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十五章 失联(2)纸上的泪滴

    和在外面看到的一样,屋里一切正常,房间里的一切摆设没有丝毫的凌乱现象,甚至连冰箱里的食物也很充足,衣柜里的绝大多数衣物仍旧挂在那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

    但仔细查看之后埃里克他们还是发现了其中的蹊跷,这里所有有关于他们家人的照片以及一些证件资料全都不见了,家中的电脑里也查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换句话说,如果是一般人闯入到这间屋子里,将查找不到有关这一家人的任何信息资料。

    “队长,你来一下。”正在书房查找线索的戴维将埃里克叫了过来。

    “你看看这个。”

    戴维刚才正在翻看费萨尔堆放在办公桌下面的一些书籍、资料,无意间看到了一个揉皱了的纸团。

    之前他们几乎查看了屋里的所有垃圾桶,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而这个纸团正巧是在一个废纸篓旁边的文件堆里,应该是当初扔的时候扔到了外面而没有注意到。

    单说这个废纸团并没有什么实际价值,但它的形状很特殊,是在一本书里裁剪下的一个正圆形,而且还是两页的纸张叠加在一起的,这就证明裁剪下来的这部分有一定的厚度,也许裁剪下来的并不只就是这两页,其他的被裁剪下来的书页恐怕已销毁掉了。

    带着仅有的这点线索,埃里克和助手戴维回到了联邦调查局,紧张的排查、搜寻之后,他们终于基本锁定了费萨尔离开雷鸟公司后的行动轨迹。

    “先生们,通过几日的调查、取证,我们基本上确定了费萨尔及其家人在失踪前后的大概轨迹。”

    在案情说明会上,埃里克向局长柯特以及雷鸟公司相关的负责人介绍案情进展。

    “这是我们对雷鸟公司内部员工及负责公司安保的警戒人员的调查报告,据当天晚上与费萨尔有过接触的公司安保人员安迪与比尔介绍,七月二日周五晚上,也就是假期前的最后一天晚上,费萨尔是最后一个离开他的那个工作区域的员工,按说,作为公司里的核心员工同时又是研发部门的主要成员之一的费萨尔,加班工作几乎是他的常态,因此并没有过多引起巡查到此的警卫人员安迪与比尔的警觉,并且费萨尔也顺利地通过了公司的安检,但之后他就去向不明。”

    会议室里的投影仪投射出的影像是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的身影,母子三人应该是在一个机场的候机大厅里等待出发。

    “这是费萨尔的妻子丽萨和他们的两个孩子恩瓦尔和杰西,这张照片是在机场的监控录像里截取出来的,时间是六月三十日上午,也就是费萨尔最后离开雷鸟公司的前三天,这是她们登机前的影像资料,调查显示,她们搭乘是飞往沙特首都利雅得的国际航班。”

    “此前通过对费萨尔居住地的附近居民的调查我们了解到,有人看到丽萨和她的两个孩子是在六月二十九日离开的家,之后就一直没再看到过她们,离家前丽萨对邻居说的是前往某地度假,并在那里与随后赶到的费萨尔汇合后再一同前往另一地,但现在看来这一切仅仅是对外宣称,我们在他们邻居那里所查询到的他们将要前往的那个地方并没有发现她们的行踪。”

    埃里克看了一眼下面坐着的各位大佬和自己的同事接着介绍道:

    “通过对费萨尔的办公地点以及他的住宅的搜索,除了可以确定费萨尔盗取了公司机密技术文件这一事实之外,其他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但也不是一无所获。”

    “这是我们从费萨尔家中找到的两页裁剪下来的书籍残页,通过对比我们在书店里找到了这本书。”

    埃里克说着从面前的桌面上拿起一本书,投影同时显示出残页的内容和与之相对应的书籍里的那一页。

    “这是一本市面上十分畅销的小说,残页的内容是这部书的尾声中的一部分,从公司内部安保人员的调查口供里我们得知,费萨尔离开公司的那一天所携带的物品当中正好有这部书,这就是问题所在,费萨尔为什么要带着一本已经在家中被割去一部分高潮内容的残书到处走,我们的结论就是,这本书就是费萨尔携带被盗取的公司机密资料的一个道具。”

