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四章 风云再起(3)抵达险地

    当这名前来接机的工作人员驾车刚刚驶进办事处的大门,坐在窗边的乐子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楼边的一个侧门闪身出来,紧接着就钻进了紧挨楼门停在那里的一辆车里,乐子赶紧拉开车窗冲着那人高声喊道:

    “秦汉”

    刚刚坐进车内的秦汉闻听这熟悉的声音,立马转身下车,站在门边左右巡视着,他看到了一辆中型的旅行车驶进了院里,那个一身故事的人正从车窗里对着自己招手打招呼。

    车子刚一在院中停稳,乐子就率先从车里跳了下来朝着秦汉这边跑了过来,紧接着梁青、翟明义、小研这些人也都陆续的聚拢过来。

    “我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你小子?怎么你又过来了?感觉你刚从这里离开没几天,是不是想我们了?”

    秦汉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对着乐子的肩膀就是一拳,随后又对着梁青众人打着招呼。

    “呵呵,这倒不错,我们‘雪狼’一队的队员难得凑得那么齐整,没想到你们都过来了。”

    说着秦汉又对着梁青说道:

    “这次你也过来了,足见上边对这次撤离行动是多么的重视,你在这里坐镇我们就有了主心骨了,之前我们这些人几乎彼此都见不到对方的面,许多的信息都无法及时沟通,领馆派过来与我们沟通的联络员也忙的四脚朝天的,几乎顾不上我们,有你在这里就好多了,你居中调度就会将我们这些散在外面的各个点都串联起来,这样一旦有事也好互相接应,不至于措手不及。”

    “秦汉,你不用给我戴高帽,我来到这里也是干活来的,这里我们还不熟悉,也许还没等我们熟悉完,你们就把活都干完了,我们只是在这里站站岗、放放哨就可以了。”

    在异国见到久未谋面的队友,梁青自然是高兴,见面的寒暄让她暂时放下了另一处的亦凡。

    “你错了,事情远没有你们在国内听到的那么简单,这里环境的恶劣、各方关系的复杂真的是远远地超乎我们的想象。”

    秦汉少有的严肃,梁青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

    “一下飞机我就感觉到了,一路上见到那么多的荷枪持弹的武装人员在四处游走,街上几乎见不到多少平民,这就不是好兆头。”

    “先别管那么多了,我们的首要任务不是撤侨吗?只要把咱们的人都安全的护送到指定地点,那我们就大功告成,之后他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我们乐得在一边看看热闹,诶,对了秦汉,怎么没见亦非他们几个?”

    乐子勾着秦汉的肩膀问道。

    秦汉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对面的梁青说道:

    “你们来晚了一步,亦非今天一早天不亮就与领馆那边的安保人员护送的一批机要文件和几名领馆的工作人员前往意国了,这里恐怕要开打了,上边担心南国一旦大乱起来这里的一切运作极有可能就会陷于瘫痪,安全也无法保障,因此需要在意国那里设立一个临时的应急中心,这不,这些天我们已经将大部分精力都转移到了护送这些档案资料的迁移任务中来了,亦非这一次不光是要护送这些人员资料过去,他还要接一名新近调任过来的公使一同返回这里,这一趟往返大概要两天的时间才能赶回来,你们来的不凑巧。”

    “那你现在干什么去?”翟明义问道。

    “我是昨天半夜刚刚回来,今早和亦非匆匆见了一面都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就分手了,这不就是刚才,和我们沟通的那名联络官跑过来通知我,说距这里不太远的空军研究院那边还有三名外派的科研人员没有撤出来,说这几个人隶属于国内航天研发中心的,是在一年多以前被派遣到这里参与南国新型战机的研发项目的工程师,由于派遣到那里的工作人员较多,又分属于不同的系统并被派往了不同的合作机构,在撤离的时候这些人又都是分期分批逐渐撤离的,可能是负者安置这些人的工作人员得到的信息不大准或者信息有些滞后,直到在做最后人员核实的时候才发觉这几个人还留在那里没能撤出来,这几个人也是因为当时正在进行的一个关键的实验项目没进行完,他们想再坚持一两天拿到准确的实验数据之后再撤离,但就这一两天的时间这里的局势就骤然紧张,现在他们所在的那个研究院已经被列为军事禁区了,南国的武装部队马上就要对那里接管,察觉到仍有人滞留在那里的时候,他们的上级部门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这里的领馆,这不,我们这就赶过去要赶紧将他们护送出来,现在那个地方乱的很,没准什么时候就会冲突起来,因此我现在要马上动身,好在那里离这边并不太远,顺利的话,晚上宵禁之前我们就可以赶回来,等我们回来咱们再好好的絮叨絮叨。”

