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三章 亦凡(3)好友重逢

    看着面前的杰米,亦凡心底生出一种感动。

    “谢谢你,杰米,谢谢你的坦诚,你这么说可以让我避免了拒绝的尴尬,但说心里话,我不想以合伙人的身份再参与到这个项目之中并不是什么心高气傲,怕被人笑话这一类,我是心寒了,杰米,我们是好朋友,假如你是处于我的位置,我们换个角度看这件事,当你意识到你被淘汰并不是因为你的实力不济,也不是因为你的方案本身的缺陷,而是出于对你的戒备心理,他们会因为你的深入参与进而担心他们所掌控的那些信息被你所用甚至盗取,当别人用这样的心理和眼神在审核着你,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的时候,你想想你还会有多大的工作热情,并且这种印象并不会因我的身份转换而减弱,你还会刻意追求一定要用某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的必要吗?没必要了,这样参与下去的效果恐怕会更加适得其反,那些对你本就持怀疑态度的人士会更加质疑你参与的动机,我不想在别人怀疑的目光下工作,这样会让我不舒服。”

    亦凡面对着杰米,一吐之前的怨气,很多时候,当独自面对困难与挫折的时候,亦凡都是自己默默地承受了下来,如今面对杰米、自己的同窗好友,亦凡终于可以敞开心扉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亦凡想通过杰米向他的老板转达自己的心念,自己的拒绝并不是简单的意气用事,而是因为这种隐形的歧视,在原则问题上,亦凡不想委曲求全。

    “好吧,尽管你说的这些我不能完全的认同,你遇上的许多问题也并不是一两个人刻意针对你而做出的决定,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国会的审定与允许,这是一套繁琐的程序所决定的,并不是某些人为的因素造成的,但这些区别对待的现象确实存在,在许多的方面,尤其是涉及到你们这些非米国国籍的人士参与其中,国安部的相关机构就会异常敏感,往往他们会是抱着明哲保身的心态去省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并不是针对某个个人。”

    杰米心知自己的这番说辞不会打动亦凡的决心,但他还是尽自己所能来消除亦凡对某些事物上有些近乎偏执的认知。

    “好了,杰米,我们不要掰扯这些旁枝末节的问题了,我知道可能我的心态有些问题,也许我还没能完全的适应你的这个国家吧,但无论如何,也请你代我向你的老板表达我的歉意,真的从心里谢谢他对我们团队的肯定,更谢谢你杰米,今天见到你我真是很高兴。”

    杰米正想说话,会客室的门被轻敲了两下,紧接着陈寒推门探进头来。

    “不好意思,这有一个电话找你,我跟她说了你在见客人,但这人却说她是你最重要的客人,让我务必转给你。”

    亦凡一皱眉,有些不明所以:

    “会是谁呀?”

    亦凡一边嘟囔着一边接过电话:“你好,我是亦凡,请问是谁找我?”

    “亦凡,是我,是我在找你,怎么,不欢迎?”

    熟悉的乡音,更熟悉的声音,只一听到这声音,亦凡就兴奋的从坐着的沙发上跳了起来。

    “青青,是你吗?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到的?你现在在哪?”

    亦凡这忘情的神态,已完全忽视了还在这屋里的杰米和陈寒的存在,杰米无奈的对着陈寒耸了耸肩,说道:

    “看见了吗,电话那头的人,才是与她心灵相通之人,在凡的心里,我们和青相比,是都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人物。”

    “青?好像偶尔听她说过这么一两次,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怎么,你也认识?”

    加入到亦凡这个团队半年有余的陈寒并不完全了解亦凡和杰米之前的被绑遭遇。

    “认识,当然认识,我们不仅是好朋友,青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那次发生在我们校园的绑架案你不会没听说过吧,我和凡就是被绑的当事者,而青和另一个女孩,就是解救我们的英雄。”

    “杰米,对不起,我们今天就先谈到这,我要马上回去,青正在我的家门口等着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你替我向你们的老板好好转达一下我的谢意,感谢他对我的邀请,另外也带我表达一下我的歉意,希望我们以后能有机会合作。”

    和杰米说话的间隙,亦凡已手脚麻利将身边之物收拾好,抓起一边的钥匙就要出门。

    “陈寒,下午你多盯会儿,我请半天假,杰米,有时间我们再细聊,对了,晚上你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陈寒也一起来。”

    亦凡忙不迭的说道。

    “我当然要去迎接我的救命恩人了,你不能阻止我,我先回公司向老板汇报一下你的态度,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对了,亦凡,还有一件事没来得及和你说,我们的老板还有另一个提议,如果你不认同那种参与的形式,我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合作方式,比如说你是不是可以提供一些你的设计思路和规划方案,转让一些你所掌握的专利技术,有没有这种可能?”

