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一百零五章:噩耗袭来

    第一百零五章:噩耗袭来

    一缕冷风吹过,撼月仙子手持佛珠,穿着一身大红袍,脸上化了淡淡的粉脂,一步一步从宅舍内走了出来。

    吴悔的眉一掀,这老妖婆怎么穿着大红袍,而且又化了妆?

    撼月仙子似乎并没有任何惧怕,表情平静如水,不急不燥,轻轻的对着吴悔双手合十道:“吴义士,自三年前流云镖局开张之日起,老身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临,我跟你走。”

    吴悔心中一动,这老妖婆穿红装,抹胭脂,原来是准备等死?那红装是她自已准备的寿衣吧?

    “十九年前,你为何要杀燕开山全家?”吴悔并没有急于动手,如果这撼月仙子反抗的话,他到不会费什么口舌,可是她现在一心求死,自已反到下不去手了。

    “老身无话可说,过去的都是孽,如今老身看破生死,只求早日超脱。”撼月仙子淡淡的回答道。

    “看破生死,都是孽?”吴悔冷笑一声:“灭了燕家八十一口人命,你只用一个孽字就能说得过去吗?现在想求死了?”

    撼月仙子依旧平静,淡淡道:“江湖恩怨是非都是过去,还请吴公子动手,老身绝不反抗。”

    看着撼月仙子一心求死,绝无半点做作之意,吴悔苦笑一声:“你作恶太多,到现在却悔悟了,既如此,我就成全……”吴悔还没说完,突然心中一颤,灵魂深处传来一阵刺痛。

    “不好,是蛟儿,她怎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危险?”吴悔自从用灵魂禁锢术禁锢了蛟儿后,蛟儿的灵魂就与他的灵魂互相有了感应,甚至蛟儿念头中的想法,都能映入他的灵魂之中。

    “公子,不要来扬……州……”蛟儿似乎痛苦挣扎一般,留下一段信息后,她的气息竟然开始极速减弱,弱得像消失了一般。

    “蛟儿……”吴悔试着用灵魂与蛟儿联系,但蛟儿却无半点反应,不过有一点还是让吴悔感觉到一丝丝庆幸,那就是蛟儿的气息并没有完全消失,灵魂禁锢术依旧存在。

    “老妖婆,我今日不杀你,但你也别想再作恶。”吴悔手指轻轻一弹,一道罡风劲气就打进了撼月仙子的丹田气海之中。

    “噗噗噗……”一连七道闷响传出,撼月仙子的七窍之中流出鲜红的血液,全身瘫软的萎蘼在地。

    “废了你的丹田气海,废了你的七经八脉,你就在这里安享晚年吧。”吴悔说完后,突然间原地腾空而起,对准扬州的方向就飞了过去。

    蛟儿很明显是与修道高手战斗中受了严重的伤,虽然没死,但离死也不远了,只不过不知道她到底是跑了还是被抓了,而和她在一起的孟达恐怕也凶多吉少,必竟孟达的修为还没有蛟儿高呢。

    吴悔一路气血翻腾,孟达与蛟儿可以说是他心中最真诚的好友,更是修道途中不可缺少的伙伴,如果他们出事的话,那他吴悔恐怕就真的要发疯了。

    千里之遥,吴悔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就飞到了扬州城的上空,并且放出神识,肆无忌惮的开始寻找起蛟儿与孟达的气息。

    “呼~~呼~~”就在吴悔用神识探查之时,扬州城内十几道霸道的气息呼啸而出,四面八方的向吴悔所在位置飞腾而来。

    “没有?他们没在扬州城?海大哥他们怎么也没在?”吴悔肝胆欲裂,怒火燃烧,是什么人能伤害到蛟儿和孟达?

    “呔!何人在此神识窥探?”十几道身影,眨眼即至,为首之人身穿道袍,脚踏飞剑,目光凌厉逼人,上下不停的打量着吴悔。

    吴悔一惊,马上将神识收了回来,并且寻声望去时,瞳孔之中突然一阵紧缩。因为这十三人之中,竟然有七人,是他见过的,甚至还有两个生死大仇。

    “一元宗宗主之子‘一尘’和丹宗宗主之子‘南宫逸’,剩下那五人也都是一元宗的弟子,只有六个是他没见过的,不过这六人的气息,犹如江海一般,滔滔气焰滚滚而出。”

    吴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拳紧握,咬了咬牙道:“各位道友是哪个宗派的?我明明刚才发现这里有打斗之声?现在怎么没有了?”

    “你又是哪个门派的?”领头之人不答反问道。

    吴悔目光如炬,心中早已猜到,蛟儿和孟达之前肯定这些人战斗过,因为这些人之中,有几个的头发都乱了。

    “无门无派,一散修。”吴悔不带一丝感情的回答道。

    “哦?”那些人点了点头,面前这少年竟然是大乘期高手,只是不知道渡过了几次雷劫,既然是散修,那修为恐怕也差不到哪去吧?

