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五十六章:伏击

    第五十六章:伏击

    大业十一年,农历九月三十日,流云镖局。

    银装素裹的深宅大院内,虽然天寒地冻,但今日一大早,整个吴府的上下人等都全都聚集在前宅的院子之中。

    前些时日,李世民捎来了书信,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是吴悔不但不需要帮助,还双手奉上二十万两银子让李世民扩充军晌。而这些天那些回家探亲的罪犯也渐渐归来,除了还有四个路途稍远的没有归位外,其余三十二人已经完全适应了吴府护卫的角色。

    三十二个护卫,李侍郎一家二十几口,包括整个吴府的下人家丁七十几人全部到场。

    一百多人站在冰天雪地中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身披黑色裘皮,脖子上围着一只白色雪狐围脖的少东家吴悔。

    “今日把大家叫出来,是因为我今天要出趟远门,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趁着还有时间,给大家简单说几句。”吴悔站在人群前面扫视了一眼后,继续说道:“我走之后,府内大小事宜,由二哥全权作主,马总管以及李管家(李侍郎)辅佐,龙首领等人要保全好府内所有人的安全。我出门的这段时间,大家不要出去惹事生非,如果别人惹到我们头上,也先要忍着等我回来。”

    “新年快到了,元旦过后每人去帐房支十两银子买身新衣裳,多备一些年货。”

    “没什么要说的了,散了吧。”吴悔说完后,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海武和马总管以及李管家还有龙云天等人也马上跟了上去。

    “三弟,如果有保镖的生意怎么办?”海武一边走一边问道。

    “推掉,不接,或者以高额的保费把雇主吓走就行。”

    “哦,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海武直到此时也不知道吴悔要去哪呢,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也说不准,也许一个月,也许一年。”说话的同时,吴悔已走到门外早已备好的烈马面前。

    “大家都回去吧,过两天大哥和铁虎他们也回来了,我的书房内有书信留给大哥,有些具体事宜还需要大哥操办。”吴悔对着众人一拱手,直接跃到马上,策马向城北方向急驰而去。

    “海统领,东家这是去哪呀?”李侍郎满脸的疑惑道。

    “我他妈的也不知道啊,哈哈,三弟走了,这个家就由我说了算了吧?老李,龙头领,走,咱哥仨去聚仙楼听曲去……”

    “呃……”龙云天和李侍郎二人一楞,这海武也太不拿吴悔的话当回事儿了吧?人家刚一走,他就要带人出去听曲去?

    “海统领,老夫我还有事要做,改天吧,改天……”李侍郎可知道吴悔的脾气,如果他吴悔知道自已与海武没事总去听曲,那吴悔还不得把他的皮扒下来呀,所以吓得连连摆手,一溜烟的向后院跑去。

    “海统领,我也不能去了,东家可是叫咱保护府上,而且咱还要抓紧修练呢,您自已去吧。”龙云天嘿嘿一笑,与一脸无奈的马总管也返回了流云镖局。

    “他娘的,老子不是现在能作主吗?怎么都不听老子的?老子没有威严吗?”海武滑稽的摸了摸自已的鼻子后,眨眨眼睛嘟囔道:“既然你们都不去,那老子去干什么?”

    __

    大约盏茶的时间过后,骑着马的吴悔已经来到了东城门处,汇合了在这里等待他的二十几个彪形大汉。

    “周小涛见过公子。”

    没错,这周小涛正是段青河的心腹之一,也是那日给吴悔运银子的护卫,而且这二十几人也全都是段青河增值的暗势力。

    “嗯,他们午时才会到吗?”吴悔并没有下马,勒住马缰后目无表情的疑问道。

    “是的,根据可靠探报,他们肯定会在午时到达东门。”周小涛回答道。

    “好,那咱们就去指定地点等着吧。”

    随着吴悔一声令下,二十几人策马狂奔而去……

    长安城外三十里处有一酒馆,这酒馆就坐落在官路的一侧,前后都没有人家,而且开酒馆的还是一个女人,这女人三十多岁,风韵尤存,特别是她那一对‘大白兔’,高高耸立在前胸,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特别勾人。

    酒馆只有两个伙计,虽然此时刚刚吃过早饭,但酒馆内的生意却异常红火,过路的客人似乎都不愿意早走一般,家长里短的聊着天,而那老板娘更是左右逢缘,不时的穿梭在客人中间说一起黄段子来挑逗那些过路客。

    “公子,这酒馆的老板娘是大当家的人,名叫‘赵五娘’,别看她那一副勾人的样子,其实她也是个高手,是专门替大当家搜集情报的人员之一。”酒馆的角落里,吴悔等二十几人分成了几桌,装作不认识的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那个三十多岁的老板娘。

    “呵,我没猜错的话,这里是一家黑店吧?”吴悔轻笑一声道。

    “嗯,这两年兵慌马乱,赵五娘也不是什么善人,伤天害的勾当她没少干。”周小涛回答道。

    “如果总舵来的人不进入酒馆怎么办?”吴悔担心的疑问道。

    周小涛哧笑一声,瞥了一眼那赵五娘后,轻声道:“放心吧,总舵来的人在没有进入长安城前,肯定会到赵五娘这里了解情况的。”

    “那赵五娘不认识你?”

