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二十四章:不堪一击

    第二十四章:不堪一击

    狼神格桑的出现,使整个城墙上出现了短暂的骚动后,便是寂静。

    没错,整个城墙上寂静无声。

    皇帝身边虽然有几个高手,但还需要保护他,而那些普通的武将根本不是其对手,所以也没有跳将出来鲁莽应战。

    至于那些江湖好汉们,有的则不屑一顾,有的害怕格桑的威名,更有一些人纯是看皇帝杨广热闹的。当然,好汉们即使想出手跳下去教训那个什么狼神格桑,也要先征得人家官方的同意呀,所以一时间有几个好汉跃跃欲试,不时的向着杨广所在的方向张望着。

    杨广的脸色特别难看,在这种节骨眼上,自已一方将士竟然挑不出一个敢去应战的人?他这皇帝的脸都丢光了。,当然,他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踢出一个去应战,必竟天朝天威不可失,打成平手可以,绝对不能败的。

    “哼。”忍了半天的杨广重重的哼了一声后,正要低下头与各位武将商量对策的时候,城墙百米处突然传出一声长笑,那笑声中似乎还带着稚嫩的童音,紧接着一个枯瘦少年脚尖一点,无声无息的滑落在那个狼神格桑的对面。

    “好轻功。”杨广兴奋的站了起来,并且握着拳头夸奖了一句,继续说道:“这少年是哪个门派的?如果今日能胜出,我封他为将军,赐他所在的门派良田万顷。”

    杨广话音一落,城墙下的少年也说话了,他咪着眼睛近距离的打量了几眼格桑后,突然冷笑道:“长得真像,似乎上天给我机会杀你两次一样。”

    格桑的脸部肌肉一阵抽动,带着强大的疑惑问道:“什么意思?报上名来。”

    “没什么意思,很久以前我杀过和你长相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也是坏人。”少年的声音渐渐变得阴冷,双拳也握得紧紧的。

    格桑一阵错锷,别人长得和他一样那是别人的事儿啊,和他有什么关系?至于你这少年冲动的跳下城墙吗?

    “是坏人又怎样?”格桑后退一步,全神戒备起来,虽然面对的是一个瘦弱少年,但他还是全神戒备着,因为他感觉到了这少年强大的真气已经外放。

    “那就该死!”少年突然原地暴起,全身上下缠绕着一层若隐若现的紫色气流,像一道闪电般的冲向了所谓的狼神格桑。

    “呼~”突厥大帐中的突厥国师猛的站了起来,两只眼睛不停的闪着精光道:“传说中的天地灵体!”

    坐在杨广身边的肖仙长也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若隐若现的紫色气流。

    “肖仙家,怎么了?”杨广看到肖仙长突然间站起来后,心里生出了强大的疑团。

    “陛下。”肖仙长淡淡的摇了摇头道:“那个少年我要了。”

    “哦?为何?”杨广饶有兴趣的问道。

    肖仙长一笑:“天地灵体,而且他入道了,只不过刚刚步入而已,可能连他自已都不知道。”

    “他入道了?”本来还笑呵呵的杨广差一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入道代表什么?代表寿命无限增长啊,城墙下那一个弱不惊风的少年竟然步入了道的门坎?太不可思议了。

    “嗯,真气外溢,而且呈淡紫色,正是入道的表现之一,当然,如果他没有好的师承,没有一定的机遇,那他今后也不会有太大的造化的。”肖仙长说话的时候,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吴悔,此时此刻他似乎拣到了宝贝一样,嘴角始终带着笑意。

    与此同时,突厥大帐内站起来的突厥也一脸灰色的坐了下去,只不过他在坐下去的时候却突然说了一句:“格桑败了。”

    “败了?”突厥可汗正在寻问突厥为何如此断言时,战场上的少年也与格桑彻底的碰撞在一起。

    “砰~~”格桑的身体像泄了气的皮囊一样抛飞出去,并且他的嘴角狂喷着大量的鲜血。

    “再杀你一次,我依然这么狠,不堪一击!~”少年在那格桑还没有落地的时候,脚尖轻轻一点,竟然踩着十几丈高的城墙如蜻蜓点水一般,返回了城墙之上。

    “哐当”一声,格桑实打实在砸在了突厥大帐之前,七窍之中流着血液,心脏部位塌陷下去,完全是一击毙命!一代狼神格桑就此陨落。

    “嘶!~”双方各自的营地之中,发出一阵阵倒吸冷气之声过后,再次进入寂静状态,似乎他们不相信自已的眼球一般,似乎他们不相信只用一招就结束战斗一般。

    站在城墙上的吴悔,面无表情的整理了一下自已的衣襟,没错,刚才出手的少年就是他。

    他并不是人前卖弄自已的技艺,也不是要表现给隋炀帝看,而完全是为了一泄一已私愤,因为那个格桑和一个人特别像特别像,而‘那个人’就是前一世自已用汽油所杀的强奸犯。

    也许是瞑瞑自有天注定,也许是苍天安排的巧合,当然,世界上的巧合有很多,长得相像的人也有很多,虽然跨越两个时空,虽然吴悔明知道这个格桑与那个强奸犯根本搭不着边,但冲动的他却控制不住自已的情绪,就好比前一世一样,他无法控制自已的杀人计划和杀人思想。

