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九十八章:一个‘欲’字

    第九十八章:一个‘欲’字

    京都血案发生的三天之后,也就是江南慕容家主派出刺客堂的同时,位于山西境内的五台山上却来了三个游山玩水的少年人。

    没错,这三人正是吴悔、孟达与蛟儿,三人在血案发生后,就遣散了镖局的所有人,并且按照指定计划,分别赶往蜀州,当然,既然接了那李建成的镖,他吴悔就一定要送到,而且这次所保镖物非同寻常,那层金光禁制大有玄机,为了一探究竟,吴悔三决定亲身前往,同时也要看看这传说中的佛门到底神秘在哪里。

    五台山由古老结晶岩构成,北部切割深峻,五峰耸立,峰顶平坦如台,故称五台︰东台望海峰、西台挂月峰、南台锦绣峰、北台叶斗峰、中台翠岩峰。

    有传说五台山是上古仙神大战时的道场,也有传说这五座峰台也正是那些拥有大神通的神仙杰作。当然,五台山形成久远,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更有传说其实五台山以前是道家门派修行的地方。

    五台山香火鼎盛,大小庙宇二百多座,吴悔三人这一路走过来,到处都是诚心朝拜的信徒。

    通往山顶的阶梯之上,吴悔三人驻足而立,仰望着云雾缠绕的五座山峰。

    “小悔,这五座山峰隐隐的形成一道阵法,四周环绕层层禁制,而且我感觉到里面有好多气息异常宠大的高手,比起清风掌门有过之而无不及。”孟达一脸的忧虑之色,自从进入五台山的地界之后,他们三人都感觉到了数十道庞大的气息,那种气息像火焰一般,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蛟儿的嘴唇有些发白,也点了点头道:“没错,太强了,公子,我怎么感觉越向上走,就越无法控制自已的心境?似乎那些气息好像针对我一样。”

    吴悔脸色凝重转过身看了蛟儿一眼,深吸一口气道:“蛟儿,你不必跟我过去了,我曾经听说过佛门修行之人乃精刚阳气,而你属性为阴,况且又是妖,佛妖不同路,你上去之后,恐怕会有危险。”说到这里的时候,吴悔语气一顿,继续说道:“达子,你也不用上去了,和蛟儿在山下等我即可,我将玉盒送到之后,马上下来与你们汇合。”

    “不行。”孟达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我曾听师门长辈说过,佛门与道门之间恩怨颇深,老死不相往来,你上去之后,有危险怎么办?我要和你在一起。”

    吴悔轻笑一声,朗声道:“我又不是道门之人,即使有恩怨也和我没关系,你们放心,我以前也研究过佛家的警世格言,佛门讲究一个‘善’字,如果他们真会为难我的话,那恐怕也就是魔了。”

    就在吴悔把声音刻意放大的说完后,突然之间,那种进山以来的压力顿时消失,一声声梵唱也在五座山峰上同时响起。

    孟达和蛟儿猛的一惊,难道里面的人听到了他们三人的谈话?

    “好了,你们下去吧。”吴悔淡淡一笑,储物袋里的玉盒突然间出现在双手之上,一步一步的捧着玉合向山峰走去。

    “公子小心啊,我和达子在山下等你。”

    __

    吴悔双手捧着玉盒,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轻笑,前一世的他有一个爱好,那就是逛庙会,每逢四月的初八、十八、二十八,他都会与同学会去西安古城的寺庙游玩,对于佛家的一些箴言真理,也读过不少。

    佛法讲究众生平等,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可成佛,当然,他对佛法的了解可以说连皮毛都算不上,最多会说一些佛家的警世格言罢了。

    就在吴悔继续向山顶走了大概百米之后,突然发现前方的台阶上坐着一个敲打着木鱼的小沙弥,那小沙弥身穿灰色长袍,年纪也就在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体上气息平淡,坐在那里似乎与天地融为一体一样,平静自然。

    吴悔脚步不停,保持微笑的向着那小沙弥走了过去,可是就在他即将走到那小沙弥身边时,小沙弥却突然间停止了木鱼的敲打,而是平静的说道:“公子请留步,小僧有一事相询。”

    吴悔眉毛一挑,轻笑道:“小师父旦说无妨。”

    小沙弥点了点头:“师父叫我在这里等你,他叫我问你一个字。”

    “请说。”吴悔并没有丝毫震惊,像这种佛门之地,肯定与道门一样,都是高手如云,恐怕自已刚刚进入五台山时,这佛门就已经注意自已了。

    “欲。”小沙弥突然睁开双眼,紧紧的盯着吴悔说了一个‘欲’字。

    “欲?”吴悔眉头一皱,这个‘欲’字太深奥了,但凡世间有灵之物,皆有欲。名利,权力、占有,都是欲。人从出生的那天起就有‘欲’,那种‘欲’是渴望母亲甘甜‘乳汁’的欲。

    君子有欲,那是渴望名利的名欲!

