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十一章 非常规(1)审问

    有了来哈维的指令,科恩一行人还算顺利地带着法耶尔快速离开了这一片穆斯林的聚集区,但他们也没有赶回特情局,而是直接来到了位于附近的一个军营里,这里早已安排妥当,划出的一片区域作为他们休息和临时关押犯人的地方,并且这地方还有另一套人马守候在这里,这些人就是专门负责审讯疑犯和梳理情报、并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的人员。

    早已赶到这里并一直守候在此的特情局长哈利维一直在关注着前方传来的最新消息,当看到科恩一行人顺利的押解着疑犯归来的时候,特情局长知道这一次的行动第一步还算是顺利。

    被带到这里的法耶尔在到达的第一时间就被等在这里的情报官里奥和审问专家带走了,特请局长来到科恩与马丁的近前,大致询问了一下行动的过程,之后三个人就一同朝着那间事先就已准备好的审问房间走去。

    法耶尔在房间里被乐子在第一时间里控制住的时候,他心里就彻底的绝望了,谁都知道以国情报机关那丰富的审问手段与技巧,被人架着往里走的时候,法耶尔的双腿开始不由自主的打颤。

    早已在此等候的情报官里奥和审问专家在法耶尔被带到审讯室投放到特制座椅里之后,马上就直接切入正题,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消息封锁的再严密,恐怖分子也会很快的获悉这边的最新变故,因此如何在短时间内撬开法耶尔的嘴,是找到阿曼-伊达斯的最为重要的一环。

    里奥进来后也没多余的话,拿出了一沓照片摔在了法耶尔的眼前。

    “法耶尔,对这些照片上的这几个人你大概不会太陌生吧,这里面有两个人在‘阳光地带’广场制造了耸人听闻的爆炸案,而在同一天、同一个时段,另一个人来的了你现在的居所,全程目睹了这次袭击的过程,并且将这个过程录了下来,传播到世界,法耶尔,我说的没错吧?”

    已经坐到被审者位置的法耶尔此时反到平静了许多,在面对两名以国的调查人员的询问的时候,他的心底深处甚至产生了一股自豪之感,他知道自己现在也是在为真理而战,也是圣战中的一员了,想到此,法耶尔的嘴角甚至微微的露出了一丝冷笑。

    “看来你并不否认你参与了这次行动,并且你还为之感到自豪、荣耀,是不是?”

    情报官里奥走到法耶尔的近前,俯身注视着对方的面孔,法耶尔本能地躲避开了对方那咄咄逼人的目光。

    “但你想过他们的感受吗!”

    里奥突然提高自己的音调,随之‘啪’的一下将十几张照片拍在了法耶尔面前的桌台上面。

    “现在,我更想知道你看到这些画面时的感受,你睁眼看看他们,这里有儿童、有老人还有女人,他们这些人,都是因为你们袭击而到现在还一直躺在医院里、在与死神抗争着,这里面还有许多人永远的离开了你我所处的这个鲜活的世界、离开了他们的亲人,法耶尔,你告诉我,这是你们天天诵读的那本古老经典里教你们做的事吗?”

    看着一张张惨烈的照片,法耶尔真的有些被在那天所拍摄到的场景震慑住了,他毕竟还很年轻,抬头看着眼前这张因激动而涨红的脸,法耶尔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法耶尔,我们知道,在很多问题上我们的认知不尽相同,有些甚至是南辕北辙,但这并不能成为你们制造恐怖事件的借口,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滥杀无辜都是令人不齿的行为,我想,从小就聆听你父亲教诲的你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

    与刚才那名脾气暴躁的情报官相比,眼前过来的这个人态度明显的好多了。

    “我们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真主会保佑我们的,让我们把你们这些侵略者赶出我们的领土,为了这一目标,我们甘愿付出我们的生命。”

    法耶尔稳定了一下心神,抑制住了刚才那短暂的慌乱,抬头挑衅地看着眼前的这名审问者。

    但法耶尔刚才眼角里的那一丝恐慌与无措却没能逃过这名审判专家的眼光,他的那一丝恐慌正是来自于刚才那名情报官里奥在提及他父亲的时候,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这为这名审判专家带来了突破法耶尔心理防线的机会。

