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三十章 被逼无奈(3)人质

    已经红了眼的洛迪此时顾不得许多了,在德尼罗等人齐力掩护之下,洛迪一下就窜进了驾驶室,但知道对面枪手厉害的洛迪并没有坐在驾驶位上,而是憋屈地趴在了座位底下,这就躲避开了对方的远程狙杀,眨眼之间,洛迪就将车子发动了起来,趴在下面的洛迪用手操纵着离合器、变速杆和油门,从车门边缘稍微探出头去,看准了大致方位,用手狠命按下油门,并且迅速用一个弹夹将油门卡住,而后一只手操纵的方向盘,泼命地向曲仁河躲避的那间破房冲去。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包括正奋力前行的亦非几人,也包括暗中埋伏的李大磊。

    在这辆车刚一移动,大磊就对着车子开了一枪,但无奈从他那个位置根本看不到趴在下面的洛迪,李大磊只想借此一枪暂时制止住对方前行,但那疾驶的车子却毫无反应,几十米的距离眨眼就到,在众人惊诧的注视中,狂暴的越野车疯了一般地冲过了不长的街道,看准位置的洛迪调整好方向,在车子撞向破屋的一瞬间,洛迪‘蹭’的一下从车里窜出,落地之后就势一个翻滚躲避到一处矮墙的后面,尽管洛迪整个人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有点转向,但很快洛迪就稳定住了自己,抬眼之间他已看到那辆越野车如自己预期的那样,狠命地撞进了那间破屋之中。

    “轰!”

    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中,随着一声巨响,那间破房转瞬间就变成了一片瓦砾,腾起的烟尘顿时遮蔽了交火的大片区域,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声爆炸,撞击产生的火花引爆了油箱,曲仁河刚才隐身的地方顿时火光四起、浓烟滚滚。

    这是让亦非等人始料不及的一个突变,刚才还枪声四起的小镇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众人听到的只有着火的地方发出的‘噼啪’之声。

    “仁河!”

    亦非高叫一声持枪就冲了过去,同时反应过来的伊奥诺夫以及德尼罗见势不妙,赶紧集中火力阻止亦非的进一步接近,紧随亦非身后的葛健迅疾出手一把将亦非拽到了一间民房之中躲避了起来,这时候冲过去无疑是去送死。

    密集的枪声再次停息了下来。

    “对面的人听着,你们谁是带队的,出来讲话!”

    整个小镇依山而建,前后长度不过两三百米,骤然平息下来的枪声让在冲突中已极为接近的两边队员都可以很清晰地听到这声喊话,喊话之人正是洛迪。

    亦非从躲避的位置透过缝隙,看到了在那边断墙附近的洛迪,这是亦非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了仇家洛迪,亦非挣身就想出去,但被身边的葛健死死按住:

    “亦非,不能出去,先看看他有什么花花肠子再作打算。”

    亦非强忍心中怒火,拍了拍葛健的肩头,随手卸下已打空的弹夹,换上了一个满弹弹匣,同时低声布置道:

    “所有人注意,迅速占据有利位置,随时做好攻击准备,大磊、大鹏,给我盯死了对面这个混蛋。”

    亦非说完,再次透过缝隙向对面观看。

    见自己的喊话并没引起对面的回应,洛迪冲着身边的队员一挥手,而后躲在矮墙背后再次高喊道:

    “对面的人听着,我没时间和耐心与你们捉迷藏,如果你们还想带回你们的队友,就马上出来谈判,把他带出去。”

    随着洛迪的喝令,两名独立~军的武装人员押解着已经被解除了武装的曲仁河从矮墙后面转了出来,两个押解士兵一个在左一个在后,死抓着浑身泥土、一瘸一拐的曲仁河从后面走到街道上,这两个人手里的突击步枪死死地顶着仁河的后背与太阳穴。

    洛迪驾车直撞过来让躲避在房屋里的曲仁河措手不及,正在疲于应付的仁河听到身后声音不对,还没等他转身看个明白,那辆越野车就破墙而入,曲仁河躲避不及,一下就被撞飞的乱石碎木弹了出去,勉强挣扎起身的曲仁河还没等站稳身形,越野车的二次爆炸又将他震飞出去,这一次没等他再次爬起,已经冲到近前的独立~军士兵上来就将仁河控制住,随即将曲仁河的武装彻底解除。

    “你们看清楚了吗?如果你们想救回你们的人,那就出来和我对话,为表示我的诚意,我先出来,你们看清楚了。”

    洛迪也真是光棍,喊话过后,他先伸出一支空手,随后整个人就从躲藏的位置转了出来,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小街之上一块难得的空地中间。

