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一百二十三章:小妮子

    第一百二十三章:小妮子

    三更完毕.

    ______

    长安城,正阳街!

    此时的正阳街上挤满了人,大都是一些看热闹叫着好的长安老百姓。

    捕快暴揍番邦使节,这可是头一回听说,所以仅仅片刻功夫,正阳街附近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三个使节本来也带着贴身随扈来的,但那些随扈怎么能是捕快的对手?

    三下五除二,几十个捕快管你是什么狗屁外使,反正总捕头下令打,他们也闹个为民除害的英名,至少在老百姓面前得到了夸奖。

    也就在吴悔等人暴揍外使之时,正阳街口停下来一辆马车,这马车四周有十六个身穿便服的壮汉层层护卫,而马车里坐着的也是一个中年人,这中年人黑须黑发,煞气威风。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那么多人聚集在此?”这人不怒自威,眉宇之间煞气腾腾。

    “大人,是京兆府的捕快在打番邦使节。”一个近身护卫回禀道。

    “什么?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打外使?不要命了?”这大人惊讶张起了嘴巴,显然他对朝廷律法熟通。

    “好像是那三个外使调戏民妇,而民妇刚烈,撞柱而死,而且我听说京兆府的总捕头是刚刚上任的,就是昨夜在醉仙楼抓逃犯的那些捕快!”护卫显然对京城发生的大小事宜,全都知晓。

    “嗯?是他们?早朝时到是听秦王提起过,落轿,咱们去看看。”

    十六人层层护卫,拥促着那位‘大人’向着事发地点缓缓而来。

    吴悔此时心情大爽,当然,他也知道分寸,必竟后天就是金銮殿朝拜之时,如果真把他们打死了,恐怕那皇帝老儿会毫不客气的把自已的人头摘下来给人家赔礼道歉吧?

    “行了,停手。”吴悔怒喝一声,制止了那些还在继续殴打的捕快后,对着街坊四邻抱拳道:“各位街坊,我只是一捕头,并没有处死这三人的权力,现在咱们只能暂时痛快,真正决定他们生死的是咱们万岁爷,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把他们押进大牢,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你是好汉,是英雄,打得好!”不少街坊百姓都鼓起了掌,他们当然知道这些捕快没有杀死这三个外使的权力,恐怕今天这顿毒打,这捕头的官职保住保不住还另说呢。

    “好,把这三个杂碎给我押进大牢。”吴悔再次抱拳,命令着铁虎等人拎起三个外使就向回走。

    “等等,不行啊,你们不要命了吗?他们……他们……”一直没敢上前拦着的译官急了起来,必竟他们是负责接待外使的官员,如果这外使进入京兆府大牢,那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们算个鸟蛋?你们几个想拦着?那就一起带走,助纣为虐,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子刚才没打你们,算是给你们面子,现在还想拦着?带走带走,一并带走。”吴悔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后,那些捕快就嗷嗷的冲了上去。

    “住手。”

    突然之间,人群后面发出一声暴喝,紧接着十六名高手护卫就把老百姓拦在外围,让那个大人走了过来。

    吴悔精光一现,这人虽然四十有余,但精光闪闪,神彩飞扬,气势如虹,单单从面相来看,这人就非富即贵,一看就是常年身居高位的主。

    “尚书大人?尚书大人为我们作主啊,这些捕快无法无天了啊,打了外使不说,连我们也要被关进大牢啊……”几个译官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这大人正是工部尚书,开国重臣,最得李渊信任的武士彠。

    “嗯?尚书大人?”吴悔眉头一皱,这尚书是哪个部门的,礼部的还是兵部、刑部的?

    正在这时候,龙云飞悄悄在吴悔耳边传音道:“东家,这是工部尚书武士彠,位列三班,权倾朝野的人物,最好先别得罪,而他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秦王的人,就是皇上的人。”

    “武士彠?”吴悔差一点尖叫起来,这武士彠他当然知道,因为他可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现在是武德八年,而武则天应该是……七年还是六年生的了?”吴悔快速的算计起来。

    “这位捕头,番邦使节虽有过错,但也不是你能抓的,要经过三司会审才行,不过两日之后,就是朝拜之时,待朝拜结束之后,再做定夺也不迟,现在他们已至重伤,我看还是先医治再说,免得日后你麻烦缠身。”武士彠虽然没有明面替这些番邦外使说情,但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就是先放了他们再说。

    “下官见过尚书大人。”吴悔灵机一动,对着武士彠抱拳道:“多谢大人提醒,下官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人呢,那就先医治去吧。”

    “放人。”吴悔对着那些捕快一挥手,然后对着武士彠笑咪咪道:“久闻尚书大人勇武过人,实乃当朝元老,今日下官得此一见,真是三生有幸,现在已时至晌午,不知大人能否赏光与在下共进酒水一杯?”

