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十九章:大军压境[求收藏]

    第十九章:大军压境[求收藏]

    ‘天音孤客苗凤天’,先天绝顶高手,成名于三十年前,此人亦正亦邪,脾性孤傲,独来独往,行踪飘忽不定。不过此人却不在中原英雄榜之列,毕竟英雄榜是撰写‘英雄’的,而苗凤天却不是英雄,三十年前现于中原江湖,弹得一曲煞气天音,传说中他弹出来的琴音可杀人于无形,就算几百米之外,被他那琴音气劲打上,都将必死无疑.

    李太监一声暴喝,全身真气一胀,双手用力向前一拍,‘砰’的一声,那琴音所发出来的劲气就与李太监的真气对个正着。

    “哧!~~”先天高手所散发出来的真气,哪里是那些普通士兵能抵挡的?所以二人交手瞬间,皇帝身边的十几个护卫就被劲气硬生生的震飞、吐血、毙命!

    杨广面色狂变,古井不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骇的表情。

    “保护陛下进内室,快。”李太监用着根本不容反驳的语气,直接对着另外几个太监下达命令道。

    另外几个太监打扮的人看样子也是高手,几人动作干净利落,两人分别架着皇帝,一人挡在皇帝身后,几个起落后就成功的闪进了内室之中。

    看着皇帝进了内室,李太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并且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好像苍鹰一样拨地而起,一缕缕银发随风飘舞,手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柄三尺三寸的龙纹宝剑。

    “李和,天下大势所趋,昏君无道,民不聊生,你何苦助纣为虐?难道你没看到吗?这天下间的英雄就算拼着一死,也要前来刺杀,他们为的是什么?”声音悠悠传来,一个六十几岁,身穿青袍,手持一柄古琴的的老者偏偏而来,由远至近,身形好似溶入风中一样,若隐若现。

    李太监冷笑一声:“英雄?你是英雄?还是这些匪类是英雄?陛下开通运河,击溃吐番、突厥、高句丽、契丹等国,使我中原子民不受战火洗礼,阔疆五万余里,制定科举制度,这些功绩哪一项不是千秋大业?尔等小人鼠目寸光,岂能知晓陛下的千秋大业会给后世带来天大的福泽?”

    苗凤天气势一荡,讽刺笑道:“哈哈哈,福泽到没看到,我看到的却是民间疾苦,到处是反对朝廷的义军,民心民心,他狗皇帝失了民心,还何谈千秋大业?李和,我念在往日情份之上,今日饶你一死,速速退开。”

    “往日情份?李太监讥笑一声,道:“你我在三十年前就已如同水火,还谈什么往日情份?苗凤天,都这般年纪了,为何还如此虚伪?”

    苗凤天的眉头一皱,嘴角轻轻一动:“找死!”说完后,他突然间出手了,只见他五指一开一张,琴声再次响起,而且循环不断。

    “嗡嗡!~”琴声的劲气把院子中战斗的士兵震得东摇西晃,就连那些江湖好汉都憋住一口闷气,强行的扯下布条,塞上自已的耳朵。

    “哈哈,你除了会弹琴,你还会干什么?就这点能耐吗?”李太监哪里有一丝柔弱太监的影子?此刻的他就好像风中飞舞一般,捥着一个个剑花抵挡那琴音劲气,并且一步一步向苗凤天靠了过去。

    ——

    悦来客栈中,钱氏祖孙与吴悔站在窗口看着大将军府的方向,那悠荡的琴声传遍了整个雁门,并且震天彻地的喊杀声也不绝于耳,所以不只是吴悔等人知道了有人刺杀大隋皇帝,就连普通的百姓都已知晓。

    “是琴音孤客苗凤天,此人先天绝顶高手,三十年前与血洗江湖‘飞刀门’,一战成名,只不过他生性孤傲,而且当年飞刀门乃武林正派人士,所以他为中原江湖所不容,十大门派曾在当年联合下达追杀令,追杀于他,只不过派出去几批追杀的人却再也没回来,后来他渐渐被人遗忘,而十大门派也忌惮此人精深内力,所以再也没有找过他的麻烦。”钱瞎子对着吴悔解释道。

    “血洗飞刀门?难道全给杀了?”吴悔难以置信的反问道。

    “没有,只是杀了当年飞刀门的门主一家三十六口,至于其它弟子则还活着。”

    “是啊,当年飞刀门主有一对刚刚满月的龙凤胎,听说被他活活的扔进了燃烧的房屋之中,这人是没有人性的。”兰儿说完后,脸色都白了起来,显然,她听说过当年的事情。

    “嘘,一家三十六口啊,三十六条人命啊?还有刚满月的婴儿?这是什么仇恨啊……”吴悔有点瞠目结舌,就算自已想要报仇,也想灭了慕容世家,但他却从来没想过对老弱妇儒动手。

    钱瞎子摇了摇头,叹息道:“至于内幕也只有飞刀门的一些长老知晓,只是不知道今天他为何会去刺杀杨广,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把他请来呢?”

