁的阿斯兰,则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它完全没弄明白,珉后这走着走着就突然爆发的雷霆之怒,到底是因为谁。

    看珉后的样子就知道,她应该是被气得不轻。

    可还没等阿斯兰看出什么,原本怒气冲冲的珉后,便冷笑起来。

    “去东南?原来你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吗?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不过,你把一切想得太过于简单了!”

    “什么情况?”

    阿斯兰看着珉后的冰脸笑容,心中有了几分恍然。

    不过,恍然之后阿斯兰很快又生出了几分不解。

    貌似,珉后对于她那两个孩子的态度,有些太不稳定了。

    那种冰冷,完全不像是一个母亲应有的。

    渐渐的,阿斯兰的心里升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与此同时,他也开始对珉后此行拉着自己去见叶淳和小黑的动机,产生了一丝怀疑。

    珉后是把他捧上了‘兽皇’的宝座不假,但在阿斯兰心中,叶淳才是他的朋友。

    之前一连串的经历,让阿斯兰与叶淳之间打下了深厚的友谊。

    所以,当阿斯兰发现珉后的态度有异之后,就自然而然的留了一个心眼。

    就算是珉后,阿斯兰也不允许她伤害自己的朋友。

    如果到时候必须要要两者之间选一个,那阿斯兰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朋友一方。

    哪怕,他会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阿斯兰……”

    正想着,阿斯兰的耳边响起了珉后的呼唤。

    这呼唤听上去是那么的冰冷,丝毫都不带有一丝的情感,就好似极北冰原十二月刮过的寒风,让人一听之下全身的血液都几乎为之凝结。

    “珉后有何吩咐……”

    阿斯兰打了一个冷战,赶紧躬身。

    “你不用和我一路了!”

    珉后看着遥远的东南方,冷冷开口。

    “什么?”

    阿斯兰愣住了,他有些摸不清珉后的意思。

    珉后不是让他陪着去见叶淳和小黑么,怎么现在又不用自己跟着了?

    阿斯兰有些疑惑,也有些担心。

    他本能的感觉,这里面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果然……珉后给出的答案,让他当场目瞪口呆。

    “我要你去圣城,把和叶淳有关的所有人都抓起来!”

    “珉后……”

    阿斯兰站直了身体,一脸的不敢相信。

    “怎么,你想抗命么?”

    眼神冷冷地扫过阿斯兰,珉后不经意见散发出的一丝杀气,压得阿斯兰几乎喘不过气。

    “不……不敢!”

    咬了咬牙,阿斯兰俯下了身体。

    非是他没有骨气,选择了屈服。

    实在是阿斯兰不想把生命浪费得这么没有意义。

    接受珉后的命令,先暂时活下去,这才是叶淳以及还有圣城中的那些老朋友们最大的帮助。

    阿斯兰可不想这个任务落在另一个人的手上。

    那样的话,对于圣城而言,将是一场真正的灾难。

    “很好!”

    珉后点了点头,神态一如既往的冰冷。

    或许在她看来,这是必然的结果吧!

    阿斯兰内心中不停冷笑。

    不过,该做出的样子,阿斯兰还是要做的。

    他可不想让珉后对他生出怀疑。

    “珉后,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完成您布置的任何恐怕有些难度,圣城‘八神’中有六位是与我同样等级强者,其他两位,则是比我还要高出一个等级的‘领域强者’。阿斯兰并不畏死,只是怕完不成您布置的任务,坏了您的大事……”

    “只是因为这样么?”

    挥手打断了阿斯兰特的话,珉后用冰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阿斯兰两眼。

    “是的!”

    阿斯兰哪敢说不,咬得一口牙齿都快要碎掉了。

    然后,他便得到了珉后回复。

    “这不是问题!”

    “啊!!!”