    “哦?”武士彠一楞,这捕头脸皮也太厚了吧?他是什么官级?位居一品啊,而这捕头算个什么东西,想要与他喝酒?

    “本官近日就要他州赴任,家中繁忙,告辞了。”武士彠直接驳了吴悔的邀请后,调头就走。

    吴悔笑着摸了摸没长几根毛的下巴,笑着对武士彠的背影说道:“大人,下官晚些时侯再去府中讨扰……”

    正在向前走着的武士彠又是一怔,这捕头难道有什么事找自已帮忙?不过早已权倾天下的他,当然不会当面质问,所以冷笑一声后,转眼间就消失在街口。

    时至晌午,吴悔带着一票耀武扬威的捕快找寻了一处酒楼后,足足喝了三四个时辰时,才从酒楼内出来。

    “都回去整理卷案,时间不等人,我要你们三天之内,把长安城大小帮派的案底,给我罗列出罪名出来,我一个人去走走,你们回吧。”

    “哈哈,头儿,您该不会是找妹子去吧?小心得花柳啊,哈哈……”一众捕快哄声大笑后,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吴悔苦笑一声,心中暗想,就算是有十个八个妹子脱得精光在床上挑逗自已,恐怕自已都会坐怀不乱吧?

    “妈的,还说那些江湖人是流氓,这些捕快比他们还他娘的流氓啊……嗯嗯,该去拜访一下尚书大人了,嘿嘿,也不知道两三岁的武则天是个什么样。”

    吴悔在吃饭时就打听好了尚书府的方向,所以直接走了过去。

    武士彠被封为国公,同时也是工部的尚书,替皇帝老儿掌管着兵器制造等后勤方面,深得李渊信任。

    午后的尚书府并不安静,看样子真要出远门一般,门前停着四五辆装货的马车,不少家丁下人正搬运着府中物品,不过这些并没有引起吴悔的注意,因为此时他看到一人,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最多两三岁的样子,此时她正坐在大门的门槛上一动不动,安静的看着下人忙来忙去,最重要的是吴悔看出来这小女孩的面孔之下,有着复杂的神色。

    要知道,两三岁的小女孩正是好动的时期,正常小孩童哪里会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沉思,还有那种睿智的神情?

    “不会这么巧吧?难道她就是武则天?”吴悔心里砰砰直跳,传说中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皇帝啊,能当上皇帝?那得是什么脑袋瓜子?

    此时小女孩也看到了吴悔,不过她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低声对着身边的老妈子吩咐一声后,那老妈子就向吴悔跑了过来:“我家小姐问你是干什么的?为何在府外徘徊?”

    “你家小姐?哪里有小姐?我怎么没看到?”吴悔装作不明白的疑问道。

    老妈子脸色一沉,不快道:“你这人怎么乱看?马上走开,要不然我叫护院了。”

    “别别别。”吴悔笑着后退几步,指着门口的小女孩道:“那小女孩是你家小姐吗?是不是叫武照儿?”

    “咦?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这老妈子心生警惕,江湖上有不少拐卖儿童的,这少年郎该不会是拐卖人的吧?

    “她真是武……武照?”吴悔知道武则天的幼名叫武照儿。

    就在吴悔刚刚问完之时,那小女孩突然间站起身跑了过来,嗲声嗲气道:“你认得我吗?”

    “嘘!~~”吴悔深吸一口气,两三岁的小女孩啊,思维清晰,目光睿智,这小妮子难道生下来就是天才?

    “认得,当然认得,你是咱尚书大人的次女嘛,不过你才这么大点,怎么这么懂事?”吴问道。

    小妮子突然间不屑的冷笑一声,完全与正常孩子不一样的语气回答道:“有什么不懂的,就算是让我现在去当皇帝,我也能把这天下治理得国富民强!”

    “唰!~”

    吴悔汗毛根根倒立,额头上难得的出现了汗水,瞳孔之中更是一阵紧缩,惊得后退一步道:“你……你……”

    “我什么?”小妮子眉毛一挑,昂着头问道。

    吴悔深吸一口气,此时此刻千百种念头涌生出来,这小妮子说要当皇帝,绝对不是随便胡说的,难道是……难道是……

    想到这里的时候,吴悔狠狠的咽了咽唾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后,小心奕奕的轻声道:“你见过跑车吗?坐过飞机吗?吃过肯德基吗?”

    “砰!~”的一声,小女孩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瞳孔更是放大,双手捂着脖子,指着吴悔,满脸的不解与震惊,甚至眼神之中出现了惊喜……

    “来人呀,来人呀,小姐又犯病了,快来人呀,有坏人呀……”老妈子不失时机的叫喊起来。

    吴悔全身都哆嗦着,用神识对着小女孩说了一句话之后,直接原地拔起,几个起落后,彻底的消失了踪迹。

    ——

    呵呵,狗血章节,记得起点有个写女性小说的,说武则天是穿越过去的,哈哈,谁知道真假呢?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