    杰米向着已经走到大门的亦凡急急地喊道。

    已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亦凡闻听杰米之言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略一思量,继而转身微笑地对着杰米说道:

    “这个提议很有建设性, 可以考虑,条件优厚的话我们可以考虑转让我们的某些技术和运行程序,如果你们真有这个意向,那就尽快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我们再详细讨论,可以吗?”

    “看样子这是我今天此行的唯一一个不错的收获了,回去我就汇报,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杰米的话没说完,亦凡的身影已经飘到了屋外,隔着宽大的玻璃,杰米看到了亦凡那‘ok’的手势。

    “看见了吗?这就是真性情,但我们这些人是无法触动她心底里的这份情感的,只有青能做到。”

    杰米酸溜溜的对着一边的陈寒抱怨道。

    晚上,久未见面的几人自然兴奋异常,陈寒是第一次见到亦凡常挂在嘴边的梁青的模样,白天陈寒听杰米说到这个梁青就是从黑帮分子手里解救人质的英雄的时候,陈寒就已经在心里为梁青画了一幅画像,在她的感觉里,这个梁青起码应该是多少带点孔武有力的感觉的,但一见面却让陈寒大跌眼镜,面前这个清秀、典雅的女孩无论从从哪个方面讲,都不可能让然联想到是一个武林高手。

    “杰米,听说你最近职场得意,已经是各大公司竞相争夺的热门人物了,真的是要恭喜你,如今你可是名声在外,怎么?没雇个保镖护驾?”

    梁青有意拿杰米开玩笑,她的这句话差点让一旁的亦凡和陈寒笑喷,而杰米则无所谓的耸耸肩,对着陈寒说道:

    “你看到了吗?青不仅有一身了得的功夫,还有一张可以杀敌于无形的利口,在她的身上,我们这些人几乎找不出她的弱项,而在她的眼里,我们几乎是不设防,她可以敏锐地找到我们的弱点进行攻击,这就是一种天生的对周围事物有一种超凡的认知,这一点凡也不具备,凡很多时候太过善良了。”

    “呵呵,没想到,混进职场没多久,你到学出了一张伶俐嘴,你是说我不善良吗?”

    梁青笑说着,举手做出打的动作。

    “别、别、别,我可不是有意冒犯,我知道惹恼你的后果可能我就会被从这里直接送进医院。”

    杰米故作恐慌之状,几个人又是一阵欢笑。

    “先说点正事吧,凡,白天我和你说的事我们的老板很感兴趣,已经让我起草了一个文本,我也带过来了,有时间你看一下,我想我们开出的条件还是很优厚的,真的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如果你可以接受,起码可以让你这段时间的辛苦不至于白流,另外就是,请尽快给出回复。”

    亦凡从杰米手里接过打印好的技术转让合同文本,大致看了一下,而后对着梁青说道:

    “看见了吗,这就是商人,他们会随时随地的钻空子,好吧杰米,我肯定会尽快给你答复,尤其是青青的到来让我心情大好,你们很快就会得到我的确切答复的。”

    从餐厅出来,亦凡和梁青告别了杰米和陈寒之后,两人踏着月色在布满落叶的小路上边走边聊,两人结下的这种发小友谊,随着时间和距离的拉长非但没有减淡,反而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深厚。

    “小青,这一下午光说没用的了,你还没说,你这次回来干什么来了?难道要继续学业?”

    对梁青的突然出现,亦凡尽管很是欢喜,但这欢喜里有一些异样的感觉。

    “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现在什么事都没法瞒过你的眼睛。”

    梁青并没有直接回答亦凡的问话,而是由衷地夸奖自己姐妹的敏锐。

    “你快少来吧,我还不了解你们这些人,能闲着没事随便往国外溜达?”

    亦凡说的却是实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