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三十七章:你的命,天注定

    第三十七章:你的命,天注定

    袁天罡竟然与吴悔互卜生辰八字,吴悔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把生辰八字用口述的方式说了出来。

    他没有袁天罡那么高级别的道术,也不会用真气将数字凝结成实体,所以只能以口述的形式,如实的把生辰几何全部告之。

    占卜说俗套一点就是算卦,可是他吴悔哪里会算?李世民当皇帝那是史书上写的,可不是他算出来的,所以当袁天罡的生辰八字消失后,吴悔也没有任何举动。

    而袁天罡则与吴悔恰恰相反,当吴悔刚刚把生辰八字说完的时候,袁天罡的大袖一抖,一块八角形的铜盘就出现在手中,那铜盘正面是阴阳图形,而反面则与写着“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大字,那八个字闪着金光,并且袁天罡也念念有词,咬破食指后,直接把精血滴在方盘之上。

    “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巽为风,坎为水,艮为山、、离为火、兑为泽,天地阴阳,排~~~组~~~开~~~”

    “嗡”的一声,整个八卦盘竟然剧烈的抖动起来,八个字也在方盘人急速的旋转着。

    “太神奇了。”吴悔与海氏兄弟三人看得目瞪口呆,明明那方盘是个死物,但现在却活了起来,就好像有生命一样,把吴悔的生辰八字排列组合着……

    “嗯?”

    正在吴悔等人目不转睛的观看那八卦盘的时候,施展术法的袁天罡突然眉头一皱,似乎那卦象他没有弄懂一般。

    与此同时,那八卦盘抖动得更加剧烈,八个大字也似乎受到某种压力一般,想缩回盘内。

    “这卦象怎么回事?”袁天罡轻喝一声,再次滴上一滴鲜血,并且摧动法力,想将八个字稳定下来。

    然而,异变就在袁天罡的第二滴鲜血滴在八卦盘时突起,不知什么原因,明明是万里无云的晴空下,竟然瞬间生起翻滚的乌云,那乌云中电闪雷鸣,一条条闪电像蛇一样穿梭其中。

    可能是连他袁天罡自已都没想到会有如此异变,随着八卦盘的颤抖,袁天罡的身体也跟着抖动起来,并且他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向着八卦盘上释放着。

    不,不能叫释放,只能叫吸收,是八卦盘在疯狂的吸收着袁天罡的真气,像要抽空他的身体一样。

    “这……这……”袁天罡的双眼已变得血红,表情更是像喝了辣椒水一样,喜怒哀乐不停的变幻着。

    “天……天……天地色变,这卦……这卦……这卦我算不了。”

    “腾腾腾……”袁天罡突然倒退数步,‘哇’的一声,就喷出大口鲜血,而那八卦盘也是脱手而飞,直接被他抛向了乌云之中。

    “滋~~轰!~~”就在那八卦盘进入乌云时,无数道电蛇直接轰在了上面。

    “大哥、二哥,小心……”看到那闪电余势不减,竟然向着地面轰过来时,吴悔一个箭步腾空跃起,快速的掠着被吓傻的海氏兄弟挪移出去。

    “轰……”那闪电似乎要毁灭天地一样,直接轰在了马车之上。

    天地之威~!

    那闪电就是天地之威,没有人能阻挡得了,所以马车与几匹烈马毫无疑问的被劈成了碎片。

    “啪”的一声,闪电落下的同时,那乌云中的八卦盘也碎成了八块,散落一地。

    片刻之后,乌云很快散去,就好像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般,而吴悔等人也心有余悸的来到了零碎的马车处,海氏兄弟开始寻找车上的物品,吴悔却一言不发的看着站在远处的袁天罡。

    此时袁天罡头发散落,面色煞白,身体还是轻微的抖动着,当然,他也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吴悔。

    “袁天师,您……没事吧?”吴悔问道。

    袁天罡深吸一口气,勉强的平静下来后,才对着吴悔轻笑一声道:“吴小兄弟,你知道我从你的卦象中看到了什么吗?你知道我这一卦算出了什么吗?”

    “小悔不知,还请天师指点。”吴悔虽然震惊,但还是心平气和,必竟灵魂都穿越到这个隋唐年代,还有什么能让他接受不了的呢?

    “我看到了仁义、正直,也看到了血腥、残暴,你这一卦叫逆天之卦,你的命,天注定,老夫失算了。”袁天罡说完后,竟然对着吴悔微微鞠了一躬。

    “什么意思?我不懂。”吴悔疑问道。

    袁天罡苦涩一笑:“我也不懂,只是你的命格连我都无法测算,也只能解释另有玄机,我本来打算这一卦卜过之后,让你这个拥有天地灵体之人加入我天机宗,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吴悔听到袁天罡的话后,心里一动,这袁天罡真的打算让自已加入他的门派,可是为什么不可能了呢?

