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二百五十章:吴思然

    第二百五十章:吴思然

    一元宗被灭了,全宗上上下下,男女老少加起来共计一万余人除了暗棋欧阳如云外,无一生还,这一次吴悔做得够绝,这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夙愿。

    也许在那十方世界还有一元宗的存在,也许那一元大仙依旧在十方世界风光无限,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一元宗的根没有了,他一元宗的根被吴悔拦腰截断了。

    手中提着软缠缠的欧阳如云,吴悔缓缓步行在茫茫虚空之中,而他的身后则密密麻麻跟随着数千个绝顶高手,此时那些天神宗弟子们不再怀疑此人是假冒的,因为有如此实力之人,没有必要假冒已经一个早已死去的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吴悔是如何活下来的,但他确实站在所有人的面前,确实回来了。

    现如今天神宗风光无限,仙界第一大宗门,而且也把宗门建立在中央大城的正中央,占地面积数万公顷,听说门内弟子数十万,大罗金仙上千人,太乙金仙达到二十六人。

    这么庞大的数字,如果放在亿万年前的话,足以横扫一切了,但现在的群雄割据,天神宗再强大,也没有以大欺下,以强欺弱。但是被欧阳如云掌控天神宗后,却背道而驰,近些年欧阳如云利用手中的权利,不断的扩充地盘,不断打压弱小宗派,占据资源,横行无忌,所以引起了数家大门派的仇怨,天神宗表面风光,但其实也风雨飘摇,如果没有那么多忠心耿耿的太乙金仙坐镇,可能天神宗早就被灭宗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欧阳如云做的孽,而被仙界称之为九天之外第一女豪杰的吴思然这些年却闭门不出,不问事世,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浩浩荡荡的大军人马飞回天神宗,凌空走在最前面的吴悔手中依然提着欧阳如云,当他的身影出现在天神宗山门后,顿时引起了山门内外的一阵骚动,显然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有人通风报信回来过,天神宗的人都知道了。

    吴悔大摇大摆,目若无人般的走进了这传说中的天神宗内,而那些守卫在山门的弟子都自动让出道路,眼睁睁的看着吴悔步行过去。

    山门的建造很别致,在吴悔的印象中,这里的建筑似乎与古代的帝王宫殿相差不多,呈阶梯之状的青石台阶延绵而上,步入云宵,在那若隐若现的云层中宫殿林立,灵气纵横,更有那护山大阵闪砾不停。

    吴悔驻足观望,他现在毫不怀疑筑造此宫殿的人肯定与自已相识,因为这里的风格与当年九幽魔域内的天神大殿几乎一样。

    恰在这时,天神宫殿内乐声响起,七个仙女般的仙子飘然而下,而且这七女的手中赫然拿着法宝。

    吴悔惊骇的发现这七个女子竟然都是太乙金仙!

    传说中天神宗只有二十六个太乙金仙,但这突然多出的七个女子是哪里冒出来的,她们又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不被外界所知。

    “放下欧阳公子饶你不死!”七个女子的阵势是七星北斗阵,这种阵法是上善真人曾经教给可可与乐乐的强大杀阵,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绝世杀阵,被围入阵法之内的人将九死一生,更何况现在是被七个太乙金仙摆造出来?

    吴悔没有回答,而是侧过身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二十几个太乙金仙道:“谁能告诉我她们是谁?”

    其中一个白须的老者,也正是吴悔与达子还有兰儿破空而来,在大城之内说有天神下凡的白须老者上前一步回答道:“她们是宗主坐下七星仙子,自欧阳小儿与宗主结合后,这七人就寸步不离宗主,而宗主的意愿也是她们代为传达,老夫怀疑她们挟持了宗主。”

    吴悔点了点头,冷笑一声道:“七星阵法以杀伐为主,结合七星连体之势,发挥最强杀招,你等学会此阵法倒是希奇,不过我现在不想动手,快去把吴思然叫出来。”

    “找死,宗主名讳岂是你等贼子直呼的?”七星仙子的眼睛里都流露出无比的焦急,特别是看向欧阳如云时,更是带着关切之意。

    吴悔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所以刚要动手斩杀七名女子时,他身边的公孙兰儿突然向前一步,娇笑一声道:“小哥稍安,这七星阵法当年上善老爷子也曾教会与我,并且告诉过我破解之法,三息之内,我可以决定胜负!”