    伴随着这声回复一同而来的,还有珉后一指加于阿斯兰身体的力量。

    那强大的力量,瞬间就撑得阿斯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吼叫。

    所幸,就在阿斯兰觉得体内的力量膨胀到极限,以为自己会爆炸死掉的时候,珉后收回了手指。

    “我以赐你一部分‘本源’之力,就算是遇到‘法则强者’,你也可战胜对方。好好把任务完成,完成之后,我会在事情结束之后赐你成就真正的‘本源’,让你统治这片位面。”

    威逼之后紧跟着就是利诱,珉后对阿斯兰做出的这个承诺,甚至让阿斯兰有那么一个瞬间都生出了一丝动遥。

    毕竟,珉后给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过于诱人。

    成就‘本源’,统治整片位面,这是多少强者做梦都想爬上的高度。

    而这一切,现在就摆在他的眼前,只要他完成这个再简单不过的任务就可以得到。

    可最终,阿斯兰还是顶住了诱惑,做出了与之前一模一样的选择。

    他和叶淳之间是朋友,这一点,即便是叶淳成为了‘本源强者’也依然没有改变。

    和叶淳在一起,阿斯兰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是他的手下,叶淳也不曾把他当成过手下。

    两个人之间的交往,始终秉承着平等和友谊至上的原则。

    与其相比,珉后给他的,就只有无限屈辱和奴役。

    什么?

    还有‘本源’的实力?

    说句实话,以阿斯兰与叶淳的交情,只要他开口,多高的力量叶淳都会给。

    当然……前提是叶淳能做到。

    不过,以叶淳的血脉和天赋,这个时间还会远吗?

    区区‘本源’,在未来或除都入不得他阿斯兰的法眼都说不一定。

    就为了这么一丁点利益,而去背叛那份得来不易的友情,阿斯兰也没有那么笨。

    死他都不怕,难道还能屈服在这么些许利益面前?

    阿斯兰在向珉后躬身行礼的时候,眼眸里闪过了一丝嘲弄。

    “请珉后放心,我一定将您交待下来事情办好!”

    在内心里嘲弄的同时,阿斯兰也在装模做样的向珉后表着忠心,看上去一副得了天大的好处,心花怒放的样子。

    对此,珉后自然觉得十分满意。

    以她那种无数岁月积累下来的冷酷心肠,又哪里会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友情这种东西。

    即便有,在生命和利益面前,也是如同一张薄纸,脆弱不堪。

    阿斯兰的反应,在珉后眼中简直再正常不过。

    自然,她也就不会去怀疑他。

    可是……珉后又哪里能想到,她这个被即以厚望的手下,此刻正在内心里十二万分的鄙视着她,打着阳奉阴违,通风报息的主意。

    哪怕是她在最后又加上了一道自以为最牢靠的保险。

    “由于你这具身体的强度太弱,我所赐给你的力量只能勉强维持三天,超过三天,你就会被这股力量爆得粉身碎骨,身魂俱灭。所以,你必须在三天之内把任务完成,并且回到我的身边。只有这样,你才能活命,明白吗?”

    明白?

    阿斯兰当然明白!

    只不过,阿斯兰明白得是,这是珉后给他强加上的一道枷锁。

    如果换做是叶淳,叶淳便不会这样。

    对于朋友,叶淳向来不使用这样的手段。

    如此一对比,珉后的行径就越发让阿斯兰鄙视。

    当初见到珉后时的兴奋,早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珉后放心,阿斯兰必定按时完成任务!”

    鄙视归鄙视,此时的回答口径,阿斯兰却清楚得很。

    “很好!你去吧!”

    不疑有它,珉后对着阿斯兰挥了挥手,然后头也不回地向着东南方去了。

    “这一次轮到老子当主角了吗?”

    看着珉后转瞬之间便消失去天际的身影,阿斯兰心中发出一声冷笑。

    ……大陆东南,最靠近‘死亡沙漠’的旁克帝国。

    此时此刻,**平时只有在重要情况下才会启用的议事大殿中,早已被大量颇有身份地位的文官武将所占据。

    甚至,就连一些平曰里难得一见的军方大人物,也都齐齐汇聚在了这里,一副乱哄哄仿佛黎明前城乡边菜市场的模样。

    而那巨大的哄吵声,则就那样在至高的皇帝陛下还没有到来之前,从这些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的人口中一刻不停的吐出,将整个神圣庄严的议事大殿震得‘嗡嗡’做响,再没有了往曰那总寂静与神圣的味道。

    “嗨……老鲁尔,你也来啦,先不久听说你得了重病,病得连床都下不了了,怎么还没死,本来我还想在过完新年之前去祭拜你的,看来这个愿望我暂时是无法实现了!”