    “我没有和她接触过,但她知道我的名字,这女人阴得很。”

    “嗯。”就在周小涛刚刚说完后,吴悔的耳朵一动,因为他听见了远处官道上响起了马蹄之声,十几匹枣红烈马转瞬即至,直接在酒馆前面停了下来。

    “来了,叫兄弟们准备好,尽快解决战斗后,马上回城处理暗桩。”吴悔手势一下,所有人都把手按在了腰刀之上。

    那个正在左右逢源的赵五娘无意中看到紧张兮兮的吴悔等人时,突然怔了一下,一缕精光转瞬即逝。

    “哎哟,咱家今天的生意真是红火呢,外面又来人啦,各位慢慢吃着,我出去看看就回。”赵五娘腰肢一扭,用屁股撞了一下身边的客人后,扭扭搭搭的就走了出去。

    此时门外来人正是天雄帮总舵派来的新任二当家一行人,并且这些人正有说有笑的下了马,准备进屋呢。

    “咱们暴露了,赵五娘发现咱们了,准备动手,全部杀掉。”吴悔早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呢,赵五娘的举动,以及她不动声响闪现出的精光,已经说明她产生了极大的戒备,很有可能会在外面通知来人逃脱。

    “哈哈,五娘,你可想死我啦……”赵五娘一出来,那总舵来人之中走在最前面的就张开怀抱对着赵五娘抱了过去。

    “三哥,快逃,有埋伏……”赵五娘顾不得多说,对着那三哥一推,细微的警示之声已经传了出去。

    “哼,晚了。”酒馆内传出一声暴喝,二十几道身形同时跳了出来,将总舵之人团团围在中央。

    “唰唰唰……”总舵之人似乎早有防备,快速的抽出腰刀,背靠背的团结在一处,目光阴冷的看着门内走出的吴悔与周小涛。

    “是你?周小涛?帮主果然没有猜错,段青河看来是真想反啊……”这个说话的三哥,一脸的平静,而且并没有抽刀,冰冷的扫视了吴悔等人一眼后,冷哼道:“就凭你们二十几条野狗也想拦我田三?他段青河是不是也太看不起我田三了?”

    周小涛知道此时有吴悔给他撑腰,如果放在平时,他哪里有胆子敢伏击总舵之人?只不过那日吴悔给他的震憾实在太大,他完全相信,今天根本不用自已出手,这些总舵之人就会毙命于此,所以他不屑的瞥了一眼田三道:“原来是田长老,我当是谁,不过我早就听说过田长老一心潜修,根本不爱权钱,怎么现在反到盯上了长安以北的财路?”

    田三猛的上前一步,狞声道:“周小涛,你的胆子不小,今日我田三给你们一次机会,放下手中的武器,乖乖随我进城绑了段青河后,我兴许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等的死期。”

    随着田三话音的落下,总舵来人中,突然又有两人向前一步,并且摘下了扣在脑袋上的帽子。

    “啊?”只那第一刹那,周小涛等人全都惊得张起了嘴巴,甚至连赵五娘都是被这二人吓得一呆。

    “呼~~”三股强悍的压力突然向周小涛和吴悔释放过去,周小涛一个踉跄,差一点吓得栽倒在地,全身瑟瑟发抖。

    当然,这三股压力也是冲着吴悔压制过去的,只不过吴悔却根本没动,连眼皮都没动。

    “大长老,二长老?你们……你们也来了?”周小涛脸色煞白,这两个走出的高手,正是天雄帮的两号神秘人物,大长老和二长老。周小涛在十年前的一次天雄帮大会上见过这二人,传闻之中,这大长老和二长老早就脱离了天雄帮,在江南享清福呢,可是今天他们却同时出现在长安城外?

    三个先天高绝顶高手的同时出现,让周小涛一群伏击之人彻底的乱了阵脚,甚至有人开始出现了逃跑的念头。

    一直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的吴悔,此时也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他早就发现了有三个强者的气息存在,只不过这三个气息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热身的开胃小菜罢了。

    眉毛轻轻一掀,吴悔对着大长老三人哧笑道:“天雄帮手笔很大,不过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群即将进棺材的老流氓罢了……”

    看書王小说首发本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