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一百二十四章:金銮对质

    第一百二十四章:金銮对质

    夜已深,闷热了一天的长安城似乎黑夜比白天还要热闹,京兆府的捕快们还在加班加点的整理案卷,醉仙楼只不过关门了一天,就再次开门迎客,很显然太子李建成在暗中做了手脚。

    工部尚书府,武照儿早已沉沉睡去,老妈子看到小姐睡熟之后,蹑手蹑脚的也走了出去。

    也就在老妈子刚刚走出之时,本已睡去的武照儿突然间坐了起来,满脸兴奋的跑到窗前,站在椅子上向外望去。

    “不用望了,我来了。”吴悔带着一缕轻风,直接从另一个窗口钻了进来。

    “你也是穿越过来的?”武照儿第一句话就问了起来,满脸的期待。

    吴悔点了点头,精光一现,道:“你怎么也是穿越过来的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呢……”小妮子小大人一般的坐了下去,晃荡着两条小腿,继续说道:“我没想到我变成了武则天……你呢?看样子你神出鬼没,又会飞又会颠的,变什么什么角色了?”

    “什么角色?”吴悔一翻白眼,苦笑道:“什么角色也不是。”

    “哦,那可惜了,不过看你功夫不错,你就留在我身边吧,等我当上皇帝的时候,封你个国公宰相之类的,到时候咱俩一起玩转大唐。”这小妮子似乎当皇帝的欲望很强烈。

    “你真想当皇帝?”吴悔傻傻的问道。

    “当然想,既然我被上天安排穿越到这里,那就肯定是当皇帝的料,咱中国唯一一个女皇帝呀,不过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既然咱们都是一路人,你就先帮我一下吧,日后不会亏待你……”

    “噗”的一声,吴悔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这小妮子前一世的时候,肯定是憋屈死的,要不然不能这么一心想当皇帝。

    “你当皇帝得几十年之后呢,不过我到是真能帮上你,到时候再说吧。”

    “算了,我跟你开玩笑呢。”小妮子挥了挥手,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以前是北大的历史系教授,还是个男的,我跳楼死的……”

    吴悔再次翻了个白眼,怪不得欲望这么强,原来真是憋屈死的。

    “好了,日后如果我没有离开的话,到时候我来帮你,既然你是学历史的,那肯定比我知道的多,日后你好字为之吧,我走了……”吴悔感觉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过去的永远都过去了,再也不会改变。

    “等下。”小妮子突然间跳了下来,目光闪闪道:“日后如果你知道人的灵魂为什么会穿越的话,一定要来告诉我,我要知道这个迷团的真相。”

    “好,我也一直在寻找真相。”吴悔郑重的点了点头后,直接飞奔而去,转眼间消失在天际。

    小妮子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突然间冷笑了一声,道:“不就是皇帝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当这个皇帝,老子还是当得起的……”

    吴悔此时心里烦乱得很,如果说自已穿越古代是别人有意安排的,那这北大教授又算什么?也是别人有意安排的?还是一种巧合?

    这真的是一个迷团,连他吴悔都迫切想知道真相的迷团,是天意安排,还是巧合的迷团?

    “九劫之后,到了九天之外时,也许这种迷团会解开,只要是真相,就早晚会有解开的一天。”

    当然,此时吴悔也感觉到好笑,这北大教授以前是站着尿尿的,现在改成蹲着了,也不知道他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可能他那种想迫切当皇帝的欲望,也是一种对天道不公所产生的变态心理吧?

    __

    武则天的出现,只不过是吴悔人生过程中的一小段插曲罢了,虽然没能解开迷团,但至少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自已不是唯一穿越过来的人,天道循环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密秘,恐怕还真需要自已一层一层去揭开。

    两天之后,京兆府衙,吴悔将这几天整理好的卷宗都扔进了阴阳世界之中,就等着再次暴发的时刻。

    “头儿,今天是那狗屁使节进贡面圣的日子,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金銮殿上说咱们的坏话。”龙云天一脸的担忧,如果外使借着面圣之机,状告他们的话,他们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呢。

    吴悔瞥瞥嘴:“告咱们又能怎样?他们逼死的是咱大唐的民妇,没杀他们都算咱们仁慈了,我就不相信皇帝老儿会偏袒他们。”

    “圣旨到……”就在吴悔刚刚说完时,府外飞奔而来一匹枣红烈马,烈马之上有个太监尖声尖气的喊了起来。

    “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该不会是真找我的吧?”吴悔等捕快不敢怠慢,马上跑到府外,双膝跪地。

