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一百五十五章:名曰‘中原’

    第一百五十五章:名曰‘中原’

    六十年一甲子的时间眨眼即逝,中原道门依旧稳步发展,不过数量却也极度锐减,同时魔门也取代了道门在凡人世界的位置,传说中现在的女皇大帝武则天的背后,就是魔门在支持着。

    六十年前幻天之境一行后,各方势力也都沉寂下来,天下间少有纷争。

    不过那一役之后,天下间的二十二个八劫高手,却也全都陆续飞升九天之外。

    后辈弟子中不知道六十年前那一役,也不知道六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六十前各方势力齐聚阴山时,明明去了近六千人,但最后出来时,却也不过百人而已。

    肖云厚,吴悔修道的第一个引路人,当年是魔门安排在隋炀帝的执事,现如今已魔门二长老,修为也是渡过了六劫,此时他正坐在洛阳皇宫之内,对着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太太讲着天道。

    “那最后呢?只出来不到百人?为什么?”老太太惊讶的问道。

    肖云厚摇了摇头:“传说当时我那弟子生死不明后,各方势力全部想夺舍他的破天弓,只不过他们还没有近身我那弟子时,天地之间就完全黑了下来,狂风呼啸不止,空间风暴的能量活流也突然出现,电闪雷鸣,你要知道那空间乱流的撕扯可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就算是五劫高手都不行,所以短短半盏茶时间没到,六劫以下高手全部身死,而六劫以上的人却被那空间乱流撕扯出来,并且个个身受重伤,连八劫高手也不例外。”肖云厚说这话时,语气忽高忽低,大有他当时在场的意味,讲得条条是道。

    “那你那弟子是生是死呢?”老太太疑问道。

    肖云后叹息一声,再次摇了摇头道:“生死不明,不过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因为只有他没出来,在那种情况下,没出来的人,想不死都不行啊……”

    “哦,那可惜了。”老太太瞥瞥嘴,似乎听到六千人身死时,她都没说可惜。

    “是啊,可惜了。”

    “那再后来呢?”老太太好奇得像个小孩子一样,目光锐利的看着肖云厚。

    “后来就没有什么了,天下间八劫高手全部飞升九天之外,七劫高手也销声匿迹,传说有不少七劫和六劫高手在最近几十年内渡劫时,都未渡过,身死道消,所以现如今天下间的修道高手少之又少,就连我魔门也只不过有两个六劫高手罢了,而且那一役之后,但凡渡过六劫的人,都会去天外世界,不在地球逗留。”

    “为什么?可是你不是还在这里吗?为什么渡过六劫后就要走啊?”老太太继续问道。

    “不走不行啊,那一役之后,三天之内,这颗星球的灵气似乎被抽空了一样,本来天地灵气就淡薄稀少,再加上那次事故,所以这里根本不适合修炼之道,即便有少数的大宗派可以用阵法聚集灵气,但也微呼其微。所以但凡有人渡过六劫后,就会马上去天外世界,因为天外世界有万千之多,传说中有的星球之中的灵气比咱们这里浓郁百倍,连普通百姓都是修道之人,六劫想渡七劫何其难?所以必须走啊,找灵山灵地,否则永远也窥不得天机了。”

    “哦,我倒是没感觉到什么灵气。”老太太笑道。

    肖云厚白了老太太一眼,心想:“你能感觉个屁啊,你普通人一个,就算是当皇帝了,还不是我们的支持?”

    “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过几日也要走了……”肖云厚说完就站了起来,挥挥手后,直接向着深宫走去,只留下老太太一人坐在那里怔怔发神。

    __

    阴山之处,高山连缠不绝,鸟兽奔走,晴空日照,一个衣衫尽破,混身是血的少年从天际划过,落下云头,撤去幻术禁制,胸口剧烈起伏的站在了六十年前幻天之境的开启处。

    也就在少年刚刚站定一刹那,天空中又闪过三道青色光芒,紧接着三个黑衣高手逞品字形,向着少年围了过来。

    “跑啊,再跑啊,我看你往哪里跑……”这三个黑衣人,全都牛高马大,两米之多,颧骨突出,长发披肩,虽然也是道士打扮,但怎么看怎么像魔道中人。

    “魔头,有种你们就杀了我,只要我皱下眉头,就不是好汉。”少年虽然脸上带着鲜血,但却也眉清目秀,英姿勃勃。

    “哈哈哈。”三个魔头听到少年不畏生死的话后,全都张狂的笑了起来,并且其中一人继续说道:“中原,你婆娑天神教已经被灭,如果你乖乖把那穴窍之法交出来,爷爷给你个痛快如何?”

