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三十五章 做局儿(3)凤凰涅槃

    马鹞子发出的指令多少令紧跟出来的亦非迷惑,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但亦非身边的小研已根本顾不了这么多,她一直紧盯着刚才对自己动手动脚的那两个马匪,正好一个马匪窜到跟前要抓她,小研一个闪身让过,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肘,马匪踉跄着向前扑去,小研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背后的ak47,就势又对着马匪的屁股狠踹一脚,马匪脚前头后就飞了出去,枪也到了小研的手里。

    此时,马鹞子和其他马匪已经跑出了十几米,小研举枪射击,“哒、哒、哒!”一梭子子弹对着他们的背影飞去。

    令人目瞪口呆的情景发生了,枪在响、弹壳在飞,但不远处的马匪却毫发无伤,但他们也就此停止了逃窜。

    这情况、这声音学员们太熟悉了,这些都是空爆弹,为什么?一些人愣在了当场。

    小研顾不了这么多,冲过去抢过同样愣在一边的一个马匪的马刀,俯身就冲了过去,停在那边的马鹞子几个人见事不好,“妈呀!”一声顺着坡道跑了下去。

    一声清脆的枪响在旷野里回荡,紧接着传来一声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都住手,全体集合!”

    顺着声音望去,薛明、刘春龙、付海平几个已经死了的教官出现在她们的视野里,被打的半死的马立名也从那件破屋子里走了出来,学员们睁大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小研,站住!”

    刚刚追出几步远的小研被这一声命令生生的定在了当地,她转回身,眼里透着愤恨。

    看着刚刚被她夺过马刀的那个马匪正对着她傻笑,她更加气恨,用力将马刀对着他的面门抛来,那马匪一时竟忘记了闪躲,愣在当场,傻看着马刀冲着自己的面门飞来。

    幸亏站在他身边的秦汉眼疾手快,用他手中缴获的马刀奋力一磕,‘噹!’的一声,小研掷出的刀被磕向半空,稍有迟疑这把刀就扎进了马匪的胸膛,这名马匪见势不妙,转身迅速溜出了人群。

    梁青赶上前,搂住了仅穿着内衣裤的小研,翟明义脱下自己的外衣递了过去,梁青接过来披在了小研的身上。

    小研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青姐,他们混蛋,他们欺负人!”说罢,伏在梁青的身上抽泣起来。

    教官们都没有说话,那些马匪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一个都溜的无影无踪。

    早在两个月前,顾长辉、薛明以及上级首长就在筹划这次训练考核,他们从当地驻军、武警等处挑选了一批精干人员,并且做了相应的培训,为的就是尽量逼真,尽量接近实战。

    这些组织者深知,如果稍不严谨,以这帮学员的机警与聪慧,很快就会露出马脚,那就达不到考核的效果。

    他们也知道这些经过多年训练的战士的身手是何等了得,稍有不慎就会出现伤亡,因此,挑选参演的人员都有些武术功底,许多人也经受过战火的洗礼,即便如此他们也被严令要求不得携带实弹,仅仅有几个人为了演习的效果逼真配发了实弹,不是怕彼此误伤,而是因为配发了实弹的武器一旦落入学员之手,那这些参演的战士就绝无生还的可能,这一点薛明他们这些教官有足够的自信。

    许多人佩戴的马刀也只是样子,但即便如此,冲突起来仍有不少战士被打伤,而作为俘虏的学员们反到仅仅是只受了一点皮外之伤,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些马匪们毕竟知道这只是一场演戏,有时看似狠凶狠,出手时却都不是击打在致命之处,学员们则得益于他们日常的抗击打训练,以及平时在对抗中训练中如何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所积累的经验。

    为了确保安全,演习中特意安排教官们假死,这便于他们在暗中随时掌控局势,临行前更是请了国内的顶级化妆师和特效人员进行布置安排,从各地、各民族收罗来各式各样的服装,以及长短不一的假发,经过化妆师的搭配,再加上许多人多天没有洗脸,一只亡命于瀚海之间匪帮活脱脱的呈现在大家眼前,审讯方式及用刑也是事先商议确定下来的,包括对学员中女兵的折磨。

    此刻面对遍体鳞伤的学员,在场的教官无不动容,但更多的是欣慰与骄傲,他们挺过了这一关。

    “集合。”

    待学员们基本平静下来,薛明徐徐说道:“不错,正如你们猜到的,这是一次考核,你们面对的这些马匪都是从兄弟部队和一些地方武装的同志组成的,为的就是尽量接近实战,而今天的考核目的,对你们、对我们都是至关重要的一环,那就是忠诚,是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绝对忠诚,同时也是考验你们对自己的部队和战友的忠诚与信赖。没有一个强大的信念与意志的支撑,没有奉献精神与牺牲精神,不愿担当、一味的自私自利组成的队伍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这样的学员也不配留在我们的队伍里。很高兴也很欣慰你们通过了这一关,我们为你们骄傲,请接受我们的敬礼。”

    说完,这些平时不苟言笑,如同凶神恶煞的教官们竟齐刷刷得给他们的学生敬了一个军礼。

    学员们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在此我向大家宣布,作为教官,我们的任务结束了。”

    这次轮到学员们吃惊了,许多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

    看着大家不解的神情薛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作为学员的你们,从今天起,你们也结束了你们的学员生涯,你们毕业了。”

    薛明声音平缓,望着眼前这些毫无反应的队员们,突然提高声调:“怎么?你们不高兴吗?你们毕业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正式的军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了,你们结业了。”

    短暂的沉寂,人群中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许多人喜极而泣相拥在一起,他们尽情地跳着、叫着、哭泣着,为了这一天,他们吃了太多的苦,流了太多的血和汗,受到了最为苛刻、严酷的训练,今天终于凤凰涅槃。

    城市还是原先的城市,但家已不是原来的那个家了。

    从亦非父母手里拿到钥匙以后,梁青打开了这个属于自己、却又很陌生的家。

    那次训练考核以后经过数日的休整以后,队员们得到了一个为期十天的假期,这个假期远没有上次那么辛苦,所有人都是搭乘飞机赶到就近的城市回家。

    梁青和亦非依旧同路,不同的是和他们一路的还有小研。

    当听到可以休假的消息以后,所有人都兴高采烈,随即搜罗各种土特产品准备带回家,唯有小研郁郁寡欢,看着别人兴奋的样子,小研更感失落。

    梁青知道小研的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了,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与其独享寂寞,不如姐妹同行,两人一拍即合,商定这次到梁青的家,下次假期去小研那里。

    因有直达的航班,早上坐上飞机,中午一过几个人就到家了。

    她们先见过了亦非的家人,正值暑假,亦凡也在家,小研和亦凡一见如故,三个女孩凑在一起,叽叽咋咋的好不热闹。

    说笑一阵,亦凡带梁青、小研来到了与亦非家仅一楼之隔的梁青的新家。

    虽说大部分家居物件都保留着,但却已物是人非。

    看着那些熟悉的东西,看着陌生的家,勾起了梁青沉在心里的的痛楚。

    亦凡一见梁青神情不对,冲着小研一使眼色,两个人拉起梁青走出了房门。

    虽然是在休假,梁青和小研依旧按时爬了起来,稍微整理一下两个人一同来到楼下,亦非正在下面等着他们。

    “我就知道你们和我一样,时间一到就睡不着了,走吧。”

    三个人沿着干净却略显寂静的街道跑了起来,当他们来到海边的时候,从山区出来的小研兴奋地跳了起来,虽说训练时也到过海边,但这次的感觉和平常不一样。

    这一次是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时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