    小人有欲,那是在阴谋算计中的欢欲!

    神魔亦有欲,那是渴望永世不灭的长生欲!

    “好一个欲字!”吴悔赞叹一声,突然笑道:“无欲之谓圣,寡欲之谓贤,多欲之谓凡,徇欲之谓犯。”

    小沙弥精光一闪:“那你的欲又是什么?”

    “我所欲,当念人亦欲,勿以自欲而妨人;我所不欲,当念人亦不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吴悔说完后,袖袍一甩,大步的继续向前走去。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小沙弥全身一颤,突然对着吴悔的背影跪了下去:“多谢施主点拨之恩,小僧记住了。”

    吴悔没有理会小沙弥的致谢,其实刚才他说的那两句话都是借用而来,并不是他说的,而且最后那八个字他更是不屑一顾。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那是君子所为,而他吴悔不是君子,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小人,但他宁愿把那‘勿施于人’的‘勿’字改成一个‘必’字!

    “已所不欲,必施于人。”这就是现在吴悔的真正心境。就算你不想要的东西,我想给你时,你也一定要收下,一字之差,千里之别。自从兰儿死后,什么君子小人?什么道义德行?那都是假的,不可信的,只有‘心狠、志坚’,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生存下去。

    五座山峰上的钟声同时响起,吴悔在步行百步之后,终于看到了五台山的大雄宝殿!

    “施主,家师已等候多时,请随我来……”一个年纪大约有六七十岁,穿着红着家纱的老和尚双手合十,微微对吴悔做了个请的手势。

    “大师有礼了。”吴悔点头致意,这一次佛门之行虽不知是福是祸,但至少让他知道了能与道门相抗衡的不止有魔门,还有着深不可测的佛门。

    大雄宝殿内,除了端坐在蒲团上的一个中年和尚外,空无一人。

    这中年和尚身体四周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阳罡之气,这种阳罡气息像太阳一般,让人有一种舒服温暖的感觉。

    穿着红色家纱的老和尚轻轻关闭了大门,脚步声也随之远去,只留下吴悔与这个中年和尚。

    “施主远道而来,道远见礼了,请坐。”中年和尚微微一笑,伸手示意吴悔坐在他对面。

    吴悔眉头一动,点了点头道:“原来您就是‘道远大师’,晚辈吴悔,见过大师。”吴悔并没有直接坐下去,而是深深的鞠了一躬后,才规规距距的坐在道远和尚的对面。

    道远淡淡一笑:“刚才施主所讲的欲,恐怕并不是真实心境吧?我观施主眉宇之间魔煞与血腥之气甚重,可不知你为何还要对小徒说那‘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吴悔暗叹这道远大师的智慧与道法,只凭一个照面,他竟然能看出自已身上有魔煞之气,恐怕他也是好几层雷劫的高手吧?

    轻轻的摇了摇头,吴悔回答道:“大师言重了,我所说的‘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虽不是我的真实心境,但我总不能把我的欲望告之你的高徒吧?如果我那么做的话,他就不会因为我一翻话而顿悟了。”

    “好。”道远大师赞叹一声:“魔由心生,你心中虽有魔,但这个‘魔’却也是向善的。”

    “魔亦能成佛,佛与魔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罢了。”吴悔淡淡一笑,继续说道:“大师,我受人之托,将此玉盒送归于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讨扰大师清修了。”

    “施主且慢。”

    看着吴悔话还没说完就要走时,道远和尚马上阻止道:“施主千里送宝,难道不想看看盒中之宝究竟为何物吗?”

    “哦?”吴悔眉毛一掀,看了玉盒一眼道:“大师是在引导我的‘欲’吧?”

    “虽是宝物,但不是我的,不看也罢,我这人虽然谈不上清心寡欲,但却也知道取舍,有些东西,看过后也是徒增烦恼。”吴悔说完就站了起来。

    “哈哈。”道远长笑一声:“好一个懂得取舍之人,施主虽不是我佛门弟子,但句句真言,且拥有我佛家慧根,既如此,那你就更要看看此宝了,如若与此宝有缘,就送之于你……”

    “送给我?”吴悔一楞,这道远想干什么?怎么见面就送给自已礼物?

    “没错,送给你,这件宝物乃择主之物,有缘者居之,待宝物出现后,就看你的造化了……”道远和尚说完后,突然间双手连拍,一道道金光打在了那玉盒之上。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