    “约克,你这个平曰里只知道抱着金币睡觉的老混蛋,你才得了重病,你才病得连床都下不了,马上就要下地狱了。我告诉你,老子好得很,就是你这个老混蛋挂掉了老子都不会有事情。哦,对了,听说前不久,你的儿子在外国搞了一个记女,还要把他娶回家,差点让你那可怜的儿媳妇自杀,闹出人命。哈哈,老约克,在这方面,我不得不承认,你那出色的儿子是得到了你的真传!”

    “两个白痴,都什么时候了,还一天到晚就知道吵,早晚帝国会毁在这种人手里!”

    “算了,卡妙尔,这两个家伙什么就是一个只知道享乐的柴废贵族,他们懂得什么,如果不是帝国还需要他们提供金币支持的话,我想陛下早就把他们这群家伙给清出**了,又哪里还会让他们在自己的耳朵边上还鼓噪!”

    “还是不要说他们了,霍格,一说起他们我都想吐,凭什么每次都是我们军方打生打死,而他们却可以躲在**的高墙里依旧享乐,依我看,这些家伙就是帝地的蛀虫,陛下早就已经把他们给清出去了。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军方几乎能凭空多出几个军团的建设经费。几个军团,早把卡莲加那帮杂种给灭了!”

    “的确,这些家伙就是一群吸血鬼,他们付出了多少就要再多捞回来几倍的本金才会甘心,有时候老子看见他们的时候真想一刀把他们全他妈都给‘咔嚓’了,或是把他们送到战场上也去体验一下普通士兵的生活!”

    “嗨……你看你看,你说不说,但是我看就属你说的多,和这些家伙生什么气,你就是气死了,他们也是照样活得好好的,或许还会更加的滋润呢!好了,好了,就让这些白痴在那吵吧,我们还是说说稍后的事情吧,你们说陛下这次召见我们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听说最近陛下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已经连杀了好几个不小心犯了错误的宫庭侍者了,对于我们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按照我的经验,以往只有在战役失利的情况下陛下才会这样。可是最近貌似一切风平浪静啊!卡莲加那边的前线甚至还打了几场胜仗”

    “我听说最近东南方一代无缘无顾死了不少人,你们说,会不会与这个有关系!”

    “死了不少人?我怎么不知道,有多少?”

    “三百万!”

    “什么!!!”

    “是一夜之间死了三百万!”

    “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可是相当于整个帝国五分之一的人口!”

    “嘘……禁声,摩尔,你疯了吗?这种事情怎么能拿到明面上来讲,现在整个**军情部都在捂着这件事情!”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老子一整支商队都陪里面了,整整损失了三十万金币,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太可怕了,是哪个势力干的?”

    “不是势力,而是一个人!”

    “一个人?”

    “没错!就是一个人!”

    “难道是圣城的‘八神’?能一夜灭掉三百万人,恐怕也就只有圣城‘八神’能够做到了吧!”

    “嘘……小声点,陛下来了,别让陛下听到!”

    ……聚集在一个相对来说‘偏僻’一点角落里,几个全身穿戴着军方将领服饰,明显是高级将领的家伙压低了声音正在窃窃私语,猜测着皇帝陛下之所以一次姓召见所有人的原因。

    而当这个原因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时,几个不知情者才猛然震惊,一脸的惶恐惊惧。

    原因无它,实在是这个真相太过于惊人了。

    一夜之间,帝国竟然损失了三百万人口,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惊人的。

    直到此刻,众位不知情的将领此时才知道,皇帝陛下的心情为何会不好。

    “皇帝陛下驾到!!!”

    就在一众不知情将领还在为这个消息震惊的时候,一声尖锐而又嘹亮的通报之声响彻在了整个大殿之中,让在场包括整个大殿中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将目光移向了皇座侧面的一个入口方向。

    一片静默中,执掌着旁克帝国最高权力的班迪斯大帝,身穿穿着一身华丽的帝王袍服,手握代表着皇帝至高权威的帝皇权杖,独自一人……好吧,所有人都没有看错,的确是独自一人,迈进了大殿,出现在了一众高官要员与贵族的视线里。

    “众位爱卿,在这里我很遗憾的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我们的国家,就要毁灭了!“这是班迪斯皇帝陛下身稳身体之后,面对下方一众大臣吐出的唯一一句话!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