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十四章:率性而为[加入书架]

    第十四章:率性而为[加入书架]

    酒是沟通感情的桥梁,瞎老头似乎也是一个嗜酒如命的豪客,刚开始的时候,吴悔还不敢让瞎老头喝太多,可是随着瞎老头一口气连干三碗之后,吴悔就对他另眼相看了。

    这老瞎头明显是一个内功修为达到先天的强者,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夹菜与喝酒的动作却是拿捏到位,有时候吴悔某个表情,这老头都分辩得一清二楚。

    七八碗下肚之后,老头的话明显多了起来,红润的脸色显得他似乎有些醉意,只是吴悔心里知道,这老头就算喝下三五坛,也不一定会醉倒。

    “吴公子,听你的口音应该不是定州本地人吧?”二人此时终于聊到了正题上。

    吴悔点了点头:“我家住在长白山。”

    “哦?关外的?”老头的眉毛动了动,淡淡一笑,继续说道:“不知吴公子去往何处?”

    “江都。”吴悔脱口回答道。

    他所说的江都,也就是扬州城。

    “哦,吴公子也要去江都?”

    “嗯,打算明日一早就启程。”吴悔答道。

    瞎老头叹息一声,道:“江都是个好地方啊,不过路途遥远,天下大乱,吴公子一路要小心才是。”

    “谢谢老伯良言相告,如老伯不介意的话,叫我小悔就可以了,况且我也不是什么公子,对了,你们祖孙二人也是路过定州府吗?”吴悔问这话的时候,还小心奕奕的看了那女孩一眼,只不过刚和那女孩的眼神接触上,那女孩就挥起小拳头,对着吴悔瞪了瞪眼,然后又做了个鬼脸。

    吴悔虽然两世为人,但必竟少年心性,第一眼看到女孩时,就产生了无限好感,甚至他有一种冲动,想要亲亲抱抱这个美女仙子的冲动。当然,他这种冲动并不是淫邪,只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渴望。

    “我们明日要去雁门关,到那里办一件事情之后,也要去江南的。”老头笑咪咪的回答道。

    “去雁门?”吴悔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他知道这祖孙二人的身份,原以为他们也会去江都,可是怎么往西北走呢?

    女孩看到了吴悔紧皱的眉头,所以不高兴的插嘴道:“怎么,我们要去雁门,你皱什么眉头呀?”

    吴悔苦笑一声,并没有因为女孩不善的语气而生气,相反却平淡的回答道:“据我所知,雁门那里不安全的。”

    “哈哈,乱世天下,哪里又是安全所在呢?”老头萧瑟一笑,端起酒碗就一饮而尽。

    “爷爷,您别再喝了,您的身体……”女孩看到自已的爷爷突然之间想起了心事,所以马上劝阻起来,并且不断的对着吴悔使眼色,意思是别再和他爷爷喝酒了。

    吴悔也感觉到这老头突然间有些不对劲,那种伤感的神情并不是装出来的,所以也马上劝道:“老伯,今天我们就喝这么多吧,如果有机会,晚辈再陪你喝上几场。”

    “好吧。”老头摇了摇头,语气一转,轻笑道:“今日与吴公子甚是投缘,如有机会,我们江南再见,兰儿,结帐吧。”

    “老伯,今天这顿酒算我的,不知您二人住在哪里?我送你们过去。”吴悔快速的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了桌角处。

    “哼,你请就你请。”女孩本想掏钱,但看到吴悔抢着结帐时,马上又把手缩了回去。

    “哈哈,吴公子不要与兰儿一般见识,待日后江南相见时,老夫做东,与吴悔子大醉三天,老夫住在对面的客栈,就不劳烦公子相送了,兰儿,咱们走吧。”老头对吴悔抢着结帐的举动并未在意,哈哈一笑之后,祖孙二人缓步的向外走去。

    “巧了,我也住在这家客栈,看来咱们真是有缘啊。”吴悔几步就跑到老头左侧,与那女孩兰儿一起搀着老头向客栈走去……

    ——

    夜已深,吴悔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脑海里始终闪现着兰儿那冰清玉洁的面容,虽然他不相信一见钟情那种鬼话,但此时他真的像着了魔一样,整个晚上,大脑里都是兰儿那扮鬼脸时的样子。

    “嘿嘿,和我瞪眼睛,又和我挥拳头,小样儿吧……”吴悔不知不觉间,突然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后,把烦乱了整个晚上的心一横,猛的就坐了起来:“率性而为,前一世不管干什么都怕东怕西,怕这怕那,这一世我怕什么?杀人都不犯法,强奸犯都只叫采花贼,我怎么这么婆婆妈妈不像个男人?”