    少年心里一阵抽痛,他是婆娑天神教上一代教主的关门弟子,同时也是中原人士,他师父当年游历中原时,无意中捡到的男婴,发现他天姿极佳,便收为关门弟子,取名中原。

    三天之前,魔门大举来犯,他师父只是开了一千八百窍相当五劫高手而已,根本不是魔门魔头的对手,所以临死前将穴窍秘法全部传给了他,制成玉简,让他从秘道中逃了出来。

    只不过没逃多远,就被魔门外围弟子发现。

    这三个魔头的修为也不高,甚至有两个只不过渡过了一次雷劫罢了,最高的修为也只不过二次雷劫,而少年天姿好,现在已经开了四百五十窍,相当于二劫高手。只是三人围攻,他力有不敌,所以只能一路飞逃。

    “你们说的是它吗?”少年一想到教门被灭,师父身死,所以万念俱灰,声泪俱下的将玉简拿了出来,捏在手中。

    魔门三人精光一现,流露出贪婪的嘴脸,不过三人却没敢有任何动作,生怕这少年将玉简捏碎。

    “中原小友,咱们好商量,难道你想把婆娑天神教的精髓毁掉吗?如果毁掉的话,你对得起你的师门吗?你师父让你逃出来,是想让你活着光大振兴门派,你这么做不是寒了你师父的心吗?”为首的二劫高手和言悦色,声音缥缈不定,传到少年的耳里时,少年竟然一时间迷茫了。

    “是啊,师父让我活着,让我光复门派,我却要把师门的秘法毁掉,我该死啊,我对不起师父啊……”中原的泪水更多了,全身也颤抖起来,犹豫不决。

    魔门三人看到蛊惑生效时,对视一眼后,那二劫高手继续用着一种近乎天赖般的魔音说道:“我们并不想杀你,只要你把穴窍大法给我们抄录一份,我们不也变成你天神教徒了吗?有朝一日我们修炼有成,怎么也会感恩天神教的,你说是不是?”这二劫高手一边说话的同时,一边用眼神示意另外二人随时准备动手。

    “是啊,你说得对啊,你们练了穴窍之法,也就是天神教徒了啊……”中原腩腩自语,眼神焕散,手中的玉简也松了开来。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三人看到中原彻底被魔音蛊惑时,同时出手了,那二劫高手的速度最快,大手猛的一吸,那玉简就从中原的手中飞了出来,其它二人的修为虽不及中原,但趁着中原失神,还是将中原击飞,全身骨骼尽碎,倒地不起,奄奄一息,眼看就要失了生机。

    “哈哈哈,终于到手啦。”三人看着得到手中的玉简后,开心的大笑起来。

    中原虽然全身骨骼尽碎,内脏重创,力气全无,但却也有着一丝清明的意识,只不过他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躺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天空。

    魔门二劫高手笑毕之后,寒光一现,命令道:“做了他,斩草除根!”

    “好的,可惜他修练穴窍之人没有元婴,否则……”修为低的两个魔道妖人,刚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声音停了下来,张起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与此同时,那二劫高手也感觉到全身一紧,一道强横无匹的力量将他完全束缚在原地,他想动,想喊,想询问怎么回事,但却是连嘴都张不开。

    “唉,又是杀人夺宝……”连缠千里的阴山内传出一道沧桑的声音,这声音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总之飘忽不定,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一个身穿青色长衫,散发披肩的青年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少年身边,并且轻轻在少年的额头上拍了一下。

    “嗡!~”中原的全身一颤,骨节发出一阵阵脆响,五脏六腑内的伤痕瞬间恢复,甚至他感觉到比自已全盛时期的力量还要强,还要大。

    一个鲤鱼打挺,中原就站了起来,并且二话不说,当即就这青年跪了下去:“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魔门三人目瞪口呆,这中原明明是奄奄一息了,怎么被这青年随手一拍,就活蹦乱跳的站了起来?这青年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境界?太恐怖了吧?

    青年微微一笑,心念一动,那只玉简就飞到了他手中,并且迅速用神念对着玉简看了一遍。

    只不过眨眼之间罢了,青年就将玉简扔给了中原,道:“这玉简我看了一遍,你不介意吧?”

    中原一楞,这青年看了一遍?怎么可能,这篇穴窍之法恐怕比你中原的黄河还要长,就算他再历害,恐怕没有十天半月也根本不可能读完吧?就算读完也根本记不住吧?所以中原摇了摇头苦笑道:“恩人言重了。”中原没有怪罪青年私自看他天神教的神功,也没有再继续让青年观看下去,只是收起来玉简,再次对着青年鞠了一躬。

    青年淡淡一笑,他知道这种秘法从不外传,自已观看恐怕已经犯了大忌了,不过看这少年没有恼怒时,还是对少年起了一丝兴致。

    “杀了他们吧,我有几十年未出来了,还想向你打听一下世俗的情况。”青年说完就转身向前着山峰走去,站在岩石之上,抬头看天,说不出的仙风道骨。

    本文来自看書王小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