    前一世他恶魔般的杀了那两个人之后,心境才平静下来,而这一世他又恶魔般的杀了这个格桑后,心境也平静了下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吴悔感觉到自已的念头再次强大,一种舒服的畅快感觉把他全身包裹。

    正在他全然不顾他人惊惧与好奇的目光,闭目养神时,雁门关的张将军走了过来,并且带着赞许的神色说道:“少侠好功夫,陛下请您过去。”

    “嗯?”吴悔猛的睁开眼睛,皱着眉头的看了一眼这个传说中的张将军后,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要办。”说完后,他身体一闪,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下了城墙。

    “呃……”张将军楞住了,这少年这不是在抗旨吗?

    然而,人家抗旨你能把人家怎么样?寻常江湖儿女哪个也不受他朝廷约束呀,就连采花贼老白都想给皇帝戴绿帽子呢,所以说江湖儿女是不能按普通老百姓一样对待的。

    不远处坐着的杨广和众大臣等也看到了吴悔抗旨而走,那些武官也就罢了,并没有说什么,但那些文臣可就不干了,更有几个高呼‘禁武’,什么以武犯忌,历代闹起义的都是练武的。

    文官的叫嚣杨广只不过是一笑置之,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似乎料到吴悔有些举动一般。

    肖仙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吴悔的背影多看了几眼。

    狼神格桑的死亡似乎激怒了突厥人一样,冲锋的号角之声再次响起,四面八方的人群蜂拥而至,密密麻麻的再次展开了攻城之战。

    吴悔没有再上城墙,也没有帮助抗击突厥人,自从回到城下后,他就一直默默的跟在兰儿身边的下手,救治那些伤兵。

    近十万人攻城的场面是壮观的,是震慑人心的,从清晨到天黑,吴悔亲眼所见的死亡将士就有四五千人。

    杨广虽然昏,但却是个好样的,他一直没有离开城楼,从早到晚一直在督战。

    那些江湖好汉也是好样的,虽然他们是为了刺杀杨广而来,虽然有一大部分人把性命丢在了城墙上,但他们依旧没有怨言和悔恨。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波一又波的攻城过后,整个雁门关像死了一般的寂静无声,而忙了一整天的兰儿也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靠在吴悔的怀里沉沉睡去。

    __

    可能是由于连番攻城失败的缘故,疲惫不已的突厥大军终于在今夜平静下来。

    夜已深,悦来客栈房顶之上。

    “你是皇帝身边人?找我干什么?”吴悔警惕的看着这个从天而降,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已客房门外的黑衣人。

    “拜入我的门下,修得无上大道,教你长生仙术。”此黑衣人正是肖仙长,欲收吴悔为徒的神秘修道之人。

    “嗯?”吴悔心里咯噔一下,他早就猜到这隋唐乱世年代一定有修道者,可是没料到隋炀帝身边也有,而且还要入他的门下?难道他能看出自已是天地灵体?

    “你?为何要我入你的门下?”吴悔没有拒绝,毕竟这也是一次让他接触修道知识的机会,只不过他也没有一下子就答应下来。

    “你的体脉是修道的上上人选,如果进我门来,必会得道升仙。”

    “你是什么门?门派叫什么名字?”吴悔并没有被什么得道升仙而惊得不知所措,相反的却侃侃而谈。

    “魔门,传承了数万年的魔门。”肖仙长似乎并不忌讳自已是魔门之人,所以直接说了出来,同时也暗自佩服吴悔的镇定。

    “魔门?原来如此。”吴悔长长的吁了口气,心里暗道:魔门现在支持的一定是隋炀帝,可是三年后隋炀帝身死,李渊建唐,而且李世民身边现在跟着李淳风,那就说明唐朝的后台肯定是道门,到时候魔门会不会被道门灭掉?既然是他们主动找自已加入门派,那自已现在要不要加入这个魔门捞一些好处再说?

    “怎么?这么好的机会你还要考虑?”肖仙长的声音之中带着不高兴道。

    “不是的,我是想问,你是魔门的人,但为什么要帮助昏君皇帝呀,如果昏君死了隋朝灭亡怎么办?”

    “那就不是我们所能管的了,我魔门有门主,有长老,有天煞地煞,有东南西北四圣。我只不过是跟在杨广身边的一个出头人罢了。”

    “那我入了你的门派,是你的徒弟还是其它人的徒弟?”吴悔继续问道。

    “需要长老分配,如果长老同意,做我的徒弟也未偿不可。”肖仙长出奇的笑了起来,虽然蒙着黑纱,但吴悔还是能感觉到他带着笑意。

    “好,我同意入你魔门了,不过……”吴悔话锋一转,突然间对着肖仙长鬼笑了一下。

    本書源自看書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