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二十章:魔门,黑袍人{收藏}

    第二十章:魔门,黑袍人{收藏}

    雁门一线关口守军的素质还是很高的,他们并没有因为看到那八万以上的铁骑而吓破了胆!相反的,士兵中有几个类似兵痞一样的士兵一边叫骂着,一边‘嗷嗷’怪叫的冲上了烽火台。

    范山早已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通知城内驻军,所以高喝一声,下令道:“弓箭手、火油手,击弩上弓,敲战鼓,‘周二乐子’马上带人进城通知大将军,要快。”

    “喏!~”那个叫周二乐子的士兵呼喝一声,点了两个身边的士兵就跳急冲冲的向塔台下跑去。

    烽火台位于整个关口的最高处,同时也是最显眼的位置,而那几个兵痞根本不顾个人安危,动作麻利的爬向了阶梯,当然,他们也极为小心,突厥人臂力极大,最擅长的就是弓箭,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飞来的暗箭就会射穿他们的身体。

    不过今夜的突厥人有点奇怪,那就是他们射出了一箭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而是呈合围队形,开始缓慢的向前移动起来。

    范山冷笑一声,难道突厥人连攻关的常识都不知道了吗?如果让自已把烽火台点燃,再敲响烽火台上的警钟,他们这个关还攻得上来吗?

    然而,正在那几个兵痞庆幸没有被突厥人射死,而刚刚跳到烽火台上时,灾难却降临了……

    一个肥头大耳的秃驴拿着一只骷髅禅杖,此时正盘腿大坐的坐在烽火台上冷笑的看着他们,而他身后则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

    “呀!~”那几个兵痞倒吸一口冷气,这烽火台距离地面近百米,而且上来的通道只有一个阶梯,那他们这三个人是怎么上来的?飞上来的?

    那个少年男子没有让几个兵痞多想,更没有让他们有反应的机会,只见他身体微微一动,像幻影一般闪到几个兵痞身边迅速出刀,然后随即收刀。

    从出手到收刀站到光头的身后,也不过分秒之间罢了。

    “咕噜~~~”三个人头滚下了烽火台,甚至三个兵痞的眼睛都没有合上。

    “啪啪啪……”三个人头掉下去的时候,像烂西瓜一样,顿时被摔成了一堆碎块。

    与此同时,突厥骑兵的令旗也挥了下来,只见西北方密密麻麻的士兵拿着皮革制成的盾牌和木制梯子,疯狂的向着防线冲刺过来。

    “烽火台上有敌人。”范山震惊的抬起头看向了烽火台,他之前那种强烈不安再次袭上心头。

    “再去登台,全力备战。”范山只感觉后背嗖嗖冒冷气,能不声不响的登上百米烽火台,那最少也是先天高手吧?

    此时炸火台上的光头缓慢的睁开眼睛,冷笑了一声道:“冰儿、虎儿,你们下去吧,一柱香之内,我要你们配合大师兄打开第一道关口。”

    “是,师父。”男子和女子躬了躬身子后,直接从烽火台上跳了下去。

    “射!~”范山早就注意炸火台上的一举一动呢,所以当两道人影飞下来时,他果断的下达了射击的命令,并且其它守关士兵也万箭齐发,射向了西北方冲过来的突厥士兵。

    “噗噗噗……”无数道利箭划破夜空,射向了突厥士兵的身体之中与盾牌之上。

    少年男女并没有被利箭射中,二人展转腾挪,几个呼吸之后就落入了人群之中。

    “哥,我们比比看谁杀得多,看谁先打开这道关口。”那个叫冰儿的女子娇笑一声,利剑瞬间出鞘,当头就对着几个扑过来的士兵劈了下去。

    “哈哈,好,谁输了就给谁洗三个月的衣服。”虎儿一边狂笑,一边用快刀收割了几个士兵的生命。

    “一言为定,你可不许反悔。”冰儿哪里有一点女孩的样子?几个被她劈下来的人头滚到她脚下,她的眼睛都没眨一下。

    “赤冰、赤虎?”范山隔着老远就看出来这一男一女的身份,这对兄妹乃突厥王爷‘赤哲威龙’的一对龙凤胎,传说中这对龙凤胎出生后就随他们的国师学艺,而且纵横漠北,武艺高强,在漠北少有敌手。

    “既然他们都来了,那下面的骑兵难道是突厥大汗带队?烽火台上的人是突厥国师?”范山只感觉喉咙发干,突厥国师是传说中的术士,比先天高手还要历害的邪术高手。

    范山只是楞神了一瞬间,那赤氏兄妹就已经斩杀过百士兵,而且自始至终,那些普通的士兵根本连这兄弟的衣角都没碰上。

    “赤虎,赤冰,休要猖狂,我范山前来会你一会。”范山知道普通的士兵在这兄妹的眼里就是活靶子,所以怒喝一声,飞身前去。

    “哈,原来是快刀范山,早就听说你使得一手快刀,今日我赤虎会你一会,看我们谁的刀更快。”赤虎像是发现了猎物一般,几个纵跃就跳了过来,与范山对战在一起。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中原服饰的中年汉子由云州城的方向飘然而至,手中还提着三颗血淋淋的人头。