    钱瞎子刚一说完,琴声嘎然而止,紧接着一道清脆的笛声就传了过来。

    “他来了。”钱瞎子的全身一颤,脸色突然间变得极为狠辣,道:“小悔,保护好兰儿,如果天亮前我没回来,你马上带着兰儿去扬州江都,包裹内有我留下的一封书信,你们路上再看。”说完后,他也没有过多的解释,竟然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几个起落后,人影已经消失在黑夜之中。

    “爷爷……”兰儿被钱瞎子的突变弄得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眼泪一对一双的哭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来雁门不是找老朋友的吗?看爷爷的样子,好像是去寻仇啊……”吴悔也急了,这钱老头怎么说走就走?

    “我……我不知道啊,爷爷没和我说过他有什么仇人啊,他也没和我说过要见的老朋友是谁呀,小悔,我……我怎么办……”兰儿不会武功,所以急得只能抓住吴悔的袖子,用着无助的眼神看着吴悔。

    “兰儿别急,我跟着去看看。”吴悔知道兰儿希望自已帮助钱老头,所以根本没有考虑自已的伤势如何,就要前去帮忙。

    “可是你的伤……”兰儿被吴悔感动了,她清楚知道吴悔内伤和外伤都很重,是不可以再与人拼斗的,所以眼圈发红,紧紧的握着吴悔的手。

    吴悔感觉到手上的温暖,看着娇艳欲滴的人间仙子,一时间心旷神怡,恨不得仰天大吼几声。

    “嘿嘿。”吴悔拍了拍自已的胸脯,得意笑道:我身体棒着呢,只是受了点内伤,但真气还在,这天底下能杀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你放心在这里呆着,哪里也不许去,乖乖等我回来,我保证给一个活生生的爷爷给你带回来。”

    “嗯。”兰儿害羞的低下了头,用着小手捏了捏自已的衣角后,突然开口道:“小悔……我等你回来,你还要做我的……我的……”

    吴悔被兰儿那娇羞的样子弄得哈哈一笑,此时他恨不得把兰儿紧紧的抱在怀中,保护这个小鸟依人的人间仙子,然而毕竟二人还没有捅开那层窗户纸,更何况在这个古代社会是最讲究男女之间授授不亲的,所以吴悔只是抓起了兰儿的玉手,温柔说道:“做什么都行,只要和你在一起,呆在你身边,就算是做一个永远的马夫,我吴悔都心甘情愿。”说完后,吴悔身体一跃,快意的放声长笑,渐渐的飘然远去……

    “小悔,其实我想让你做我的相公……”兰儿心里默默的想到这里时,脸都快滴下血来了。

    ——

    雁门的刺杀还在继续,除了那些江湖豪客之外,接二连三的又来了三个先天高手,一时间喊杀震天,血流成河。

    位于雁门五里之外,就是雁门关的第一道防线关口,这关口只距离云州五里而已,虽然不大,但一有战事发生,这里就成了险地,也成了通知整个雁门的烽火台,平时守卫在这里的士兵都是轮岗制,每一批守卫在关口的士兵是两千人。

    当然,一个小小的关口,后面是天下九塞的雁门关,四外还有长城,所以并不担心有突厥骑兵攻关。

    ‘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并不是夸张出来的,别看只有两千人守卫在这个的关口,就算是来十万突厥骑兵,他们一时半刻也无法攻破。只是真的攻不破吗?如果有内应里应外合呢?

    没错,如果有人里应外合,那这第一道防线关口就形同虚设,好比突厥自家大门一样,轻松直入。

    城内的喊杀声也给第一道守关的守卫带来了一阵阵急燥,他们并不知道城内发生了什么大事,但也不能擅离职守,所以只等天亮,换岗时间一到,他们自会知道城内今夜到底是怎么了。

    今夜守在一线的主将乃大将军旗下副尉都统‘范山’,四十几岁的范山一向沉着冷静,而且刀法过人,乃大将军最得力的干将之一。

    “将军,用不用派人回城看看?”范山身边的一个士兵担扰道。

    范山一挥手:“不必了,还有几个时辰就天亮了,而且城内有大将军在,还有近五万的将士在,应该不会出大事的,命令弟兄们精神点,今晚我的右眼总是在跳,我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

    “嘿,将军多虑了,能有什么大事?突厥人远在漠北,咱们这雁门关铁桶一般,既使有江湖人刺杀皇上,他们也不会来关口闹事的,必竟咱们可是守卫一方百姓的。”那卫兵骄傲的说道。

    “小心为上,你去巡查一遍哨位。”范山不置可否,中原江湖好汉是绝对不会来关口闹事的,这一点他心里也很清楚,只不过他的右眼总在跳,都说右眼跳祸,所以他心里有些烦乱。

    那卫兵轻笑一声,正要转身而走,突然北方传来一声破空之声,紧接着一只利箭呼啸而至,瞬间贯穿卫兵的头颅,鲜血一刹那就迸发出来。

    范山倒吸一口冷气,单手在腰间一拍,腰刀‘唰’的一下就抽了出来,同时大喊道:“敌袭……”

    “将军,不……不……不好了,你看西北方……”站在高处的一个哨兵颤抖的指着月色下的西北方。

    范山寻声望去,只见月色下,一只长长的黑色骑兵队伍没有尽头,而走在最前面的骑兵已经到达了距离关口的一箭之地。

    范山全身一颤,再次吸了口冷气道:“突厥骑兵,少说有八万以上,快放狼烟,击警钟……”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