    “谁是总捕头李铁?”那太监根本没下马,冰冷的扫视着吴悔等人。

    “下官便是。”吴悔抬起头回答道。

    “嗯,跟咱家走一趟吧,陛下宣你进殿。”太监一勒马缰,直接折返而去。

    “操,你骑马,让我跑啊?”吴悔哪里是让人的主?脚尖轻轻一点,转展挪移间,已经跃到了那太监的身后。

    “呀,你这捕头好生大胆,吓死咱家了,快快下去……”

    “下什么下?消停坐着,等老子走到金銮殿,天都黑了。”吴悔一瞪眼,吓得那太监硬生生的将狐假虎威的气息憋了回去。

    只一会功夫,二人骑着马就来到了前门,经过简单的搜身之后,马上被放行,由那太监引领,一路小跑着向金銮殿赶去。

    “你这捕快怪不得敢打外使,好不讲理,真是粗俗,不过看在这一千两银票的面子上,咱家就放你一马。”此时太监的怀里多了一张银票,吴悔在马上的时候,给他塞进去的。

    “嘿嘿,王公公,日后还得需要你多多照顾才是啊,刚才情急,不好意思啦……”

    “行了行了,今天你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两说呢……”

    吴悔虽然一路跟着小跑,但还是稍微放出气息,将整个皇宫看了个遍。

    “只有个三劫高手?”吴悔紧锁的眉松驰下来,他早已猜到这皇宫之内并不一定有五劫以上的高手,毕竟到了五劫之后,那可都是能当掌门或是长老的啊,有哪个五劫高手会跑到皇宫里面当保镖?

    “日后逼李渊退位,看来还真要先把这三劫高手处理掉才是,要不然李世民根本不可能成功。”吴悔心中默默算计着,今日皇宫一行,他也知道了李渊的底。

    金銮殿内,文武百官站在两侧,中间是三个番邦外使,而里面龙椅之人,正是开唐大帝李渊。

    此时整个大殿内安静得可怕,近百人的大殿内没有半丝声响。

    吴悔到来后,按照程序上下跪行礼,表面功夫做得十分到位。

    “你就是京兆府总捕头李铁?”李渊轻轻的敲打着扶手,脸上怒意十足,声音久久的回荡在大殿之内。

    “微臣正是。”吴悔跪着抱拳道。

    李渊开门见山,猛的拍了一下扶手道:“你可知你所犯何罪?”

    “微臣光明磊落,从未犯下任何罪行,否则也不能被秦王赏识,当上京兆府的总捕头!”吴悔一字一顿,铿锵有力,气势丝毫不弱于龙椅上的李渊。

    “还敢狡辩?两日前,你是否在正阳街当街命令下属殴打外使?这件事连朕都听说了,你竟然还敢撒谎?”

    “打是打了,但臣无罪。”吴悔抬起头朗声道。

    “嘘~~~”整个大殿上的文武百官们都震惊了,这捕头胆子也忒大了吧?皇上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没罪也是有罪,而且你当面顶撞圣上,胆子之大,真可畏是‘胆大包天’啊。

    “打人了就是有罪,你怎么能说自已无罪?”李渊似乎并没有在意吴悔的顶撞,而是与吴悔叫起了‘理’字。

    “皇上。”吴悔抱了抱拳,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三个幸灾乐祸的番邦外使道:“番邦外使,欺我天朝子民,致使我朝烈妇撞柱而死,我打他们几下就是有罪,那他们的罪孽岂不是比我还要可恶?微臣认为,我天朝上威不可失,他们欺我天朝子民,就是欺皇上您,子民子民,我天朝上至八旬老者,下至三岁孩童,哪个不是皇上您的亲人?”

    “这……”李渊目光闪闪,这李铁是干什么的?当捕快有点屈才了吧?

    “说得好啊,说得好啊,皇上啊,李捕头说得不错啊,我天朝子民哪个不是皇上您的亲人?”文武百官顿时议论四起,这李捕头给皇帝老子扣的这顶帽子可真够大的,而且人家名义上是帮你皇上找面子呢。

    此时站在前面的李世民都乐开了花,这吴悔不但神机妙算,连辩论的言词都这么犀利,这才是真正的能人啊,人才啊。

    “李铁,你先退下吧,这件事情就此揭过,但日后还希望你多做一些为朝廷挣颜面的‘好事’。”李渊突然间笑了起来,也是行伍出身的他,当然也想狠狠的暴揍一顿这些番邦的杂碎,李铁当街打外使,这件事无疑为朝廷挣足了颜面,他心里也清楚。今天把吴悔叫过来,只不过是堵那些有意要弹阂吴悔的大臣们的嘴罢了。

    “陛下,微臣面圣一次不容易,微臣还有一些关系到京都安危的要事想奏报。”吴悔并没有站起来,而是快速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案卷出来。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