    “对,明日一早跟着他们去雁门。”决心一下,吴悔整个心境突然清明起来,丹田处那团蓄积了十几年的真气竟然自动运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瞬间冲进了自已的七经八脉之中……

    “嗡”的一声,吴悔全身一颤,全身肌肉快速隆起,身体里的真气循环不止,一道道气流游遍周身之后,再次汇聚在丹田,并且变了颜色。

    “紫色,是紫色,我念头通达的瞬间,竟然空破了玄元经的第二重,现在真气变紫,不断汇聚浓缩,这不正是第三重境界吗?”吴悔激动万分,三年之前他就达到了第二重境界,但一直都没有进步提升,可是这一次才刚刚出山没几天,今天又碰到了冰洁玉质的‘兰儿’,念头随心所欲之时,竟然突破了。

    “率性而为,没错,婆婆妈妈不是男人,也永远不能有所成就,只有随心所欲,才是正途。”吴悔一下子就想通了,自已虽然一向不愿意回忆前世人生,也刻意的压制自已的念头,即便重生在这个古代,但也一直保持前一世的大半性格,所以才使自已心念无法通畅,而今天兰儿的出现,使自已下了一个追随兰儿的决心,就让自已的修为更加精进,看来我以前真的错了,大错特错了。

    “呵,前一世临死前都说要做个恶人了,可是自已恶了吗?”

    “善也好,恶也罢,善与恶不是想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马克思说得好啊,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光有念头还不行,必须亲身体会,亲自去做才行。”

    想通了之后的吴悔,精神百倍,眼神之中更是透着一种强大的自信,全身真气自行运转,紫色气流无时无刻都在自行浓缩。

    “天快亮了,我这就去西城买一辆马车去。”说做就做,吴悔一改往日那种前怕狼后怕虎的作风,把散乱的头皮一扎,麻利的穿上长衫,挺胸阔步的走出了房间。

    ——

    旭日初升,清晨的浓雾还未散去,瞎老头与兰儿背着行囊从客栈的二楼上走了下来。

    “钱老伯,兰儿,快来吃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吴悔站在客栈一楼,保持着微笑,腰间悬着刚刚买的一柄长剑,身体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亲和力。

    “嗯?”钱老头的眉头轻轻一皱,兰儿也疑惑的看了吴悔一眼。

    “爷爷。”兰儿轻声的叫了一句。

    钱老头摇了摇头,微笑的坐在了吴悔对面,虽然没有眼睛,但还是紧紧的盯着吴悔笑道:“我好像并没有告诉吴公子我姓钱吧?”

    吴悔站了起来,然后深深的对着老头鞠了一躬,道:“钱老伯勿怪,昨日小子见到你们祖孙二人时,就已经猜到老伯应该是江湖上撰写英雄榜之人,只是当时小子心有顾忌,没敢点破,请老伯、兰儿见谅。”

    “那你现在怎么又点破了?”兰儿瞪着眼睛疑问道。

    吴悔坦然一笑:“实不相瞒,昨夜小悔想通了一些道理。”

    “怪不得。”钱老头含笑了点了点头,显然他已经发现了吴悔的修为更加精进。

    “老伯,小悔已备好马车,我想随你们一道去雁门关。”

    “谁要和你一道?”兰儿莫名其妙的看着吴悔大胆的举动,完全与昨夜那吴悔判若两人的举动与言谈。

    “也好,既然小悔不急着去江都,那咱们就一起先去雁门,然后再一路去江南,这一路也能有人陪老夫喝酒了,哈哈。”出乎吴悔的预料,钱老头满口答应下来,并且第一次改口,叫起了小悔。

    “爷爷,带着他干嘛,谁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兰儿嘴里虽然不情愿的撒着娇,但心里面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窃喜,也许是常年和老头呆得无聊的缘故,也许是少女情窦初开的朦胧,总之吴悔主动提起要与他们一路同行时,她心里竟然乐了起来,况且这吴悔坦坦荡荡,那双纯净的眼睛里不掺杂一丝杂质,所以她对吴悔有一种特殊的好感,想要亲近的好感!

    “哈哈,你爷爷我一生阅人无数,虽然眼瞑,但心不瞑,无论是江湖豪客,还是名流富绅,都逃不过你爷爷我的‘心眼’,小悔不是坏人,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钱老头说完之后,大口的吃了起来……

    “哼,跟在我和爷爷身边,你可小心点,本小……公子的拳头可历害着呢……”兰儿差点说漏了嘴,脸色一红,举起了粉拳对着吴悔示威起来。

    “哈哈……”吴悔和钱老头同时哈哈大笑,二人心照不暄的没有点破兰儿的女儿身份。

    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