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七十八章:三味真火

    第七十八章:三味真火

    丹宗的淘汰赛场上,柳媚儿的娘亲‘丹青’全身颤粟,冰冷的目光,犹如刀子般的注视着吴悔,喝道:“原来你不傻?”

    吴悔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腩腩道:“是我师父教的,他告诉我不能停手的,我怕伤害到柳师姐的性命,所以没敢停手,不信你问我师父……”吴悔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田德新的手臂道:“师父,你告诉丹青师娘啊,是不是不能停手啊……”

    田德新气得胡子一哆嗦,咬着牙道:“没错,分筋措骨手一旦施展,万万不可停手,是我教给他的。”

    “好你个田德新,你是故意让你的白痴徒弟伤害我家媚儿的吧?今天我和你拼了。”丹青哪里会信田德新的话?那呆子伤害了媚儿,肯定是田德新出的主意,所以她二话不说,当即飞出长剑,化为一抹流光直逼田德新面门。

    吴悔心里乐翻了天,便宜师父在整个丹宗聪明绝顶,但他徒弟傻呀,所以即便是傻徒弟做了出格的事儿,也都和他田德新扯不开联系呀。

    吴悔尖叫一声:“师父呀,徒儿不参加什么比赛了,我不比了还不行吗,救命啊……”说完后,吴悔像兔子一样的跳窜到台下,一头冲进了孟达所在的区域。

    田德新已经火冒三丈,这徒弟傻吗?比自已恐怕还要精上几分吧?简直成了他妈的人精了,不过他心里火归火,但却不能表露出来,所以当丹青的剑光瞬息而至时,他暴喝一声:“徒儿莫怕,有师父在,谁敢欺你?”

    “嗡”的一声,田德新大手一挥,一道阴阳的太极图形瞬间形成在他面前,完全把那丹青的飞剑阻挡在外。

    “够了。”清风掌门站起来怒喝一声,手指轻轻一弹,‘啵’的一下就破去了丹青的剑光,以及田德新的阴阳图形。

    “成何体统?这一局白云鹤胜出,丹青,还不去给媚儿治伤?”

    气极的丹青恶狠狠的咬了咬牙,道:“你们等着。”说完后,她直接和自已的丈夫架起柳媚儿飞回了住处。

    “继续比赛。”清风掌门铁青着脸道。

    田德新回过身瞪了吴悔一眼后,对着清风掌门躬身道:“师伯,是弟子教徒无方,伤到了媚儿,弟子甘愿受罚。”

    清风掌门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不怪云鹤,是媚儿技不如人。”

    坐在清风掌门身边的六长老,脸色阴沉,一丝丝透着杀机的目光不时的扫视着田德新,如果不是他自持身份的话,恐怕也早就跳到台上教训田德新师徒了。

    此时整个赛场上没有一个说话的,这田德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竟然开始维护起自已的白痴徒弟了?不过刚才那白痴施展的那一套分筋措骨手确实精彩万分,一时间大部分人唏嘘不已。

    比赛又继续进行了,虽然产生了一小段插曲,但却不影响大局。

    从早上到天黑,整整一天的时间,终于结束了第一项近身博杀的淘汰赛,四十五名六代弟子胜出,四十五名淘汰。当然,除了那么两三场精彩绝伦之外,其余比赛都是平淡无奇。

    “明天正式开始第二项比赛,各位晋级的弟子自备丹炉。”叶公庆大手一挥,各山头的弟子们就一哄而散。

    清风掌门看着众人散去后,正要回到住处时,却被叶公庆叫住了:“师父。”

    “有什么事吗?”清风掌门疑惑道。

    叶公庆点点头,皱眉道:“师父,你没有感觉到白云鹤变了吗?似乎他并不傻……”

    “嗯。”清风掌门目光深遂的点了点头,叹息一声道:“白云鹤虽然愚钝,但毕竟进入了元婴期,灵智也完全开启,会耍一些小手段不算什么,只是希望他的性格不要太偏激。”

    叶公庆躬了躬身子:“师父说得是,弟子也担心的正是这一点,他之前十几年一直倍受欺凌,如今灵智已开,日后走上了弯路也说不定。”

    清风掌门淡淡的点了点道:“这件事先放一放,待新人大会结束后,把他调到你身边历练几年吧,有你调教,我放心。”

    “弟子知道了。”做为首席大弟子的叶公庆,当然明白清风的意思,所以很是恭敬的抱了抱拳。

    __

    夜已深,所有晋级的弟子们都无法安睡,有的忙着准备丹炉,有的忙着加紧修练,总之,晋了级的弟子是兴奋之中带着担忧,必竟明天的比赛只选出十人的,谁也无法预知最后的结果。

    青阳峰,吴悔住所。

    “你行啊,不但耍得整个丹宗团团转,就连为师也被你算计进去了?是不是有我这个挡箭牌,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田德新手里拎着一根滕蔓,左三圈右三圈的围着吴悔乱转,但他却并没有打下去。

    “师父,弟子错了,弟子再也不敢了。”吴悔装得可怜巴巴的蹲在地上。

    “你会不敢?有你不敢干的事儿吗?今天为师算是把六峰的人全都得罪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不过弟子不担心,咱师父是什么人啊?会怕他们六峰的人?”