    公孙兰儿飘然而上,她手中没有法宝出现,也没有发出全神戒备,只是轻描淡写一般飞身前往。

    “千变万化,不离五行,阴阳交替,万物归一。”公孙兰儿的兰花指一翻,七道不同颜色的真气突然形成,并且快速变化起来。

    眨眼之间,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七条彩色真气竟然变化成为七枝呼啸而去的利箭。

    “破你们的七星之阵很简单,三息之内如果我破不了的话,任由你们处置。”公孙兰儿的嘴角挂着微笑,安然站在阵法之中看着七枝利箭破空而去。

    七个女子皆是太乙金仙之境,修为通天彻地,眼睁睁的看着七箭而来时,全都不屑的挥舞法宝隔挡开去。

    公孙兰儿看到七女的动作后,淡淡的摇了摇头,但身体依旧没有再动,只是深深的吐了口气。

    “呼!~”第一吸,七枝利箭与七女的法宝对撞在一起。

    第二息,七枝利箭化为漫天碎片,而七女则更加得意的想要杀死公孙兰儿。

    待到第三息之时,那化为漫天碎片的七枝利箭突然间变化起来,由原来的碎片竟然变成了不同之物。

    有的变成了软如滕的滕枝,有的变成了细如丝的金线,有的变成了寒与冰的流水之绳,更有变为狂奔怒吼,活灵活现火龙的,而最为离奇的是整个阵法之内产生了一种厚土之吸力,竟然硬生生的把七女吸了下去砸到地面之上。

    待第三息完毕之时,七个女子已然不再,她们的死亡什么都没有留下,全部变成了一缕缕轻风随风飘散。

    孟达与吴悔暗暗砸舌,公孙兰儿的境界竟然达到了穹庐造物一篇的凭空造物,千变万化,操控天地阴阳五行的绝世神通。

    她没有借助法宝,也没有借助外力,完全是凭着她自已对穹庐的感悟,凭空而造的神通,很自然,很干脆,很我杀伤力的天地之功。

    在场之人无不目瞪口呆!

    这就死了?七个太乙金仙?连三息都没撑到就死了?这女子也太强了吧?

    “很不错。”吴悔看到飞身回来的公孙兰儿后,淡淡的夸奖道。

    公孙兰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而是抬起头望向了天神大殿台阶的最上方。

    此时所有人都抬起头看了过去,吴悔也是一样,望着天际之上的一个妙嫚身姿。

    一个清瘦孤伶的女子一步一步从台阶之上走了下来,她的身体上没有任何能量波动,完全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

    她那忧郁的脸庞或多或少与吴悔有些神似,她穿着一套紫色衣衫,全向彩绫飞舞。

    “是宗主!~”整个天神广场上的人全都跪了下去,高呼宗主。

    吴悔淡淡的望着一步一步走下来的女子,他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

    女子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副卷轴,她轻轻将卷轴打开,里面顿时出现一副画像,画中是一个单臂背于身后,矗立在山峰之颠的男子,而这男子的面孔赫然与吴悔一模一样。

    吴思然看了吴悔一眼,酸涩的笑道:“多谢您出手相援。”说完后吴思然身体微微一侧,对着吴悔做了个请的手势道:“祖宗祠堂在暗室之中,老祖宗请随我来。”

    吴悔被吴思然的平淡给震惊了,这个后辈女子没有半点慌张之意,自始至终也没有看过她的夫君一眼,似乎在她眼里,所有的一切像过眼云烟一般,只不过吴悔也看出她的修为竟然被封印了,完全变成废人一个了。

    吴悔轻轻向前一步,但随即又想起手中的欧阳如云,总不能带着他去暗室吧?所以吴悔疑问道:“他是你的夫君,我并没有杀他,交给你处理吧。”

    直到此时,吴思然才幽怨的看着欧阳如云一眼,然后对着吴悔微微鞠躬,道:“多谢老祖宗成全。”说完后,她一步一步走到吴悔身边,没有半点急燥,也没有半点不舍,而是很平静的在怀中抽出一柄匕首淡淡说道:“欧阳,多行不义,我吴氏一族的族规就是立誓斩杀一元余孽,所以今日我们恩断义绝。”

    “其实自从你给我下毒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猜到了你的真实身份,是我吴思然看走了眼,我对不起祖宗,对不起我天神宗。”

    “认得这把匕首吗?它是你送给我的,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今天我把它还给你。”吴思然惨淡一笑,匕首也随之轻轻的向着欧阳如云递了过去。

    一点一点,很慢很慢,吴思然没有任何表情,很平静的将锋利的匕首刺皮欧阳如云的胸膛,然后一直往下,直捅心脏,将整个刀刃直抹刀柄,任由喷溅的鲜血喷洒在她自已的脸上。

    吴悔长叹一声,在吴思然的后背上拍了一下道:“没有注入仙元的匕首是杀不死他的。”

    吴思然全身剧烈一颤,四肢百骸间突然被一种强大的引力驱导,被封印的修为也横冲直撞般涌入自已的丹田,只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力量无穷。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