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四十六章:黑夜袭杀

    第四十六章:黑夜袭杀

    夜,流云镖局。

    逍遥宫送来的人犯不是别人,正是吴悔苦苦寻找几个月没有消息的老白‘白春花’。

    这个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采花大盗,竟然落到了逍遥宫的手上,并且逍遥宫欲将他送往江南‘欧阳世家’。

    此时老白正蹲在流云镖局正厅的椅子上捧着一只烧鸡,他像是饿急了的乞丐一般,头也不抬,眼也不睁,一边狂啃,一边喝着上等的好酒,而吴悔和海氏兄弟二人则坐在一旁无语等待。

    “来呀,再送两只鸡上来。”当白春花把整只烧鸡啃成骨架时,海文突然间对着门外轻喝一声。

    “两只不够,老子要十只,十只……”被打成猪头的白春花此时哪里有一丝玉树临风的样子?双眼肿青,门牙都掉了一个。

    “操,老白,你吃得了十只吗?别撑死你。”海武笑骂道。

    老白一瞪眼,怒道:“老子吃一半扔一半不行呀,就十只,你有没有?没有给老子出去买。”

    海武无奈一笑,瞥了瞥嘴道:“看看把你狂的,都被人打成猪头了,还和咱兄弟狂。”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吴悔说话了,他对着正有滋有味啃着骨头的白春花说道:“老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落到了逍遥宫的手上?”

    听天吴悔询问老白把骨架一扔,油腻腻的双手在衣服上蹭了几下道:“别提了,那晚咱们上当了,那天雄帮是受了逍遥宫的委托,打算将那圣女送往皇帝行驾,当时我偷偷潜入二楼后,那骚货‘撼月仙子’却在那里等着我呢,看到那老骚货后,我拔退就跑,可是没跑几里,就被另外赶过来的几个老骚货围住了,之后便被她们擒住,一直把我押到逍遥宫位于京城的秘密分舵……”老白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间两眼一红,委屈道:“逍遥宫那帮小娘们儿没好人,三天才给我一个窝头,半口水喝,而且有几个小娘们总打我,老子……老子都他妈的不想活了……”

    “呃……”看到老白那委屈的模样后,吴悔三人想笑,但却没敢笑出声,而此时另外几只烧鸡也送了进来,老白又开始投入到狂吃之中。

    “她们为什么要把你送到什么欧阳世家呢?”吴悔趁机问道。

    “还能为什么?”老白吐了口骨头,咒骂道:“三年前老子在苏州府办过一个黄花女子,而那女子正是欧阳家主的亲孙女,这三年来欧阳家想尽办法一直在抓我呢,老子都倒霉死了……”

    “活该。”海氏兄弟听到白春花又是采花惹的祸后,没有一点同情的骂了起来。

    白春花欲哭无泪,躲避着海氏兄弟那吓人的眼神继续狂吃,他知道自已缺德事干得太多了,而海家兄弟骂得也对,所以他只能乖乖闭嘴。

    正在这时候,门外马副总管的声音响了起来道:“东家,铁虎兄弟带着老娘回来了。”

    “嗯,后宅收拾好了吗?把他们直接带过去吧,顺便叫绸缎庄的伙计连夜给老太太丈量衣服,明天多做几件。”吴悔淡淡的吩咐道。

    马副总管回答道:“知道了老爷,伙计们已经把老太太接到后宅了,但铁虎却有事要说,正在外面候着呢。”

    “哦,那就让他进来吧。”吴悔回答道。

    “吱”的一声,铁虎那小山一般的身躯直接闯了进来,并且扫了一眼蹲在椅子上吃着烧鸡的老白后,小声的对着吴悔说道:“东家,我刚才在回来的时候,发现一点情况。”

    “什么情况?”吴悔疑问道。

    铁虎再次扫了老白一眼,显然他把老白当成了外人,所以欲言又止。

    看到铁虎小心奕奕,吴悔轻笑一声道:“旦说无妨,这位是咱们的兄弟。”

    “哦。”铁虎点点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针对咱们镖局来的,我只是在回来的路上,发现有很多黑衣人在附近的街道,而且刚才进门的时候,我还发现,门前还有后面的拐角胡同处,全是拿着刀的黑影。”

    “唰”的一下,海氏兄弟就站了起来,海文震惊道:“肯定是天雄帮找梁子来了。”

    吴悔双拳一捏,冷声道:“好啊,他们竟然真敢来我流云镖局。”

    “大哥,你马上通知府内所有下人都到后院,没有命令,绝不允许走出房间,二哥,铁虎,你们也去后院,只负责保护好所有下人即可,不论前院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出来。”

    这时候,老白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指着海氏兄弟骂道:“操,你们怎么惹上了天雄帮?还开了什么流云镖局?你们不要命了吗?镖局的名号是随便叫的吗?”

