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八百九十八章 这是被逼出来的啊

    我一阵苦笑:“,我穷得都快卖车子了,这是被逼出来的啊。”

    “啊,真的?”冯洁瞪着我,眸子里的那种认真的关切,还是让我心头一热。

    我笑笑:“这段时间我有一个大项目,手里没有钱,做不下来。所以准备把车子抵押啊。”

    冯洁松了一语气,漫不经心说了一句:“也不过就是抵押而已,后面有钱了再拿去还了,车子还不是你的。”

    刚才的话就好像一道闪光,突然在我脑子里划过,我脑子飞快的运转着,我感觉刚才抓住了一个东西。

    我激动的对冯洁大声说:“你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冯洁似乎吓了一大跳,她重复了一边:“我就说抵押而已,还了钱之后是你的还是你的……”

    我猛的一拍桌子,大叫一声:“我靠!!对啊!!我他妈为啥没有想到呢!!”

    周围所有的人都惊讶的注视着我,还有一些人诧异的盯着我,自己拿到嘴边的鸡翅膀掉到了地上都未曾发觉。

    我兴高采烈,压根不关心这些人怎么看我!哈哈,困扰了我多日的难题,我已经有办法解决了!!

    我对着冯洁一挥手,豪迈的说:“今晚想吃啥随便说就是了!我请!”

    我打了电话给联系人谷厂长,让他快点替我联系那个厂的卖家,我安排过去和他们详细谈。

    第二天,我找去找了一个律师,然后带着律师一起去了。

    厂子的地点在c市某地方工业区。

    谷厂长开车到车站接了我们,然后果断带着我们去了那家将要属于我的厂子。

    这是某家生产轴承机械部件产品的小规模厂子,只有两间厂房,一条生产线,每月拼死了也就只能圣餐二十万套轴承。在厂旁的那栋小小层,则是厂办公室。

    我没有果断和他们接触,而是先细细的观察了这里的情况。

    厂房比较简陋,可是生产设备还是很好的。最让我高兴的是,在厂子的左侧,还有一块空出来的地方,据说也属于这个厂。先前的老板也不是池中物,准备扩大生产规模,可惜他不是内行,最后赔了很多钱,还有些舍不得转出去。

    此外工人素质相当好,很多都是其他厂的工人,被之前这个老板挖过来的。这还挺不错……可是他也留下了一个问题给我,因为这些有经验的工人也工资同样不菲,况且因为很多人是在其他厂干得好好的,再被挖了过来,没有更高的工资是不行的,所以他们的工资更加是高出了同类其他工人的两成。

    这些将是我的成本的增加的终极原因。

    而更让我哭笑不得的一个问题是,就是这也就小厂里也就几十个工人,竟然养活了有十个人的保卫科!我偷偷问了一下谷厂长,谷厂长苦笑说,这些人是地方政府硬派过来的,全是些社会闲散人员,厂子没办法也得留下他们。可是这帮人根本不懂技术,又不肯做那些比较辛苦的生产工作,厂子只能把他们养着当所谓的保卫人员。其实当地其他的厂子里也有这种现象。

    我眉头都皱在一块了,没说话。原来的老板在会客厅里等我们,也就寒暄了几句,我当下提出要求。

    一是,把那个不知何物的保卫科给我散掉!我的厂子不养闲人!

    二是,要求把价格降低到二十五万。

    对方当下脸色就变了一变。我露出了笑容,然后慢慢说:“那个保卫科,完全是拖后腿的部门,说真的我是请你帮我个忙。在我接受厂子之后,就当下裁员的话,会在工人中间引起恐慌情绪,那样容易让工人对我产生不好的想法。反正你要离开了,你就替我做了这个恶人,省得我麻烦不是吗。”

    对方想了一下,想起了自己也没啥损失,于是就先这样定了下来。

    关于价格的问题,我坚持降价到2五万,我的理由无外乎,工人的工资成本数目不小。我丝毫不留情面的当对方的面把她的决策失误说的很清楚,就是因为他当初不计成本的高价挖人,让我现在养着这一批价格老远高出正常水平的工人。可是我不可能去扣减他们的工资,那样做各方面都不好,况且也会遭到工人的反对。

    所以,这是他当时种下的恶果,我没有理由来品尝。他必须得负起这全部的责任。

    最后我们把价格敲定下来了,二十七万。这已经是超出我最初的计划了。我是足足带了三十万的钱过来的。

    我在那边前后呆了四天,一直到律师把这些手续都办理好了。

    遣散保卫科的做法果然遭到了那帮人的反对,,可是我不管。我不养闲人!在我这边白拿工资不干活儿?哈哈,有这么好的事他们怎么不去买彩票!况且这帮人平日里在厂子游手好闲,不但不能起到“保卫”作用,更是一个无穷的隐患!

