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四十章:轰动江湖

    第四十章:轰动江湖

    月满楼内很安静,静得只剩下了粗重的呼吸声,所有的刺客杀手根本不敢有任何异常的举动,而那三少爷与那个中年人更是心底发寒,面色惨白。

    “小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吴悔那凌厉的目光犹如刀子一般,狠狠的刺向了三少爷与那个中年人。

    此时那三少爷都后悔死了,他没想到这少年竟然是……先天高手。

    要知道先天高手可是在江湖上少之又少啊,而且据他所知,所有的先天高手都超过了五十岁,必竟踏入先天之境,那得需要几十年的内功积累不可,可是这少年竟然内劲如此之强,真气如此浩大。

    那个中年人也是面色阴晴不定,不过似乎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一般,面色微变之后,随之又冷静下来。

    “啪……啪……”吴悔说完后,就一步一步向着那三少爷和中年人走了过去,他走路的时候步伐沉稳,给人一种心里发颤的气势。

    “拦住他,退……”三少爷深知自已不是对手,更是不敢与这个少年硬拼,所以当机立断,怒喝一声后,像只兔子一般,撒腿就向后堂退去。

    中年人也不敢逗留,由身边几个护卫拥促着一起急退。

    那些刺客杀手虽然明知自已不是对手,但是还有大部分人在那少爷下命令的时候,不畏生死的向着吴悔攻击过去,打算用性命之危,拦下吴悔片刻。

    “哼,想死就成全你们。”吴悔一声冷哼,身体突然间原地拔地,从小练到大的追风九剑更是完全施展出来。

    “噗噗噗噗噗……”七八个幻影在那些刺客杀手的面前一晃,紧接着七八个人的头颅就毫无征兆的抛飞出去,而他们颈动脉处的鲜血,更像是喷泉一般,带着刺鼻的血腥味溅得到处都是……

    “退退退退退……”此时此刻没有人再敢停留,再次留下八颗死不瞑目的人头后,一窝蜂一般的向后堂涌去。

    “哈哈哈,痛快啊,痛快。”海武的狂笑之声响起,他挥舞着腰刀,打算趁火打劫,趁机追赶。

    “二哥,回来。”吴悔脸色一冷,‘嗖’的一下就挡在了海武的面前。

    “不必追赶,又不是生死大仇,走。”

    海文也知道现在不是逗留的时刻,所以拽着海武就向一楼跑去。

    此时一楼那些龟缩在角落里的文人墨客以及世家公子哥们都吓傻了,当吴悔三人走到他们面前时,有的人甚至尿失禁,裤裆处‘哗哗’的流出骚臭的屎尿来。

    “你,过来。”吴悔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个最开始和自已叫嚣的世家公子哥道。

    “我?”那世家公子哥全身一震‘扑嗵’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道:“大侠饶命啊,饶我性命啊……”

    吴悔轻笑一声,他知道像他们这些世家公子哥,都是那种二世祖,除了吃喝玩乐之外,更是贪生怕死,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杀了这个世家子弟,而是上前两步拎起他的脖领后,“啪啪”正反的抽了这个公子哥十几个耳光。

    “哗!~”满口大牙被吴悔特意用真气的抽打下,一颗不留的掉得满地都是。

    “以后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说完后,他轻轻一推,这世家公子哥就被推回到了人群之中。

    没有人敢说什么,甚至这公子哥的四个奴仆都没敢有任何造次。

    整条街道上已经被大量的士兵团团围住,几百弓箭手蓄势待发,目光紧盯着月满楼的门口。

    吴悔站在窗口扫了一眼外面的阵势后,眉头一皱,叹道:“大哥二哥,我们从后面走吧,走前门太过招摇了,我暂时还不想与官兵作对。”

    “我们听你的。”海氏兄弟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走。”吴悔大手一吸,海氏兄弟竟然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他抓在手中,紧接着,吴悔一个跳跃就冲出三楼楼顶,夹着海氏兄弟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借着后面湖水的反弹力道,几个起落就消失在月满楼的后方。

    直到此时,月满楼内的大多数人才松了一口气,当然,此时他们心中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少年是谁?哪个门派的?

    月满楼后堂的一间暗室中,当一名刺客悄声的在三少爷耳边耳语几句后,三少爷气得当场拍碎了身边的实木茶桌,怒声道:“给我查,给我飞鸽传书请刺客团的长老过来,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__

    一个月后,京都长安月满楼的血案传遍了整个中原江湖,甚至连皇帝都知晓此事。

    江湖中各种版本的谣传四起,什么那少年是某个世家的公子,什么那少年是江湖上某某大人物的儿子,更有甚者,传言那少年是‘琉球倭国’的刺客,总之,一传十,十传百,但哪个传的也不是真的。

    一个月后,依旧是京城长安城。

    位于长安城东南角有一条街,这条街道没有名字,也算不得主干要道,距离城里的繁华闹市相对比较远,不过听说曾经昏君皇帝有一个亲兄弟居住在里面的府坻之中。

    不过世人都知道,昏君帝的几个亲兄弟都被没有人性的杨广干掉了,所以这条街道近些年来也随之荒废落寞,而街道深处的深宅大院,更是荒草丛生,落破不堪,甚至附近的居民经常能听到鬼哭狼嚎之声。