    躲在暗处的亦非看到曲仁河被绑架着走了出来,心中暗暗长出了一口气,之前亦非等人并不知道刚才的疯狂撞击会带给曲仁河什么样的伤害,每个人即使不说,心里也都做了最坏的预想,当看到曲仁河一瘸一拐的被推搡着走了出来,所有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都放回了原处,起码目前看起来,仁河并无大碍。

    “所有人注意,全力保护仁河安全,大磊,随时击毙一切威胁,做好接应准备。”

    “明白,随时击毙有威胁之人。”

    亦非的耳机里传来大磊冷静的回应。

    亦非现在的所有布置全都围绕着如何能将曲仁河顺利解救出来设计的,暗中布置完毕,亦非对着远处高喊一声:

    “我出来了。”

    随后身形一纵,亦非从那间民房之中跳了出去。

    这是这一对从未谋面的宿敌第一次面对面的当街对立着,两个人一时谁都没有说话。

    “昨晚是你和我通的话吧?你是带队的?”

    尽管对面出来的这个人用丝巾遮住大半个面孔,但听声音洛迪感觉应该就是昨天晚上和自己通话的那个人。

    洛迪在昨天晚间时间阴错阳差地和电话那头的人通话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对面传递过来的仇恨气息,从那时起洛迪就知道了,在基地里沙托夫一时的泄恨之举,惹上一个未知的麻烦,现在的洛迪还无法断定这个麻烦会带给他们多大的影响,但从对方说话的语气中,洛迪知道对方是不会对那个枪杀事件善罢甘休的。

    “没错,和你通话的就是我 洛迪,你要和我谈什么?”

    亦非站到了街道中心,此时他距离曲仁河有将近七八十米的样子,这个距离让亦非无法发动快速攻击行动。

    听到对面的回应,洛迪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他左右看了一眼,继而说道:

    “对面的这位兄弟,尽管在前天晚上我已领教到了你们的手段,你们强悍的攻击力确实让我印象深刻,更让我损失惨重,但现在的局面是你们并不占优,即便我现在不能全部将你们这些人全都困死在这里,但请你相信,我洛迪也绝对不会再让前天晚上的那一幕重演,拼个鱼死网破对我们两家来讲都不是一个好的结果,因此请你告诉你那些暗中埋伏着的、瞄着我的枪手,让他们都谨慎一点,别因为你们某个人的失误或不冷静而铸成大错,进而殃及你们整个小队全体成员的安危,我这既是忠告也是警告,但考虑到我们之间原本并无利害纠葛,因此我不想把事情搞僵,这一次我是真的带着诚意和你谈判的,怎么样,你可以考虑我的建议吗?”

    洛迪并不是有意示弱,他心里想的和他嘴上说的差不多,拼个鱼死网破对他来讲也不是一个好的结果,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到现在并不清楚对方的这次护送行动到底动用了多少人,只凭刚才对面的攻击火力来看,这些人装备精良,战术素养极高,再看对方那有序的移动以及互相之间的策应、协同,洛迪断定在镇外还埋伏有其他的接应队员,因此一旦真的大打起来,自己这边并不见得会占优势,这也是他刚才不顾一切闯进来擒获对面这名被困住的队员、进而以此为要挟进行谈判的一个原因。

    另外,洛迪也深知,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消灭这支护送队,而是他们护送的塞莫诺夫。

    亦非听完洛迪的长篇大论之后,微微点了点头,心底深处,亦非多少也有点佩服对方的勇气,不说别的,就刚才洛迪驾车拼死攻击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想到此,亦非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而后说道:

    “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说说你的条件吧。”

    “这就对了,识时务者方为大丈夫,从根本上来讲,我们之间真的没必要非得兵戎相见,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还会有更加进一步的合作,不过作为一名军人来讲,我是真的很佩服你们这些异国同仁的………

    洛迪的话被亦非抬手打断:

    “洛迪,我告诉你,我们永远不会和杀人犯、土匪合作的,这一点你要清楚,现在我也没必要听你的长篇演讲,你把你的条件说出来吧。”

    闻听亦非之言,洛迪愣了一下,而后尴尬的轻哼一声说道:

    “哼、哼,我要请你认清眼下的局面,现在是你的队友在我手上,只要我稍微脾气坏点,你们就要抬着他的尸体回去了,不光是他,你们这些人能不能走得了还都另说,因此兄弟你还是要谨言慎行,和我说话请注意你自己的措辞。”

    洛迪从没有被人藐视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更丢不起这个人,因此话锋渐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