    “最初给我们的疑问就是,这本书被截取下来的残页为什么是一个如此规则的正圆形,这一疑问很快就在费萨尔的办公地点找到了答案。”

    埃里克说着随手又拿起一张光盘向在座的人展示着。

    “这是一张cd读写光盘,也是最近刚刚开始兴盛起来的一种最新式的存储工具,别看这小小的一张盘,它却可以储存大量的信息资料,而从书上被切割下来的残页大小尺寸,和这张光盘的大小正好吻合,因此我们断定,这本书就是夹带这张存储了大量机密信息光盘的工具,它就放在我们安保人员的面前,但却被忽视掉了对它的查验。”

    “现在,我们大体知道了费萨尔及其家人失踪前后的这一段时间的具体动向,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这不像是一个从事设计、研发工作的科研人员的所作所为,这一点先放一放,一会儿我再解释。”

    “现在围绕着我们的最大疑问就是,一向循规蹈矩、安于现状,从没有任何不良记录,并且在员工以及邻居之间口碑甚好的的费萨尔,为什么在突然之间会做出如此的惊世之举,究竟是为了什么让他要盗取的这些机密资料,盗取出这些机密之后他又将如何处理?他的动机是什么?”

    “据我们所知,费萨尔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随他的父母来到了米国,从小在这里接受的教育,属于第二代移民,按说他的思维方式与处世哲学已经被烙上了很深的米国印记,他对他们祖先曾居住的那片土地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多年以来,他只有一次踏上他们祖先的那片国土,那是在他结婚的那一年,回家也仅仅是为了结婚成家需要拜会家族族长的仪式需要。”

    “费萨尔的妻子丽萨来米国的时间远不如费萨尔那么长,生长在叙国的丽萨在她青少年时期正好赶上叙国开始寻求变革的初期阶段,十六岁那年她来到了米国求学,并在大学里认识了即将毕业的费萨尔,随即两人陷入热恋,丽萨毕业之后两人随即举办了婚礼,介绍到这里,费萨尔和丽萨这两个人的履历都很干净也不复杂,没有任何可以质疑的疑点。”

    埃里克说到这里,又从桌上拿起了一样东西。

    “这是我们第二次前往费萨尔家中带回来的东西,开始它并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没错,就是这张我们这里发行的、满大街都可以看到的一张报纸。”

    “从费萨尔家里堆积的杂物判断,这应该是费萨尔长期订阅的一份报纸,蹊跷的是,这张与其他文件、书籍一同夹放在费萨尔书桌上的报纸并不是最新的报纸,看它上面的显示的时间是一年多以前的一张报纸,从报纸被磨损的程度以及固定的折痕分析,这张报纸应该是被翻看过无数次,并且长久翻看的是同一页面,因为这一页面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投影随即显示出埃里克描述的这张报纸的这一页。

    “诸位可以很清楚地看清这一页与其他版面的不同,其中还有一些不易被察觉出的不同,大家看这里。”

    随着埃里克的操作,报纸上的一处细节被逐渐放大并且渐渐清晰起来,感觉就像是水点滴落在上面的痕迹。

    “请相信你们做出的判断,这是水滴滴落的痕迹,这样的痕迹这张报纸的这个页面还有许多处,我们的最初判断是费萨尔自己在喝水的时候不小心溅落到上面的,但我们的技术人员给了我们不同的答案,这是鉴定报告。”

    埃里克说着将几份鉴定报告的复印件分发到众人手里。

    “我们的技术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不是普通的水点,这是人体分泌出的泪水,没错,这是费萨尔的泪水,那我们疑问也就随着而来,是什么原因、什么内容让费萨尔长久地、反复地浏览这份报纸,并且因此留下了泪水,这上面必定有触及他内心深处情感的地方。”

    “这一版内容刊登的都是当时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时事新闻和评论,尤其是在当时引起全世界瞩目的海湾战争的消息,尽管当时的海湾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但以米国为首的联军还想在战役结束的最后阶段,给当权者萨达姆更加深刻的教训,并且还要尽可能地摧毁萨氏的精锐武装力量,使其不再成为地区的威胁,为此联军总指挥发动了最后一次意在清剿对方潜在威胁的战役,这次战役就是当时尽人皆知的‘风暴行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