    秦汉说得很急,从秦汉那急促的话语里,刚刚赶到这里的梁青众人再次感觉到这里的紧张气息。

    “那你赶紧走吧,路上小心点,你们几个人?”梁青意识到不能过多的耽搁秦汉的时间。

    “我们两个人,这是张小易,加入到‘雪狼’没多久就到这里执行任务了。”

    秦汉指着身后那名一直背手站立的一名身着迷彩的年轻军人介绍道。

    “各位前辈好。”

    这名叫张小易的年轻战士上前两步举手敬礼,对面站着的这些人,他早已熟记在心,只是一直没得相见。

    “你好。”

    梁青等人举手还礼,跟着就催促道:

    “秦汉,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你赶紧走吧,路上两个人一定要小心,完事我们在细说。”

    “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有事你可以找高健和孙斌,他们刚刚出去布置警戒点了,一会儿就回来,有事你就找他们。”

    秦汉说完和张小易上车驶出了办事处的大门。

    梁青他们这些人来到这里之后,一直到深夜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是在听取这里的工作人员对南国现状的分析预判,以及领馆目前所面临的急需要解决的问题和下一步的行动安排,之后就是高健等人向梁青他们介绍这里的防御范围和警戒标准,别看现在聚集在这里‘雪狼’队员比之前多出了将近一倍人员配置,但在众多繁琐而又急迫、危险的任务催逼之下,人手依旧显得捉襟见肘,梁青众人几乎是忙到后半夜才算将大致的脉络捋清楚,一个临时的指挥中心也算建成使用了。

    也许是忙的晕了头了,梁青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秦汉在宵禁之前并没有在预计的时间里赶回驻地,当南国的天空再次泛起一丝光亮,之前那名一直负责领馆与办事处联络的那名联络员匆匆闯进刚刚设立在这里的临时指挥中心,正在值班的的翟明义从联络员的嘴里听到了一个让他感到十分震惊并且不安的消息:

    秦汉和张小易两人失联了。

    两天前,在一个早已停工的大型厂矿的厂房里,一场演讲正在进行。

    “阿族的兄弟们,现在是时候了,拿起你身边的武器,将我们周边的那些抢我领土、欺我姐妹的异族败类赶出我们的土地,现在是我们觉醒的时候了。”

    在这个硕大的厂房里,沙托夫面对着台下乌泱泱的众人,慷慨陈词,他深信,现在的局势发展越来越对自己有利,曾经一个只有数十人的民间武装头目,在南国内战的初期,打着保护国家财产的名号,干着打家劫舍的勾当,如今摇身一变,沙托夫竟成了争取民族独立的带头人,成了西方鼎力支持、大肆宣扬的一个争取民族解放的勇士,一面旗帜。

    但沙托夫的头脑还是清醒的,他深知,自己现在已经是众矢之的了,不仅赛亚的的察警部队在四处追捕他,南国的那支红色贝雷帽部队也在他经常活动的地域展开了对他的清剿行动,半年前的那次抢夺南国军队军火库的行动彻底激恼了南国首脑米洛氏,米洛氏特命那支有着巴尔干猎鹰美誉的红色贝雷帽部队去执行对沙托夫的猎杀,发生在沙托夫身边的险情已经有好几次了,如果不是有米国的情报及时预警以及米国黑翼公司为他招募、训练的那支雇佣兵的拼死护卫,他沙托夫恐怕早死多时了。

    出于对外宣传的需要,沙托夫需要适度的露面以传递一些自己的纲领、理念,鼓动民众的抗争热情,但即便如此,像现在这样在大庭广众面前演讲,沙托夫也已经很少参与了,沙托夫现在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还在于,他要给那些在背后暗中资助自己的西方经纪人一个面子上的交代,那些西方势力希望沙托夫要不时地对外露面,一是要保持外界对他的关注度,另外也借他的口舌宣传米洛氏的不仁与残暴,借以让他们在日后有可能进行的军事干预而师出有名,但说心里话,沙托夫已经厌烦了这种过于明目张胆的演说了,在这种厌烦的情绪里,还夹杂着太多的恐惧在里面,但没办法,沙托夫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势力架上了目前的这个位置,这种势力已然让沙托夫成了他们的代言人,而现在的沙托夫如果不按这些经纪人的要求去做,那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会随时随地的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