    “你给我闭嘴吧,跟我们一起去后院,快走。”海文瞪了老白一眼后,拎着他的脖领子就向后院拽去。

    “三弟你小心,后院有我和大哥还有铁虎兄弟在,就算他天雄帮主亲自前来,都奈何不了咱们。”海武嘱咐了吴悔一句后,带着满脸疑惑的铁虎也向后院匆匆走去。

    “武哥,东家他不会有什么事吧?他一个人能行吗?”铁虎那担忧的声音响了起来。

    “放心吧,天雄帮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少东家可非同凡人……”海武与铁虎的声音渐渐消失,而吴悔也是摇头一笑,拎起摆放在桌上了魔血剑就向前宅走去。

    __

    夜,很黑,很静,整个流云镖局内没有一丝光亮,黑得吓人,而附近的街道上也一个行人都没有,家家闭门灭灯。

    此时整个流云镖局前门的街道上已经聚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衣劲装大汉,这些大汉手持腰刀,蒙着黑布,一眼望去,无边无际,整条街道都被黑衣人堵得严严实实。

    十几个火把在街头亮起,紧接着有近百名黑衣大汉拥促着天雄帮二当家‘段青河’向着流云镖局飞速赶来。

    但凡段青河所过之处,所有黑衣人都自动让出道路,此时此刻这种场景,就好像蚂蚁中的蚁王出巢一般,个个黑衣人中规中距,更是凝聚起一股滔天气势,很有震慑力的滔天压力。

    流云镖局正门大开,整个镖局内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而吴悔此时正抱着魔血剑矗立在正门之前,对那些蚂蚁一样的黑衣人视若无睹。

    “二当家,所有弟兄全部到齐,只是……”段青河一边行走着,身边的手下一边汇报起来。

    “不要婆婆妈妈的,只是什么快说……”今夜的二当家身穿一套铠甲,脚踏鹿皮靴,头戴一顶铜盔,手持三尺双枪,很显然,他对今晚的战斗做了充分的准备。

    “只是那流云镖局所有人像消失一样,更是没有开灯,最奇怪的是,他们的正门前站着一个少年。”

    “站着一个少年?那少年是谁?”段青河疑问道。

    “属下不知,不过我倒是听说流云镖局的总镖头,也就是他们的少东家是一个只有二十左右的少年,不知那人是不是。”

    二当家冷哼一声:“哼,不管是与不是,但凡有阻拦着,杀了便是,今夜我不但要血洗流云镖局,我还要放一把大火,把这里烧成灰烬。”

    “属下遵命。”这手下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在感觉到他流云镖局有些奇怪,但转念一想,自已这一方面今天足足来了三千九百多人时,还是把悬着的心放了下去。

    三千九百多人?而且都是训练有素的武者,这是一个什么数字?如果说让他们这三千多人去攻打一座小县城,他们都有八分的把握攻打下来,何况今天打的只不过是一个刚刚组建的小镖局?

    然而,正在二当家的话音没落下去没多久时,一道声音突然在整个街道内响起,那声音浑厚有力,震得所有人的耳朵嗡嗡直响:“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吗?”

    “谁?”几乎三千九百多人全是一惊,要知道,虽然他们人多,但却训练有素,并没有发出声响啊,只有二当家刚才一边走一边说着话了,可是这二当家距离流云镖局起码有百丈左右啊,他难道听到了二当家说的话。

    正在行走的二当家突然一怔,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站在百丈开外的持剑少年。

    “嘘”二当家倒吸一口冷气,饶是他已达到先天顶尖高手的境界,此时此刻也不禁为之惊骇。

    “那少年肯定是先天至强,只不过江湖中哪里会有人在二十左右就修练到先天境界的?除非是……”

    “对,除非是天纵奇才,服用过剑丸之类的灵丹妙药。”一想到这里的时候,段青河那冷静的心态终于掀起了波澜。同时也在暗想这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的门人子弟。

    “哼,阁下想必就是流云镖局的总镖头吧?”段青河并没有惧怕,今夜他是抱着必杀的心态来的,况且自已有近四千弟兄,就算是用人堆,也能把这少年堆死。

    说完后,他的脚步突然加快,‘嗖’的一下就消失在队伍之中。

    “所有人跟上,快。”几个属下看到二当家当先的冲过去时,马上也加紧脚步,快速的移动过去。

    “呼!~”二当家带着一股劲风,飘忽而至,直接站在吴悔正前方十米处,目光阴冷的盯着吴悔。

    吴悔看着面前瘦小男子,不屑的讥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小爷我正是流云镖局的总镖头。”话语一顿,吴悔冷笑的继续说道:“看来你天雄帮真的交不起保镖的定金。”

    段青河怪笑一声,手中的三尺短枪一抖,反唇相讥道:“你我都是江湖中人,不必口舌之争,识相的束手就擒,也许还能留具全尸,如果不识相的话,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的这个什么流云镖局,眨眼间就会灰飞烟灭。”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