    田德新气得一哆嗦,挥挥手道:“别给我拍马屁,为师不吃那一套。”

    吴悔媚笑的站了起来,把田德新扶到了床上,又端了一杯茶递过去道:“好了师父,您消消气,弟子不是知错了吗?您还是给我讲讲明天该注意什么吧。”

    “注意什么?注意你别演戏演得太过份,否则会被看穿的。”田德新说着说着,话音就软了下来,谁让这个徒弟是他妈的魔门特使呢?他有什么办法?打也不是,顶多骂几句罢了,按魔门规距,如果自已在平时见到这特使,都必须行大礼呢,现在这特使能被你骂,你就偷着乐去吧。

    “唉。”田德新无奈的叹息一声后,继续说道:“炼丹最不好掌控的就是火候,而整个修道界会使用‘三味真火’只有丹宗和器宗,也许你不知道,丹宗和器宗在数万年前本是一宗,后来内部分割,才变成了如今二宗鼎立,也势同水火。”

    说到这里的时候,田德新看了吴悔一眼继续说道:“这一个月来,我经常能看到你房间内火光闪闪,是在练习三味真火吧?”

    “嗯。”吴悔点了点头道:“虽然没有实际练过丹,但具体步骤与方法已熟练了。”

    田德新笑了笑:“三味真火与自身的境界密不可分,进入胎息境界后,释放出三味真火的时间最多也就是一个时辰,消耗本源灵力也非常巨大,所以一般修道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用三味真火攻击敌人的,而进入元婴境界后,则可维持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灵力就会干枯,对修道人损害极大。依次类推,每提升一个层次,时间也会增加一个时辰。”

    “丹药也分为‘天、地、人’三种,一个时辰的真火,只能炼出‘人级丹丸’的下品而已,两个时辰的真火能练出人级中品,三个时辰则可练出上品或地级丹丸。”

    “那天级丹丸需要什么层次?需要几个时辰?”吴悔惊讶的疑问道。

    田德新哑然失笑,这徒弟的好奇心还是挺重啊,不过他还是耐心的回答道:“只有六劫以上高手才能炼出天级丹丸,而且最少是四十八个时辰才行。”

    “嘘!~”吴悔深吸一口凉气,六劫高手能维持四十八个小时的三味真火?太不可思议了。

    “好了,这些知识,你日后会慢慢知晓,我还是先讲一下明天你练丹的过程吧。”田德新继续说道:“练丹的第一步是需要猛火,第二步是温火,第三步则只能靠自身掌握,猛时则猛,温时则温,不可急燥,也不可贪功,循序渐进才行,第四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要定丹,需要用心定丹才行。”

    “用心定丹?怎么定?”吴悔疑问道。

    “练丹的时候,只有你自已能与丹丸相互感应,定早了,丹的品级会下降,定晚了,丹就会熔化为乌有,不过大多数人宁可定早,也不定晚,必竟谁也不想练出一堆废药渣。”

    “弟子明白了,谢谢师父。”吴悔站起来深深的对着田德新鞠了一躬,虽然这师父很坏,但对道术方面的还是没有一点藏私的,所以吴悔是真心致谢。

    田德新很是受用的接受了吴悔的道谢,笑子笑道:“好了,今天晚上你就什么也不要做了,养足了精神吧,为师也去睡了。”

    看着田德新消失在自已的视线之后,吴悔长长的吁了口气,虽然来到丹宗两个月不到,但他学到的知识却是这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学过的,至少让他掌握了一门练丹之术。

    “嗯,技多不压身,我现在就去找孟达,先把丹宗的十六种法术记下来再说。”吴悔说做就做,因为他不知道从明天起,会有什么变故发生,所以干脆还是把那些术法学会再说。

    夜黑人也静,吴悔悄悄的从孟达的窗口钻了进去。

    (明天正式开始第二项比赛,练丹。届时吴悔也会去参加新人斗法大会,而在新人斗法大会中,也是吴悔与孟达还有兰儿一生蹉跎的开始,真正的高潮要来了,哦耶~~)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