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一百三十九章:散妖

    第一百三十九章:散妖

    “公子,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小美,熊疯,张二,张三和张四。”蛟儿吐气如兰,媚眼如花,撒娇一般的一一介绍完之后,又马上对着小美几人道:“这位就是我常说的公子,吴公子。”

    “哼。”熊疯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小子,我看你体内无元婴,身上无灵力,你是炼窍之人吧?开几窍了?刚才看你的拳意庞大,是不是开了三千六百窍?还是更多?”

    吴悔淡淡的摇了摇头,他的确有炼窍之法,只不过却只有一千八百窍罢了,而且还没有炼过。不过他此时很满意这种效果,元婴与肉身溶合后,别人根本看不出修为,即使刚才熊疯等人看到了自已与别人斗法,也只不过是凭猜测自已是炼窍之人。

    “我不是炼窍之人。”吴悔摇了摇头道。

    “放屁,你不是炼窍之人,体内为什么没元婴?你唬谁?”熊疯跳起来叫骂道。

    “熊哥,不得无礼。”蛟儿气得瞪起了眼睛,这吴悔以前有元婴啊,现在怎么没了?

    “我没必要唬你。”吴悔冷着脸继续说道:“虽然妖兽生性脾气暴燥,但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今天我与蛟儿重聚,还有很多话要说,如果你在继续无礼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不客气?那咱俩打一架,如果你赢了,老子从今以后除了张大哥的话之外,还听你的,如果你输了,马上与蛟儿解除灵魂禁锢之法,怎么样?敢不敢?”

    “熊哥,你不得无礼,你敢欺负公子,我从今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蛟儿气得浑身直哆嗦,她知道熊哥的脾气,也知道熊哥一直想找自已口中公子的晦气,可是他熊哥是什么人?那可是妖仙洞的二当家,七劫散妖高手,天下间有几个人打得过他?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要与公子交手?那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好,我答应你,不过……”吴悔轻笑一声道:“不过如果你输了的话,你就要成为我的灵兽,如何?”

    “什么?”熊哥怒了,那小美也一脸的怒意,张氏三兄弟更是冷笑连连。

    灵兽是什么?那不就是一只受人指使的奴才吗?他们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人间至强,再渡两劫,即可飞升,让他成为灵兽,那不就是侮辱他吗?

    “小子,如果二哥败的话,我们也甘愿做你的灵兽,当然,如果二哥赢的话,你们也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如何?”张二站出来叫嚣道。

    “可以。”吴悔淡淡的点了点头。

    “那好,如果你输了,就把你的心脏挖出来交给小美如何?”

    “张二,你放屁,心脏没有了,还怎么活?”蛟儿愤怒的瞪着张二道。

    张二耸了耸肩:“你以为他还能活着吗?和二哥交过手的人,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好像还没有活着的呢……”

    “呃……”蛟儿一楞,是啊,那头笨熊出手时肯定不会留情,直接击杀公子的,所以她连想都没想,直接挡在吴悔面前,对着熊疯几人道:“好了熊哥,公子是个好人,你们不要为难他了好不好。”

    吴悔苦笑一声,放在以前,他可能还做缩头乌龟,不与这熊疯打架,可是现在自已都八劫了,再不强横,那就自已挥刀自宫做个娘们儿得了。

    “蛟儿,你退到一边去吧,我与熊哥玩玩。”吴悔冷笑一声后,直接向前迈了一步,单手背在身后,目光直视熊疯。

    熊哥眼中杀机一现:“嘿嘿,小子,够胆,亮出法宝吧,到时候输了,别说我欺负人。”

    吴悔轻轻摇头:“打你用不着法宝,况且我也没有法宝。”

    “好大的口气,三招不打死你,老子自暴内丹。”熊疯怒喝一声,狼牙棒突然间向着吴悔砸了过来。

    空气中传出一阵钢铁交割的磨擦声,天地间的灵气似乎被抽干了一般,一股毁灭性的能量直接横冲直撞的砸了下来。

    吴悔站在原地未动,双眼微咪,熊哥这一击足以毁灭一座高山,就算其它道门的普通八劫高手,如果被砸实的话,恐怕也直接砸暴了身体吧?不过自已如今火身小成,烈火岩桨都烧不坏,这狼牙棒怎么可能砸暴自已?

    “果然是七劫顶尖,只差一步就八劫的绝顶高手,不过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吴悔冷笑一声,就在那狼牙棒即将打在身上时,他的整个身体突然间微微弯曲,双臂猛的向上一抬。

    “轰”的一声,大地一阵颤抖,吴悔脚下的地面出现大面积的龟裂,一道道鸿沟向四周蔓延出去,只不过他吴悔却没有动,甚至连脚下的土地都平整无比。

    “啊!~”蛟儿惊呼一声,小美与黎柔还有张氏三兄弟也是惊呼一声,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憾了,妖仙洞二当家的全力一棒,竟然没打死这人?甚至连伤都未受?

