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四十一章:镖行天下

    第四十一章:镖行天下

    大业十一年,农历九月初九,京都长安城。

    今日位于长安东南角的街道内特别热闹,从早上开始,街道内就陆陆续续有很多百姓前来看热闹,特别是附近的居民,这些居民在昨天就收到了‘吴府’送过来的红包,希望左邻右舍能前去捧场。

    没有任何疑问的,有红包拿,还有酒席,普通老百姓哪有不去的道理?所以一时间‘吴府’内人声鼎沸,所有的街坊邻居像自已家的生意开业一般,帮着吴府的家丁忙里忙外。

    ‘吴府’的前门脸特别阔绰,坐北朝南,整个大门东西宽8米,门前立有两只千斤重的雄狮,滴水檐处挂着标有‘吴府’字样的十六顶红灯笼。

    ‘海文’今日穿着一套暂新的暗红色长袍,腰系玉带,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块碧玉扳指,这个已经当了一个月的吴府总管,现在已经养成了一股威严,至少在那些家丁仆人的眼里,他是一个不苟言笑,赏罚分明的当家人。

    “文总管,回春堂请来的坐堂大夫到了……”

    “文总管,在宴宾楼订的酒菜已备好,宴宾楼的掌柜问您什么时候送过来?”

    “文总管,炮竹准备好了……”

    所有的大事小情,都是海文一手操办,虽然他行走江湖多年,但是却没有当过府宅总管的活计,这一个月来,虽然有吴悔在他背后指挥操纵,但他还是感觉到应接不暇。

    “所有人听着,如果有宾客前来,全部请到正厅就坐,午时三刻一到,就剪彩开张……”海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后,又对着身后的几个下人说道:“老马、老金随我在前门迎宾。”

    “好咧。”这老马和老金年经都在五十多岁,是附近的邻居,听说曾经在大户人家当过下人,对一些礼仪之事,甚是通晓,所以吴悔花高价将二人聘请过来帮助海文。

    吴府的对面是锦绣绸缎庄和回春堂医馆,此时吴悔正坐在医馆内与一个长安城的赤脚医生聊着天。

    “安大夫,从今天起,回春堂我就交给你了,你只管看病开药卖方子,其它一切事情你完全不必操心。”吴悔今日并没有特殊打扮,依旧是身穿长衫,只不过他的长衫却已经换成了名贵丝绸。

    “东家,我‘安道子’能被东家赏识来到回春堂坐堂,乃是我安道子前世修来的福分,东家尽管放心,我老安一定不负东家所托。”这安道子站在吴悔面前微微鞠了一躬,表示对吴悔这个少东家的尊重。

    “嗯,我再去绸缎庄看看,您先歇着,等下酒席开始后,我派人过来叫您。”吴悔含笑的点了点头后,马上走出了回春堂,去了隔壁的锦绣绸缎庄。

    绸缎庄故名思义是卖布的,虽然店面不大,但三六九等的绸缎却样样齐全,而负责的掌柜,也是一老者,名叫‘赵老五’以前在其它绸缎庄退休的老伙计。

    “东家。”赵老五看到吴悔进来后,带着身边的几个伙计齐齐的对着吴悔鞠了一躬。

    “嗯,赵掌柜不必客气,从今天起,咱们都是一家人,今天开业第一天,赵掌柜可要坐得住阵呀。”

    “东家放心,东家放心。”赵老五呵呵笑道。

    “嗯,没什么事儿了,帮我沏壶好茶,等午时三刻过后,你派人去文总管那里,每人领份红包。”吴悔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前方正是吴府的大门。

    “谢谢东家,小六子,快去给东家沏茶……”赵老五等人一听有红包领,个个眉开眼笑,这少东家财粗气阔,出手就是三家店铺一起开张,而且听说开张过后,晚上还有聚餐,所有家丁仆人的聚餐,要知道那聚餐的饭菜可是在京城第一楼‘宴宾楼’订的酒席呀。

    “少东家,您喝茶……”小六子的年龄也就在十五六岁左右,他一边给吴悔倒茶的同时,手一边哆嗦着,很明显,像他们这种下等平民,在面对像吴悔这种财大气粗的东家时,心里肯定会有一种不安。

    “嗯。”吴悔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古代的阶级制度太苛刻了,这里没有人权,没有平等自由,只有一级一级的压迫。

    也就在吴悔的第一杯茶水刚刚喝完时,街口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十几匹枣红烈马就飞奔而至。

    “吁~~~”十几匹马飞奔到吴府的正门时,突然同时停住,并且为首的一名大汉看了一眼红布遮掩的‘流云镖局’四个大字后,冷声问道:“哪位是流云镖局的镖头?”

    站在前门迎宾的海文马上迎了过去,并且对着那大汉一抱拳,道:“在下文海,是流云镖局的副总镖头?请问你们是?”

