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十五章:这就是江湖

    第十五章:这就是江湖

    通往雁门的官道上,快速的行驶着一辆马车,赶车的是一个少年,齐腰的长发束在一起,俊朗的面容上使终保持着微笑。而坐在他身边另一侧车辕上也有一个少年,这少年脸色白晰,俊朗洒脱,比起那赶车的少年还要俊美几倍不止,只不过这少年美中却带有一丝丝妖异。

    吴悔没有等来老白,也不知老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在临行前给客栈老板留了一封书信后,就和兰儿祖孙二人上路了。

    “小吴弟弟,哥哥我在江湖行走多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以后跟在我和爷爷身边不许多事,也不能多话,看你是个当马夫的料,在雁门办完事情之后,江南那一路,你就当一个专职的马夫吧,不过没有工钱,也不管吃管住,一切开销你自已负责。”钱慧兰鬼笑的靠在马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与吴悔聊着天,只不过她此时的样子甚为得意,像是拣到什么宝贝一样。

    “小吴弟弟?”吴悔张了张嘴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钱慧兰只比他大一岁而已,自已没有点破她是女儿身,她倒得意上了?

    吴悔鼓了鼓崽帮子,瞥瞥嘴道:“行行,以后小悔还需要钱小哥多多关照呢,这一路上吃喝拉撒也包在我身上了,谁让我是弟弟呢?是不?”

    “哼,算你识趣,每天晚上,爷爷需要有人帮着揉腿,从今天开始,也一并交给你了……”兰儿得寸近尺道。

    吴悔一咬牙,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行,交给我了。”

    “还有,本小……公子每天晚上要研习医书,你就在本公子身边打下手,帮我点点灯倒倒水吧……”

    “行,这差事好……”吴悔心里美滋滋的,他知道这是兰儿和他闹呢,所以心里畅快至极。

    “还有,最近我在用银针研究穴位,正巧没有练习的身体,你就做我的活人练习体吧……”

    “还有……”……

    吴悔越听头越大,这钱慧兰是个学医的不假,可是竟然想把自已当成练习的靶子,银针倒不用说了,她还要配制各种解毒施毒的药丸,也要用自已来练习……

    一路一直向西北急驰,吴悔顶着烈日,听着滔滔不绝的兰儿,冷汗早已打透了全身,甚至后来,兰儿每说一句,吴悔就要打一个哆嗦……

    “哇,太好了,你竟然都答应了啊,你真是我的好弟弟。”正在吴悔茫然的时候,兰儿一下子从车辕上跳了起来,并且亲昵的挎住了吴悔的胳膊。

    “呃……我答应你什么了?”吴悔感觉到喉咙里发干,就连与兰儿近距离搂抱,他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

    “你答应我让我在你身上试毒啊,还有开刀接骨,还有割断手指再接上啊,还有……还有……”

    “好妹子,我服你了行不行,你别再吓我了好吗?”吴悔眼泪汪汪的看着挎住自已胳膊的兰儿。

    “哼,不行。”兰儿一掘嘴,正要继续说话时,突然间惊叫了一声道:“你叫我什么?你……你……”

    兰儿的小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跟熟透的苹果一样,并且慌乱的把挎在吴悔胳膊上的手臂抽了回去。

    “啊,错了,错了,是好哥哥,嘿嘿,好哥哥……”吴悔的脸也红了起来,无意识的一句好妹妹,就把兰儿的女儿身份点破了,所以一时之间,二人竟然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哼,不和你说了……”兰儿逃似的钻进了马车里面,而吴悔则继续的傻笑着。

    ——

    夜色将至,吴悔三人马不停蹄,急冲冲的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程之后,已经走出四百多里。

    这一日清晨,马车行驶到距雁门关不不远的一处荒山,山下有一条小河,兰儿看到小河之后,非得要吵着去河边洗脸。

    吴悔倒是不急,只不过瞎老头看样子有些急,所以在征得了钱老头的同意后,吴悔三人走下马车,老头也顺便去方便一下。

    “小悔,车上的包里有棉布,帮我拿来,这水好清凉啊,哇,还有‘蛤蟆’呢……”兰儿很兴奋的在河边撩着水,老头则走进树林方便,而吴悔只能继续充当下人,帮着兰儿拿毛巾。

    吴悔也洗了洗脸,一天一夜,还赶着马车,所以他头上全是灰。

    “小悔,你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兰儿望着水里的影子,没有了刚才的嘻闹,语气之中带着些许哀愁。

    “不是英雄榜吗?对了,你们祖孙二人为什么要无聊的去写什么英雄榜?”吴悔反问道。

    兰儿苦涩一笑,摇了摇头道:“爷爷曾经答应一个人的承诺,也正因为这个承诺,害了爷爷一生。”