    熊疯傻眼了,面前这小白脸还他妈的是人吗?他大哥妖仙洞主张老大都没这么牛逼吧?

    “不好意思,你输了。”吴悔向上格挡的双臂突然间向前一伸,一记雷霆之怒直接轰在了熊疯的胸口之上。

    这一拳,吴悔只用了五成力道。

    “砰!~”熊疯一拳被击飞,全身上下燃起了熊熊火焰,那火焰之中更是夹杂着无数道雷光电蛇。

    “二哥……”张氏三兄弟和小美飞扑而上,术法齐齐施展,好半天才将熊疯身上的大火扑灭,而熊风的肉身也堪比金石,吴悔的五成力道,硬是没有轰碎他的骨骼,只是震伤了脏腑心脉。

    一大把丹丸塞进了熊疯的嘴里,而熊风全身也是颤抖不停,马上坐在地上化为丹丸药力,修复受损心脉。

    蛟儿张着嘴巴,满脸不可思议,你看怪物一样看着吴悔,黎柔的嘴角出现一抹微笑,胜利的微笑。

    “蛟儿,达子他……”吴悔并没有理会远处熊疯几人,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蛟儿,虽然心里不想听到达子死亡的消息,但他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达子他可能死了……”蛟儿简短的把重伤后与孟达的处境及孟达消失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就是死了。”吴悔闭上眼睛,孟达那憨厚可鞠的笑脸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可以说孟达是他这一生最真诚,最知心的好友,也是除了兰儿之外,他最在乎的人。

    吴悔并没有哭,也没有表面上的感伤,闭着眼沉默了几分钟后,突然转过身向长安城走去。

    “公子,怪我没保护好达子……”蛟儿追了过来,忐忑不安的跟在吴悔身后小声道。

    “不怪你。”吴悔一边走一边叹息道:“之后,你就碰到了熊疯等人吧?然后你就在与世隔绝的禁地修炼,直到最近才出关?”

    “嗯。”蛟儿早就知道公子聪慧过人,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吴悔为什么会猜到自已之后的事情。

    “我已经替达子报仇了,当年杀害达子的人已经死了。”

    “公子,你这十几年又是怎么过的?怎么变得这么历害了?连熊疯都挡不住你一拳?”

    “迹遇与刻苦。”吴悔只简简单单的说了五个字,这五个字足以把他这十几年来所有的经历包括了。

    就在吴悔与蛟儿还有黎柔走了没多久后,熊疯与小美等人追了上来。

    “嗨,你站住……”熊疯这次并没有称吴悔为‘小子’或者小白脸,也没有称公子,只是有些不知如何发问,尴尬的对着吴悔的背影喊了一句。

    吴悔挥了挥手:“刚才我说的灵魂禁锢不必当真,你们是蛟儿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蛟儿是我的亲人,刚才打你一拳,只不过是想告诉你,别太骄傲自大罢了,以后收敛一些,人外有人,天外还有天,你好字为之吧……”

    “不行,你站住,我熊疯说过的话,什么时候食过言?成你的灵兽又如何?”熊疯快速的跑到了吴悔前面,把吴悔拦了下来。

    吴悔对着熊疯古怪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古怪的微笑,把熊疯笑得心里直发毛。

    “你真喜欢做别人的灵兽不成?”吴悔淡淡的问道。

    “不是喜欢,是承诺。”熊风瓮声瓮气的回答道。

    “那好,你现在就是我的灵兽了,不必使用灵魂禁锢之法了。”吴悔说完后,身体一闪,绕开熊疯继续向前走去。

    “呃……这怎么能算?不行……”熊疯似乎是一根筋,再次挡在吴悔面前,一脸的严肃,非得要吴悔收他做灵兽。

    吴悔感觉头有点大,这熊疯也太执着了吧?不过这也是妖兽的本性,看样子他并不算太坏。

    “好吧,既然你想成为灵兽,那你就成为我女人的灵兽吧,她现在的修为太低,有你保护还是不错的。”吴悔霸道的把黎柔拉到自已面前,并且神识传音,将灵魂禁锢之法传给了黎柔。

    黎柔被吴悔的一句‘我的女人’,说得整个身体都软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使她感觉像在做梦一般,这吴悔终于开窍了吗?终于肯接纳自已了吗?

    “好,我听你的。”熊疯二话不说,当即吐出妖丹,准备成为黎柔的灵兽。

    黎柔有些发蒙,正当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时,吴悔却抓住了她的手,然后用力一挤,一股精血直接射在了妖丹之上。

    “嗯,该进城了,你们还是先进入我的阴阳世界吧,那里的地灵精气比较多,适合你们修炼。”吴悔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眉心红光一闪,一股庞大的吸力直接把他们吸进了阴阳世界之中。

    顿时之间,惊叫之声不绝于耳,这一次蛟儿与熊疯等人的尖叫,就好像是被人强奸时的尖叫一般,因为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切,已经不能用震憾来形容了。

    本文来自看書网小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