    我让原来的老板出面说明:不想走也行啊,全部进车间干活!那种天天嘴上抽着烟没事走来走去的,除了打牌就是发呆的人,统统赶走。

    一番整治,四天后我正式接手。

    谷厂长果然是个行动派,他很快从原来工作的那家国营厂子辞职了,而且他还多带来了一个人,那人是他的侄子,之前也是在那家国营厂子里上班,是个车间主任。

    说实在的,我不太喜欢这种沾亲带故来上班的人。可是我了解了一下,他的侄子的确在生产上很有本事,况且谷厂长也对我说的很清楚,原来他在厂里的和其他的一些厂长关系不好,现在他离开了,怕有人会给他侄子小鞋穿,索性就就把他侄子都带了过来。

    最后老谷成了我们现在的厂长,而我则作为法人代表。

    全部手续完成后,晚饭之时,一起来的张律师对我表示恭喜。

    我浅浅一笑:“张律师,以后还有事得拜托你呢。”

    这个张律师对我这些天办事的效率已经相当佩服了,他有些惊讶:“杨先生,相关的手续已经办理完成了,不知道你说的还有啥事?”

    我放下筷子,笑了笑,随后看着张律师慢慢说:“我想你帮我把厂子抵押给银行!”

    “什么??可是你才刚刚把这个厂买下啊!”

    我叹了语气,浅浅一笑,道:“就做个抵押而已,只要我到时能把钱还掉,厂子还是我的,是不是?”

    厂子终于到手了,我当下马不停蹄的办理抵押事宜。

    张律师是个好帮手,先找了某家财务公司,再清点了全部的资产,最后在他的一番运作下,厂子抵押贷款到三十万。

    当然,我想要从银行里拿到钱的话,还有几天时间才行……

    好在当初转让砍价格我省下了三万,这成了我发给员工第一个月工资的来源。

    可是接下来就出现问题了。我发现,在我把律师和财务那块的钱去掉之后,我身上只有几十块钱了。

    我清楚,我可能是天下最穷的厂长了。

    我吃了几天的泡面,晚饭之时真的是扛不住了。我发现自己真的是是很不能吃苦,我看见泡面的包装袋,就忍不住想呕吐。

    我想了一下,也拉不下脸去丹丹那里,于是果断冲到了安信家。

    安信正在吃饭。看门后看见是我,他还有些惊讶。

    我看见慢桌子的菜,甚至都没和他打招呼,就直接冲了上去,抓起一块肉就往嘴巴里塞。

    安信的老婆就坐在我旁边,她那双大眼睛就这样注视着我,半天才说了一句:“杨洛,你多长时间没吃饭了啊?”

    我一边往自己嘴上塞东西,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嗯,我吃了一周的泡面了,身上就剩五块钱了。”

    我一面吃,一面东张西望,忽然发现一瓶杰克丹尼放在台子上,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我一把冲了过去,就抱住了酒。

    安信笑得前仰后合,说:“你这段时间忙啥了啊?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了?”

    我用牙齿把瓶盖咬开,先自己猛喝了几口,咂了咂味道,于是叹息道:“舒坦啊!我可是有日子不知酒味了。”然后才想起安信的事,随口说道:“哦,我去了躺那边”

    安信看着老婆一脸迷茫,皱眉道:“没听说那边闹饥荒啊,你怎么被饿成这副模样了?”

    ,安信琢磨了一会,突然叫道:“靠,老大你不会是破产了吧?”

    我眼睛瞪了一下,从嘴上吐出一块骨头,然后叫道:“你他妈才破产呢!我刚买下了一个厂子!我可是实业家!”

    吃晚饭之后,安信把我拉到一旁,面色有些不高兴:“老大,你没钱花了也不告诉我!你还当我是兄弟么?”

    我苦笑:“这种事情,当初我一点把握没有,不能也把你拖下水啊。万一赔了怎么做?你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啊。”

    安信什么也没讲,从兜里拿出一张卡,然后放到了我兜里,轻轻说:“这透着五万块钱,你先用着吧,再多我手里也没有现钱了。”

    我心中一暖,面容之上忍不住露出感动的神色。

    安信皱眉说:“***,你别这样婆婆妈妈的。”

    我诚恳的说:“安信,你放心,我铁定好好用这笔钱……过个百八十年后铁定还你!”

    安信差点没恶心到,眼睛一瞪说:“好。”

    顿了一下,又说:“还有,你可千万别说老婆,那样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俩坐着又聊了片刻,我起身告辞。

    安信老婆在厨房把卫生打扫完了,走出来见我要离开,忙喊住了我。

    安信老婆从里面找了一张银行卡给我,说:“你这段时间周转不灵,拿去救救。”

    我不接,说:“行了吧,我有钱。”

    安信老婆眼睛一瞪,说:“干嘛啊,大家认识多少年了,还这样扭捏的,你还这么见外!”

    我插在裤子兜里的手默默捏着安信给我的卡,说:“我其实就是有钱,是……”我飞快的撇了一眼安信,见安信已经吓的面色惨白了,我立马打住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