    然而,还没等吴悔发问,袁天罡就笑道:“我天机宗历代以卜算‘天机’为已任,从古至今还从未有失算的时候,而那块八卦铜盘更是开山祖师留传下来的法宝,现在祖师法宝已碎,而你的命格亦属‘天机’,所以我天机宗与你无缘,况且你的卦象中存在强烈魔性,我们后会有期吧。”袁天罡说完时,整个身体已经凌空飞起,与此同时,他大袖一卷,那碎成了八块的铜盘也被他收了起来。

    “后会有期。”再次对着吴悔抱拳后,袁天刚已经瞬息百里之外。

    看着袁天罡消失后,吴悔自嘲的摸了摸自已的鼻子,自言自语道:“我的命是天机?你这老家伙到底说没说实话呀。”

    “三弟,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魔啊神啊,这袁天罡和那仙子都会飞呀,他们都是修道的神仙?”海文和海武已经把没有破碎的物品捡了起来,站在吴悔的身后,眼神之中带着渴望与羡慕。

    “什么神仙。”吴悔瞥了瞥嘴:“只不过是会一点法术的修道者罢了,咱们走吧,兰儿在那个仙子里那,我放心。”

    “怎么走啊,马都死了……”海武闷声闷气的回答道。

    “步行,到前面的镇子买几匹马。”吴悔说完后,当先的向前走去。

    __

    兰儿虽然被端木仙子带走,但吴悔却并没有伤心,只不过多了一分挂念。

    十几天后,吴悔三人终于到达了大隋都城‘长安’,并且吴悔在这十几天内也把那‘笔记’完全看完。

    原来所谓的道门,就是中原各大修道门派的统称,他们以降魔卫道,斩妖除魔为已任,与魔门势同水火。

    整个中原境内隐藏的古老修道门派竟然有十数家之多,什么‘苍月派’、‘天机宗’‘一元宗’‘三清宗’、‘蓬莱宗’等等……而这些宗派大都隐藏在山林或海外仙岛。

    这些修道门派还组建了一个‘道盟’,由各大宗派抽调的长老或杰出的弟子充当道盟的领袖和执事,其中‘一元宗、三清宗、和蓬莱宗,’这三个门派的长老为最高掌权人,下设多个部门机构,统领整个修道门派共同进步,当然,道盟也并不是空架子,整个道盟内部听说有天级的修道秘典,还有古人留下的法宝,所以能进入道盟内部,是每个修道者的第一目标。

    吴悔把修道的门派叫成了“圈子”,那道盟就是修道人的圈子,他们每隔十年就会让各大门派举行一次选拔大会,选出杰出的人才加入道盟。

    除了选拔大会之外,还有什么赏灯会,什么练丹会、练器会,新人斗法会,甚至还有鸳鸯会,总之,花样繁多,整个圈子内部多姿多彩。

    整本‘笔记’上记载道门之事颇多,而魔门的却只不过是寥寥数笔代过,并没有详细记载。

    __

    长安城非常繁华,歌舞升平,吴悔与海氏兄弟三人此时端坐在一个名为‘月满楼’的酒楼内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着歌舞。

    “三弟,那个跳舞的娘们儿叫‘燕飞儿’,京城第一冷面舞娘,这燕飞儿以冷艳惊绝,气质无如伦比,听说有不少达官贵人一掷万金,想与燕飞儿一夜风流,但都被燕飞儿拒绝,而这月满楼也不简单,好像是江南某个世家开设的,就连官府都不敢动,也不敢惹。”海武一边说着话,一边看着那燕飞儿的大胸脯,此时他的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当然,不只是海武失态,整个酒楼内的大多数酒客都因为那燕飞儿的舞姿而失态,有不少人甚至手捧着黄澄澄的金锭子,不停的向着舞台上扔。

    吴悔轻轻一笑,抿了口酒道:“二哥,如果你喜欢的话,何不夜探酒楼,把那娘们儿拿下?”

    “呸。”海武呸了吴悔一口,翻着白眼道:“你二哥我又不是白春花那采花贼,况且整个酒楼卧虎藏龙,就怕我进来出不去呀。”

    “是啊,也不知道老白到底在哪?”吴悔暗叹一声,几天前他曾去过当初留下字条的酒楼内,但那酒楼的掌柜的称,老白并没有去。

    这时候海文在一旁插口道:“三弟,那个李将军让你组建秘营,拉拢人马,你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吴悔刚要回答,话只说到一半时,整个酒楼内却突然暴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紧接着一个体态臃肿的中年胖子就走上了舞台笑道:“老规距,谁说的笑话能把‘飞儿’逗乐,谁就能与她共进晚餐。”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