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三十三章 瀚海蒙难(3)教官喋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所有人都等着薛明的指令,一双双坚毅的眼睛紧盯着薛明,巴根早就不耐烦了,这个虎背熊腰的蒙古大汉眼里根本没拿这几个人当回事,只要一声令下,他冲过去可以在眨眼之间就干掉这几个人。

    伏在薛明身边的梁青轻轻地触碰了他一下,薛明转头,看到梁青在用眼睛示意,顺着梁青的指引,薛明看到附近几座沙丘都已被这些马匪占领,前后的通道也都被卡死,他们真的成了瓮中之鳖了。

    梁青早已把这里的情景看透,只是她不解,这些人是在什么时候缀上他们的,来得如此之快?如果他们带的都是实弹,那这些人根本不在话下,但眼下受制于人,只能相机行事。

    “还有一分钟,看样子你们还不死心呀!来人,带上来!”为首的那个马匪高声嘶喊到。

    他们身后已经聚集了不少马匪,穿着各式服装,头戴的帽子更是五花八门,清一色的都用丝巾围住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身上带的武器也是杂乱不一,有带着马刀的,还有不少端着ak47的,甚至有几个人肩上还扛着火箭筒。

    随着这个头目的指令,从他身后几个马匪推推搡搡的押过来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军人,正是出去打探消息的刘春龙,他的头盔戴在他身边的一个马匪的头上,嘴被一条肮脏的布带紧紧地勒着,嘴角和鼻孔都在流着鲜血,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显然是遭到了他们的毒打。

    “都给我看清楚了,这是你们的人吧?现在落到我的手里了,我数三下,你们要是还不出来,我就送他上西天。”这个疤瘌脸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刘春龙的后脑。

    刘春龙用力地摇着头,挣扎着,嘴里发出沉闷的低吼,像是警告,也像是咒骂,无奈被两个身强力壮的马匪强按着,半点移动不得,急的他头上青筋跳起老高。

    “一!二!……”

    “等等!”

    随着一声呼喊,薛明一跃从隐身的地方跳了出来

    “别开枪!我们答应你的要求。”这时,他身边的队员陆续都跳了出来,一个个瞪着双眼,盯着对面这些马匪。

    “这就对了,识时务为俊杰,只要你们按照我的指令去做,我们不会为难你们的,把你们身上的所有武器装备都解下来放到地上。”

    所有人都紧盯着对面的马匪,一动不动。

    “啪”的一声枪响,众人再看,刘春龙已经痛苦地单膝半跪了下去,鲜血已经把他的裤腿染红。

    “妈的,老子的话你们听不懂吗?我说不为难你们不代表我有个好脾气,再让我费事,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出这块沙漠,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墓,快,把装备都给我卸下来,再磨蹭,就把你们都突突了,机枪准备。”

    随着他的嚎叫,四周响起枪栓拉动的声音。

    “把装备卸下,快!”薛明命令道,同时他小声叮嘱道:“谁也不许乱动,见机行事。”

    亦非,秦汉他们不情愿的摘下了自己的装备,丢到了地上。梁青卸下装备以后,不经意间掠了一下散落到额前的短发,一个经过她精心改制的发卡已经到了她的手心,转眼之间又不被人察觉的掖进了自己贴身内衣的衣缝之间。

    疤瘌脸一挥手,几十个马匪冲了过去,把他们二十几个人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赶到了一边,另有些人把他们的武器装备一股脑的都扔到了一辆破旧的皮卡上。

    “四周都给我打扫干净,把这些人都带走。” 疤瘌脸说完,催马转身要走。

    “等一下!”薛明高叫一声。

    疤瘌脸一愣,勒住马转回到薛明面前。

    “是你在说话?在叫我?”他皮笑肉不笑地注视着薛明,“你有什么事?”

    “大当家的,可不可以放这些学生回去,他们刚从学校分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军训,还都是孩子,放他们走,我们这些老师跟你们走。”薛明语气平和,想拖延一下时间寻找对策。

    “放他们走?你是在给我下命令吗?”疤瘌脸盯着薛明问道:“你说他们是孩子?学校分来的?”

    他看了看那一皮卡的装备。

    “新来的就能配备上这么好的武器装备?我好像还没见过你们那支正规的部队能配备这么顶级的装备,放他们走我可以考虑,但你要说实话,谁派你们来的?一共有多少人?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们真是在军训,枪里都是空包弹,你可以看一下,这些是新进的一批装备,我们赶上了。”

    薛明一边应付着,一边观察着疤瘌脸的反应。

    “你他妈的少废话,说,你们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什么来的。”

    疤瘌脸显然不耐烦了,“都哑巴了吗?好,都给我带到老城,我倒要看看他们有没有实话。”转身疤瘌脸又冲着薛明说道:“你是当官的吧?你还挺护着你的兵的,你说实话,我就答应你的要求,怎么样?”

    他在马上歪着脸盯着薛明。

    “不说是吧,那可就别怪我了。”

    谁也没料到,这个马匪头目话音刚落,随手就把枪掏了出来,对准薛明的胸部就开了两枪,薛明的身体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薛教官!薛教官!”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顾一切的向前拥去,那些马匪挥起枪托、马鞭劈头盖脸地朝他们砸来。

    “奶奶的,老子和你们拼了。”

    巴根早就按捺不住,尽管被困住了手脚,但他依旧骂着冲了出来,一头撞向身边不远的一个马匪,这一下真有千钧之力,那个马匪竟生生的被撞的横着飞出了十多米远,一口气没上来昏倒在地。

    其他队员一见巴根动手,再加上薛明的死深深地刺激着他们,不管不顾地一起动了起来,即便被捆绑着双手,仍旧有几个马匪被打倒在地。

    那个疤瘌脸一看情况不妙,抄起猎枪对空鸣放,同时指挥其他的马匪一拥而上,亦非他们被困住双手无法施展,没多一会儿就被打倒了好几个,头破血流,巴根的情况最为不妙,几个马匪对付他一个,已经把他打得昏厥了过去,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了下来。

    “有种!看样子你们都很厉害,落到我的手里还敢撒野,这次我要让你们知道锅是铁打的,都给我带回去。”

    马匪门冲上前来,不容分说,有的用头套,有的用破旧衣服把这些被俘人员的头都蒙住,连打带踹压着他们上路了。

    “大哥,这个受伤的也带走吗?”很明显,这说的是刚才被打伤的刘春龙。

    “费那事干什么,带着累赘,打发了他。”

    疤瘌脸话音刚落,一声枪响,紧接着是一声沉重的倒地声。

    有些人透过并不太严密头套,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刘春龙那还在抽搐的双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