    “这位道友,刚才这里确有打斗,有一传说中的地蛟妖兽和一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出窍期少年,伺机袭杀我一元宗的外门执事。”这人说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吴悔的眼睛,想要看看这少年是不是与那妖兽是不是一伙的。

    吴悔心中一颤,不露声色的笑了笑道:“地蛟妖兽?那他们被你们杀了还是?……”

    领头之人看到吴悔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后,点了点头道:“确是被我们杀了,不过那妖兽太强大了,危急关头,不惜自毁三千年道行,叫她给逃了,而那少年与妖兽为伍,我们也一并将他肉身毁掉,不过他却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法术,元婴遁逃了。”

    听着这领头之人,洋洋自得的吹虚,吴悔心里都在滴着血,蛟儿自毁三千年道行,才逃了命,而达子更是肉身被毁?元婴遁逃?

    “砰,砰,砰……”吴悔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就连兰儿身死时,都没有跳过这么快,整个心脏似乎要钻出来透气一样。

    达子的元婴遁逃后,还能活了吗?只有出窍期修为的元婴,恐怕连个兔子都打不过吧?如果遁逃的同时,碰到修道者的话,恐怕一个照面就会成为人家的腹中餐吧?

    “难道这位道友与那地蛟认识?”一直没开口说话的一尘,轻轻上前一步,疑惑的问道。

    吴悔点了点头:“贫道炼的九转金丹正是那地蛟所偷,所以才幻化为人,贫道展转海外,已经寻找几月有余,没想到他们藏在这中原闹市了。”

    “哦,原来如此,在下一元宗三代弟子‘慕容无涯’,如果道友方便的话,不妨前往我外门一叙,如何?”慕容无涯眼珠一转,竟然邀请吴悔去作客。

    吴悔笑着挥了挥手道:“不必了,我还要继续寻找那只妖兽,改日如有机会,我必会去你传说中的一元宗作客。”吴悔袖袍一挥,转身就要走。

    “不送。”慕容无涯的眼睛里闪出一抹精光道。

    “告辞。”吴悔一抱拳,转身的同时,心念一动,三尺魔血剑突然奔腾而去,以讯雷之势,暴喝一声:“一尘,受死……”

    “哼,果然是一伙的。”慕容无涯冷哼一声,早有防备的他,仙剑一抖,直接拦在了一尘的面前。

    “时间有形,大道无边,万物遇静不动,遇动不静,静静静。”吴悔知道自已几斤几两,所以第一时间就把自已最强大的杀招‘静止时间’用了出来。

    当然,他也知道自已的静止时间只不过在刹那之间,而且与自已强大的敌人对敌时,甚至连刹那都不到。此时他只不过感觉一尘就在眼前,再怎么说也是一次机会,如果他们稍微有所放松的话,他相信自已完全可以凭借‘静止时间’这一招击杀一尘。

    “嗡~~”天地之间为之一颤,在吴悔的眼睛里,整个世界似乎像静止了一般,就连慕容无涯等人的仙剑都慢了半拍。

    也正因为慢了这半怕时间,吴悔心里大叫一声好的同时,竟然越过慕容无涯,挺着长剑直接刺向一尘。

    一尘的瞳孔一阵紧缩,他的念头和灵魂似乎停下来一样,眼睁睁的看到吴悔的灵剑,刺向了自已的胸膛。

    “咣~”

    一股浩瀚的反震之力从一尘身上传来,吴悔只感觉自已的剑并没有刺到一尘,而是刺在了铁板上。

    没错,就是铁板一块,甚至他的魔血剑都化为细粉,从空中掉落下去。

    “小贼好手段,受死……”

    慕容无涯等人刹那之间,终于反应过来,十几柄飞剑,呼啸着围成一圈,四面八方的当空就刺。

    “噗!~”吴悔仰天喷出一口鲜血,体内似乎被巨石砸了一样,七经八脉寸寸暴裂,丹田气血翻滚而上,而自已的元婴更是受了重创,满目创伤。

    “仙甲护体?”吴悔的心里直翻个,没想到一尘的身上竟然穿着仙甲,而且品级还很高。

    “哈哈哈,‘云龙猬’乃上品仙甲,就凭你也想杀我?”一尘冷笑连连,与吴悔最近的他,突然打出一拳,拳意滔天,狂风呼啸。

    吴悔长啸一声,四面八方的飞剑已经攻到,一尘的拳头更像毁灭一切一样,使自已完全陷入到生死玄关。

    这一刻,死亡距离吴悔真的很近,很近

    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