    “天雄帮‘胥九’,我受帮主委托,特意前来道贺。”这壮汉虽然嘴里说着来道贺,但却是脸的冰霜,像谁欠他钱一般,说完后,他的手一挥:“把贺礼抬上来。”

    “砰”的一声,一个红漆实木箱子被扔在了地上。

    海文根本没有吩咐,就跑过来四个家丁把那箱子抬进了内院。

    “原来是‘胥大侠,’久仰久仰,快快里面有请。”海文眼珠一转,这胥九还是有一些名声的,江湖人送外号‘毒心九’,其人心黑手毒,在江湖上仇家甚多,不过最后却投靠了‘天雄帮’,在帮内做起了一名堂主。

    胥九也不客气,带着十几个彪形大汉就走进了流云镖局。

    “天雄帮来送贺礼?呵。”坐在对面的吴悔轻笑一声,同时也在心里断定,十六年前,天雄帮肯定也参与了那次劫镖事件。

    就在胥九进去没多久之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白衣男子,带着几名家丁走到了吴府门前。

    “万象门‘司徒也’有礼了。”这司徒也风度翩翩,嘴角泛着笑意。

    “啊,万象门的司徒也?”海文一惊,连忙上前抱拳道:“原来是司徒公子,快快有请,快快有请……”也许吴悔不知道司徒也是哪号人物,但他海文却清楚得很,万象门的门主就姓司徒,而这司徒也正是他的亲侄儿。

    “嗯,你这‘流云镖局’的名字起得好啊,起得好。”纸扇轻轻一挥,司徒也也带着下人走进了镖局。

    随着天雄帮与中原第一门派万象门的到来,接二连三的又来了一些江湖的大门大派。

    什么五毒教,什么唐门,甚至连一个月前他们大闹‘月满楼’的胖子都前来道贺,只不过那胖子代表的竟然是江南第一世家‘慕容世家’。

    那胖子认出了海文,但却并没有点破,很自然的装作不认识,侃侃而谈的走进了吴府正厅。

    “来了十二家了,呵。”吴悔笑咪咪的饮干了第十二杯茶水。

    “东家,您的面子好大,刚才进去那些大人物,虽然我不认识,但也听说过,没想到他们竟然都前来道贺。”赵老五站在吴悔身后,一边倒着茶水,一边拍了一记马屁。

    吴悔被赵老五的话逗得哈哈一笑,但是却摇了摇头道:“来的都是一些小鱼虾,真正的大鱼却并没来。”

    “逍遥宫前来道贺……”嘈杂的吴府门前,突然一个女人喊了一嗓子,紧接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冷面女子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女子皮肤洁白,貌若天仙,身后还跟着九名持剑女子。

    “是她?”吴悔一惊,那冷面美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已有过一夜之情的逍遥宫圣女。

    “在下黎柔,奉宫主之命,前来道贺。”圣女一抱拳之后,根本没给海文说话的机会,就带着随从走进了吴府。

    “她的真名原来叫黎柔,呵,看来你逍遥宫当年也参与了那件事啊……”吴悔短暂的失神过后,马上就冷静下来,他与那圣女谈不上有什么感情,虽然有过一夜风流,但那却不是他想要的。

    “好了,好戏要上演了,虽然真正的东家并没来,但我这个少东家,怎么也得震住场不是?”吴悔轻笑一声,起身就向着镖局正门走去。

    “午时三刻已到,放炮竹,剪彩开始。”海文看到吴悔从绸缎庄走出来后,马上命令下人开始放炮仗,并且亲自递给吴悔一把剪刀。

    随着烟花暴竹的响起,吴悔也正式剪开了红布彩绸,海文更是将那遮盖在‘流云镖局’匾额上的红布扯了下来。

    金光闪闪,流云镖局那四个大字金光灿灿,而且并不是繁体隶书,而是‘简体中文’。

    很显然,这四个大字是吴悔亲自写的。

    “哗!~”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内暴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所有的街坊邻居都哄然叫好。

    “今日我吴府三家店铺同时开张,为表庆祝,三天内所有绸缎半价出售,并且回春堂免费坐诊,只收药费不收诊费,同时镖局招收有识之士前来加盟,待遇优厚,见面详谈。”吴悔说完后,正要走向内院时,突然人群里挤过一人,这人身高最少在两米二零以上,浓眉大眼,肩膀上扛着一捆柴,手中拎着个帆布袋子,只不过穿着却很破旧,打眼一看就是山里的野民。

    “小哥,我这新打的柴火你们要不要?我这袋子里面还有草药,你们收不收?”

    “哦?”吴悔看着这两米多高的壮汉后,眼睛一亮,这古代之人并不像小说中描写一样,都是身高七尺九尺的,他穿越过来后,还没有见过一个身高像姚明的呢,可是这眼前这汉子却身高马大,刚才他并未注意人群后面,也并未注意这个一直蹲着的壮汉。

    “收,我全部都要,以后你打的柴火和采的草药,全都给我送过来吧。”吴悔深深一笑,附耳对着海文吩咐了几句后,马上走向了正厅。

    海文走到那壮汉身边,掏出一锭足有十两的银子扔给了壮汉后,笑道:“这是我们东家打赏你的,而且东家说了,你从今天开始,每天打的柴都送到我们流云镖局。”

    “啊,这么多钱啊?”壮汉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十两白银,要知道,这十两白银就算他打一年柴也挣不来呀,可是今天竟然碰到这么好心的东家,而且以后打的柴也不用愁没地方卖了。

    “谢谢,谢谢你们东家,我记住他了……”这壮汉似乎不会说什么客气话,感激的看了一眼吴悔的背影后,就扛着柴火随下人向后院走去。

    与此同时,内院中也响起了吴悔那浑厚的声音,道:“宾朋尽至,小生未能远迎,失敬失敬……”

    (呵呵,常看网络小说的人大概都能猜到下一章的内容是什么了吧?没错,正是要接镖了,高潮要来了,哼哼两声……)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