    “你可以说你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立场的不同让我们彼此看问题的角度自然大相径庭,但这一次针对平民的袭击却一定要有人为此负责,并为此受到法律的审判,这不是勇敢者的行为,这是懦夫的选择,我想在这一点上,你们穆斯林兄弟里有很多人都会与我持相同的认知,包括你的父亲。”

    那种慌乱再一次从法耶尔的眼中流露了出来,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嘴里的口水。

    “你们这些入侵者将我们的人从他们世代居住的土地上赶了出来,让他们无家可归、四处飘荡,你们还在我们的土地上建起了你们的定居点,在你们歌舞升平、阖家欢乐的时候,那些被你们赶出家园的人正在痛苦中煎熬,他们没有食物、没有工作、没有医疗保障,你们想过那些人的感受吗?”

    法耶尔在极力地巩固着自己的心里防线,他在极力地回避着眼前看到的那些血腥恐怖的照片。

    “法耶尔,我要提醒你的是,争取自己的权利与制造恐怖袭击是两个概念,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以针对平民为目标所发动的袭击都是不允许的,看看这些被你们那愚蠢、令人不齿的行为所伤害的老人、儿童,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悔意吗?你的父亲会支持你这样做么?”

    “不要牵扯到我的父亲,我对我自己的行为负责,和我的家人没有任何关系。”法耶尔的声音渐现低落。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来做判断,为恐怖分子提供拍摄地点那里,就这一点,那里的所有人就都是我们怀疑的对象,这里面自然包含你的父亲,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你父亲的暗中支持,阿曼-伊达斯会如此的来去自由。”

    审问官穷追不舍。

    “告诉你,我的父亲和我的家人对这件事毫不知情,这是我一个人的行为。”

    “那你现在就告诉我,来到你家的那个屠夫阿曼-伊达斯他现在在哪?”

    审问官一声暴喝让法耶尔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

    “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兜圈子,如果你想将你的家人从这件事里解脱出去,那就告诉我实情,告诉我我想知道的那些,还是那句话,必须有人为此事负责,如果我们找不到阿曼-伊达斯,也许你的父亲就是我们一个不错的选择,起码有他在我们的手里,我们就可以应付一下上级长官和各方舆论的压力,这多少也能给我们一些喘息之机。”

    这已是明显的威胁、恐吓之语。

    “你们没权利那么做!”

    “我有权利这么做!”审问官又是一声喝喊。

    “告诉你法耶尔,我有权利这么做,你现在别跟我说什么道义、准则之类的屁话,对付这些滥杀无辜的恐怖分子,我的任务就是尽快将他们捉拿归案,将他们绳之以法,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人受到进一步的伤害,我这里是特情局,不是什么道德规范评估机构,在这里我们所接手的案件,就是要特事特办。”

    审问官说完起身,对着一边的情报官里奥一使眼色,多年的默契让情报官里奥马上就明白了审问官的下一步安排。

    “怎么样?法耶尔,你想清楚了吗?我们有很多的方法可以让你开口,只是现在我们并不想那么做,我想你的后半生也不想在监狱里度过吧?更不愿意搭上你的家族和你亲的声誉来为一个杀人犯作掩护吧,退一万步来讲,即使现在我们得不到你的任何帮助,我们迟早也会将阿曼捉拿归案,而那样做的结果,将是你们家族和你父亲的被唾弃,以及那间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走出去的阴暗房间,这一点你务必要相信我。”

    “你们这群杀人犯,懦夫!呸!”

    法耶尔对着站在近前的审问官狠狠地啐了一口。

    审问官并没有在意法耶尔的举动,甚至都没有看一眼自己身上的污物。

    “法耶尔,这解决不了问题,告诉我,阿曼-伊达斯他在那?”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们这些入侵者、败类、异教徒!”

    法耶尔在极力坚守着自己内心的那道防线,他的胸膛在剧烈地起伏着,粗重的气息直喷近前审问官的面门。

    审问官就这样俯视着法耶尔,渐渐地,审问官脸上那一丝幽暗的笑容慢慢退去,代之而来的是一脸冰霜,一股杀气从他的眼角蔓延开来。

    “你在消耗掉我的耐心,也在消耗着我的涵养,里奥,通知特情处,迅速返回法耶尔的家中,将那个老哈维给我带到这来,同时昭告聚集在那里的民众,就说老哈维是这次恐怖袭击的重要疑犯,带回接受调查。”

    里奥闻听此言合上自己手里的案卷,起身就要往外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