    然而,就在一个月前,一个世家子弟搬进这处府宅,又是几天过后,府宅内的下人仆人也陆续增多,开始把整个落破的府宅打扫得焕然一新。

    与此同时,府宅对面的两个居民住宅也被高额盘下,并且重新装修了门面,听说要开设医馆药铺和丝绸庄。

    整整忙碌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内,附近的闲散居民也被这府宅内的老爷花高价聘请过来帮忙,当然,这些普通的居民并没有见过老爷,只见过一个四十左右岁的管家,所有人都叫那管家为‘文管家’。

    大业十一年,农历九月初八,京城的各大街道人突然多了一群人,这群人统一穿着一种款式的长袍,那长袍的后背上绣有‘吴’字,很明显,他们都是这个‘吴府’的家丁。

    当然,服装的统一还不是最稀奇的,最奇怪的是这群下人每人手里都拿着厚厚的一沓黄纸,那黄纸上只写了几句话,并且还标有路标。

    “天下第一镖局‘流云镖局’在农历九月初九正式挂牌营业,天下第一绸缎庄‘锦绣绸缎庄’开业,‘回春堂’医馆正式成立,立求为百姓谋福泽。”

    短短的几句话,虽然并没有说一些华丽的语言,但前面那两个‘天下第一’却是一下子就把整个长安城震动了。

    “江湖之中,谁敢枉称‘天下第一’四个大字?天下第一意思太明显了,那就是整个天下独一份,整个行业排在最前面的呀。”

    所有‘吴府’的仆人家丁把那应该算得上‘广告’的黄纸散发到京城的各个角落,不论是酒楼还是客栈,甚至妓院都送去了一份。

    普通老百姓觉得这事儿稀奇,官府也觉得这个什么‘流云镖局’弄得新鲜,而江湖中人则是感觉到古怪。

    “流云镖局?”

    但凡是十六年前就出道的老江湖就知道‘流云镖局’呀,那可是江南第一镖局,总镖头‘燕开山’钢筋铁骨,走镖无数次没有失手,但最后一次却因为保那‘剑丸’的镖,而丧失了性命,也包括他全家老少几十口的性命啊。

    这个姓‘吴’的为什么把镖局叫‘流云镖局’,他和十六年前被灭门的燕开山有什么关系?

    “腾腾腾”无数只信鸽从长安城中腾飞远去,那些设在长安分站的各大世家,各大门派,各路英雄们均是以飞鸽传书的方式将这一消息告之远在千里之外的各路掌舵者。

    初八白天刚刚发完传单,到了晚上的时候,京都长安城开设‘流云镖局’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

    没错,就是传遍了大江南北,甚至整个中原的大多数江湖门派都知晓此事,一时间,那些在十六年前参与劫镖的各路人马,均是感觉到一丝丝阴霾,甚至他们感觉到,‘流云镖局’的重现江湖,就是要报复他们这些做了亏心事的小人。

    __

    江南,慕容山庄。

    “通知老三,给我密切注意流云镖局的一举一动,查出镖局的幕后之人。”山庄的一间暗室内,一个盘膝而坐,身体上散发着浓烈阳刚之气的六旬老者一挥手,站在他身边的黑衣人就退了出去。

    也就在那黑衣人退出去的同时,这六旬老者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流云镖局?当年你自食恶果,现在又锋芒毕露?真是可笑,可笑……”

    苏州,天雄帮所在地。

    “派探子打听这个流云镖局的一切底细,哼,燕开山都死十六年了,我就不信还有人会替他报仇。”浑厚的声音在天雄帮的正殿内响起,紧接着二十几个劲装大汉就余贯而出。

    洛阳,中原江湖第一大门派‘万象门’所在地。

    “看来中原江湖又避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了……”万象门当家门主看着手中的飞鸽传书后,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巴蜀’之地(四川境内)的唐门,五毒教均是收到了‘流云镖局’即将开张的信函,甚至整个中原最大的宗教所在地‘少林寺’亦是如此。

    一时间整个中原武林风起云涌……

    九月初八深夜,长安城东南街‘吴府’的地下室内,海文与海武目光烔烔的看着摆放在面前的一粒丹丸。

    “此丹丸名为‘大还丹’,一粒之功抵百年苦修,不过你二人修为尚浅,根本无法服用一粒,现在我把此丹丸一分为四,你二人各服四分之一,等今夜你们全身经脉贯通成为先天高手后,我再慢慢教导你们如何修道,开始吧,我替你们护法,明天也许会有一场恶战,还需要你们二人给我出头呢……”吴悔淡淡一笑,随手一捏之后,那丹丸竟然一分为四,并且扔进了早已迫不急待的海氏兄弟嘴里。

    __

    收藏到书架啊,兄弟们。

    本書源自看書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