    “啊,是周二乐子。”几个守卫在雁门关下的士兵看到了那三颗人头正是刚刚回去送信的周二乐子三人。

    “呵,小师妹,师兄助你一臂之力,今天的赌约你赢定了。”这中年男子,单手轻轻一甩,三颗人头像三枚炸弹一样,直接砸在了守在关下的士兵之中。

    “砰!~”强大的劲气把周围的士兵直接砸飞,而且中年男子速度加快,一道道剑气当空斩下……

    两千的守关士兵迅速在减少着,赤冰与那中年男子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在一颗颗人头,一具具尸体,一道道血流的映照下,整个雁门关犹如人间炼狱,血腥之气直冲云宵!

    范山勉强应战,如果不是凭借他多年的战斗经验,他早就被赤虎斩于刀下了,此时他身上多处受伤,两只眼睛像冒了火一样,每看到一个士兵倒在血泊之中时,他的心就会抽痛一下,这些兄弟可是跟了他十几年的肝胆弟兄啊,就这么被屠杀了?

    “哥,我可要打开大门啦,哈哈,我赢啦。”赤冰在中年男子的保护下,开启了石制的门栓。

    “不!~”范山仰天一吼,身体里最后的一丝力气被他抽离出来。

    “砰”的一声,赤虎被范山的暴发震得后连连后退三步,而范山也找准机会,再次怒吼一声道:“弟兄们,为了我们的家,为了我们的乡亲,拼了……”说完后,他直接跳下了城墙,冲向了大门。

    “拼了……”只剩下几百人不到的士兵也不管那些阶梯而上的突厥兵了,一股脑的向着下面冲了过去。

    “哼,找死。”中年男子冷笑一声,右手轻轻一缩,一颗钢珠就从他袖口中掉落在手上。

    “死吧。”钢珠脱手而飞,带着一道破空的劲气,直接射向了范山。

    “砰!~”半空中的范山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就被钢珠打中,紧接着身体瞬间炸裂开来,一堆堆碎肉和血沫漫天都是。

    大隋雁门守将副都校尉范山—卒!

    “咔咔咔~~~”机关缓缓开启,无数突厥骑兵蜂拥而至,而余下的那些大隋士兵瞬间被泯灭在突厥骑兵的铁蹄之下……

    大业十一年八月,雁门关第一道防线大隋守关将士无一生还,全部战死!

    “传我命令,一路大军包围雁门关,其它两路,我要你们在三天之内,荡平云州各处城池,出发……”一个身穿一身黄袍,骑着白色骏马的突厥天可汗意气风发的大手一挥,整整三十万的铁骑大军迅速兵分两路分散行进。

    ————

    李太监五指滴血,手里抓着一条被折断的臂膀,站在房顶之上疯狂的狞笑着。

    “苗凤天啊苗凤天,你也有今天?当年你连吕家的婴儿都不放过,你早已没了人性,不就是老婆跑了吗?你就灭了吕家的门?你今天这是报应,报应啊……”李太监明显受了重伤,说完后,嘴里的血沫已经把前胸湿透了。

    “呵,你五脏破裂,经脉寸断,这才是报应吧,你这个没种死太监。”苗凤天不甘示弱,虽然整条膀子都被扯掉了,但他依然站着,只不过身体有些发晃,似乎来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一样。

    “我没种?哈哈,也许你还不知道吧?当年你杀害吕家的那对龙凤胎,其实也姓苗,那是你苗凤天的种,哈哈哈,是你亲手杀了自已的孩子,你这个白痴,哈哈哈……”

    “什么?”苗凤天差点载倒,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太监。

    “你老婆在偷汉子之前就怀了两个月的身孕,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哈哈哈。”李太监得意的狂笑起来,笑声传遍了整个雁门城。

    “苗兄,休要听他胡说,杀了狗皇帝再说。”两个背着古剑的剑客落在了苗凤天身后,并且缓缓的将真气渡了过去。

    “哼,尔等井底之蛙也配刺杀陛下?”李太监说完后,低下头看了院子中的内室一眼,朗声道:“陛下,恕老奴不能陪伴您左右了,老奴去了……”说完后,李太监全身一荡,疯狂的扑向了苗凤天。

    “找死。”其中的一个剑客兀地上前一步,全身劲气一鼓,浩瀚的罡风直接拍在李太监的胸口之上。

    “噗……”李太监的整个身体一胀,直接暴成了一团血雾。

    “李公公,朕会为你报仇的。”内室之中传出一声轻轻的叹息,紧接着,大门开了一道细缝,一个全身裹着黑袍,头戴斗笠的黑影轻飘飘的闪了出来。

    “江湖中的先天高手吗?怎么才三个?我明明记得来了四个的?嗯,先把你们收拾掉再说吧。”这黑袍男子轻描淡写的说完,整个身体已经站在了苗凤天三人的面前。

    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到达苗凤天三人面前的,一个人都没有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