    “好了,不说那些了。”兰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呆呆的望着水里的清影发呆。

    “你的愿望是什么?”吴悔突然问道。

    “哼,不告诉你,刚才想告诉你,现在又不想了。”兰儿对着吴悔悄皮的伸了个舌头后,一蹦一跳的向马车跑去。

    正在吴悔想追过去的时候,不远处的树林里突然传来刀剑相交的声音。

    吴悔和兰儿的脸色一变:“不好,是钱老伯。”

    “爷爷……”兰儿一声疾呼,撒腿就向着树林里跑去。

    “兰儿,小心,到我背上来。”吴悔不知树林里有什么样的危险,他更不能让兰儿离开自已半步,所以他很霸道的跑到兰儿前面,大手一揽,就把兰儿跎在了自已背上。

    “快去救爷爷。”兰儿出奇的没的挣扎,她知道,自已没有任何功夫,想要救爷爷也只能靠这个少年。

    吴悔轻功早已达到踏雪无痕之境,虽然背着兰儿,但还是在几个起落之后,就跑进了树林之内。

    此时树林之内,一个浑身是血的,身穿破烂铠甲的大隋士兵,正与钱老头背靠背的激斗着十几个突厥人,这十几人身后站着一个虎背熊腰,背着一柄长弓的光头。

    “哼,塞外蛮夷,我中原子民岂是任你等宰杀之辈?今日既然到此,那就留下来吧。”瞎老头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出手极为狠辣,而且非常准确,随着他话音的落下,两个突厥士兵就被他毙于掌下。

    “哼,瞎老头,我们也没想走,是你自已找死。”十几个突厥士兵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去而害怕,相反越斗越勇,全然不顾个人生死的向前冲。

    那个背着长弓的光头冷笑一声,轻飘飘的取下弓箭,然后搭上箭弦,瞄准了钱老头。

    此时正巧吴悔与兰儿飞奔而至,当他们看到那个光头满弓瞄准时,同时大叫一声:“爷爷小心……”

    “嗡”的一声,箭已离弦,带着一声破空之声,迅速射向钱老头的胸口。

    吴悔此时正距离钱老头五米不到,所以他根本来不及多想,身体纵然向前一跳,强大的真气瞬间挥出,他想用单手去接那破空而来的长箭。

    “小悔不可。”钱老头的眉头一紧,惊呼起来。

    “哧~”吴悔只感觉那箭好像是烧红的烙铁一样,当自已手掌上的真气与那飞箭接触的一瞬间,手掌竟然被箭浪震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好强的箭气,这光头的内力竟然如此之强。”吴悔一声闷哼,那箭已经脱手而出,带着一缕血肉‘扑哧’一声就钻进了他的肩膀。

    “小悔。”钱老头和兰儿同时惊呼起来,兰儿更是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

    “好小子,竟然敢空手接我的箭,你们中原果然藏龙卧虎,不过今天你们依然要死!”那光头赞叹一声之后,迅速在后背上抽出三根翊箭,并且同时搭在弦上。

    “爷爷你保护兰儿退到树后,我没事,只是皮肉之伤!”吴悔一咬牙,直接把箭折断,并且就地一滚,拣起了地上的一柄弯刀。

    “小悔……”兰儿咬着嘴唇,看着吴悔那学浸透了衣襟的前胸。

    “呵,小子,如果你还能接下我这三箭的话,今天我可以放你走。”光头再次把弓拉满,狞笑的说完后,破空之声再次传来。

    “大言不惭,小爷我今天取你这秃炉的狗命!”吴悔一声大喝,紫色真气突然一张一缩,全身肌肉快速隆起,就连那流血的肩膀都瞬间止住了血液。

    长箭再次激射而来,吴悔双眼一咪,刀光一闪‘锵锵锵’与那三只长箭碰了个正着。

    “噗”的一声,吴悔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那三道箭气强悍至极,吴悔现在只不过刚刚达到玄无经的三重初级而已,而那个光头明显是个先天绝顶高手。

    在先天绝顶高手的三箭之下,吴悔只是被震得流血而已,可想而知,吴悔现在的真气已经达到了多么骇人的程度。

    “不可能。”那光头被震撼了,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的功夫,在塞外已经是颠峰强者了,就连在中原,那些武林人士听到他的大名,都得落风而逃,可是今天,他竟然连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都杀不死?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留下命来。”吴悔知道机会已来,刀光一闪,迈着凌空步法,身体诡异的越过突厥士兵,当头就对着那光头的脑袋劈了下去。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