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七百一十八章 没什么想说的

    “哦……”自己的这声回应也等于是告诉子寒默认了王华的那种揣测和想象,但自己能说没有这回事么?又有谁能信呢?何况自己明明做了,还要昧着良心否认?

    “吃饱了,我该回去了!”还是岔开话题吧,自己的这些心理活动会表现在脸上,我不想自己在子寒面前那么尴尬。

    “你回去吧,陪陪王总,你走了她现在肯定很难受,她的电话到现在也打不通。她一个人在家谁也不放心!”对于子寒的这个请求说实在的,自己并不知道是否可行,这不能怪魔女,可也许就在于魔女。

    “那,你有没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的,或者你不方便说的,我可以跟王总说!”子寒从我的表情上读取到的是我的默许。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王华应该是了解我的脾气,可能在别人面前我会侃侃而谈,但现在跟她一天说几句话就数也数的过来。”我想了想,自己如果真正要有什么对魔女说的也应该是自己对她说,让别人转达,尤其是子寒,那么可信度就大大的降低了,毕竟她的角色是说客。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说你们这过的还叫什么日子?一天说不了几句话,俩人整天就是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一张床上睡觉,还不做夫妻功课,你们怎么过得下去的我就怀疑!”

    “她忙完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工作也差不多十一点多了,然后回来就睡觉,我的工作她不明白,她的工作我也不懂,你说聊什么?”我打断子寒的嘟囔,一口气的解释着。

    “小洛,我觉得这事关键在你!”子寒可能觉得自己有些收敛不住,所以又换了一种相对真诚的态度。“你如果跟王总承认个错误,深刻一点我想也不至于这样吧?”

    子寒也许说到了点子上,不可否认,从开始出现这件事到现在我没有对妻说过一个对不起,这除了能说明自己没有真正的意识是自己的错误造成的外,其他的什么也说明不了。

    “你也看见短信了,就算我现在说对不起也没用,她嫌的不是这个!”

    “这个我去跟她说,但我刚才说的你也往心里去想想,当然我也知道她们家给你压力和冷嘲热讽的事情让你很不高兴,你肯定也很生气,这应该也有关系,但你也应该知道,王总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发展的,只不过谁也没想到而已,如果不希望你发展的话,王总还跟你干什么啊?你说呢?”

    “你先去看看你姐再说吧!”脑子里乱乱的,不想再跟子寒理论了。

    “那好吧!”子寒的一腔热情被我的一副麻木不仁给生生的挡了回去,所以有些无奈。

    整整一个晚上,自己都坐在酒店沙发上没怎么动。

    估计子寒的那些话在魔女的面前也不怎么奏效,所以一个电话也没有。

    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今天休息天,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魔女,你最近好么?很想你,有很多话想对你说!’按下这几个字,静静的等待着魔女的回复。

    自己的感觉中,自己也不再是原来的自己,魔女也不是原来的魔女了,原来的那些恩爱和牵挂完全被现实中的事情拖累的所剩无几,几年来积攒的感情似乎也在这些经过中消耗殆尽了。

    外面的天空全部黑下来了,自己没有开灯。

    在黑暗中我问自己,没有了王华,我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难道,这辈子就这样失去她了么?

    不,我想应该将这一切归咎到中间发生的这些事情上,如果没有这些事情,也许我的魔女不会这样在我面前淡淡的走远。

    可,就算没有这些事情,我也已经对魔女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虽然魔女没有因此怎样,但终归自己在她的心里已经变换了模样。

    无论自己如何去表白和修饰,相信受过伤害的女人都会换一种心态和逻辑来重新审视自己,审视这段感情,审视所谓的将来。

    黑暗中,我可以肯定的回答自己,我是爱她的,很爱很爱。没有她,不行。

    没有再对她说对不起,最主要的原因我想也就是在这里吧,尽管这是一种狼心狗肺式的心理,但却是自己必须承认的,也是必须要面对的。

    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中间这些偶然的事件似乎在造就着一个必然的结果。

    良久,仍旧没有接到魔女的回复。

    这个时间大概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吧,也许她正在吃晚饭,手机不在身边。也许,是她不方便而没有回复。但自己不能贸然的给她电话,因为我曾经答应过她,如果没有得到短信中的肯定,是不能随便打电话的。

    所以,还是继续等吧。

    ‘魔女,还加班么?’一个小时后,仍旧没有回复,忍不住又发了过去。

    魔女可能加班,可能腾不出手来或者腾出时间来回复吧?但又不可能说一个小时连上厕所的时间也没有吧?

    ‘魔女,还在生我的气么?给我回复下好么?至少让我知道你现在还安全的在哪里。’十五分钟后再次尝试。

    还是没有回复。

    有些忍不住了,手指在按键上来回的按着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按了删掉,删掉了再按上,想打又不敢打,不打又不放心,纠结的要命。我真的要听见自己脑壳裂开的声音了……

    座机就在一旁的茶几上,用座机打吧,这样的陌生号码或许她会接的。摘下话筒按了号码,然后就是接通后的长音。

    一直响着,没有人接听。

    睡了?

    现在还不到9点,就算是睡了也应该能够听到这么长时间的振铃吧。

    要不就是不接?

    还是不方便。

    还没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听筒里出现了盲音。

    整整一夜,昏昏沉沉而又浑浑噩噩,手机一直开着,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

    窗外不时传来的那些狗叫或者其他什么动物的叫声让自己不能沉睡,醒一会儿睡一会儿的熬到了天亮。

    一晚上没休息好,一上午也没精神,攒了一大堆的工作在案头。

    埋头苦干了几个小时,粗粗拉拉的算是把工作交代了。

    奇怪的是一上午手机都没动静。

    可也就在想为什么的时候,手机却响了。

    一个老客户出差到这里,原来很要好的那种。

    不用说,中午肯定要喝酒。

    喝就喝吧,自己也想放纵下自己,这一个月以来都被这些纠缠着,甚至都没有过笑容。

    憔悴是无法掩盖的,但酒后所有的不快和憔悴则更无法掩盖。

    喝多了,多到勉强把车开回去。

    ‘小洛,我们结束吧,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可能,这样下去丝毫没有什么意义了,所有经过的这一切就当作是我们做的一个共同的梦,现在梦该醒了。我们都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把这一切全部都忘掉,不留任何痕迹。我会做到的,把你忘记,把你的一切都忘记。不要再找我了好么?我会感谢你的。王华。’

    还没有到家,王华的短信长长的也绝情的发送到了我的手机上。

    也许,这不用再进行过多的考虑了,王华昨晚是故意不做回复的,也许她在她那大床的一边一夜未睡的做出了这个决定,而后浓缩在这一百几十个字里面匆匆而又不给自己任何商榷的就这样镌刻在这个时间和这个空间里。

    ‘难道我们真的要上演一部现实版的《廊桥遗梦》么?他们的爱只有四天时间,可我们却超过了四年甚至更多。’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罗伯特·詹姆斯·沃勒的经典,太多的相像,太多的雷同,也造就了一个没有太多区别的结果,但我要用它来反问。

    ‘我说了,我会忘记的,忘得一干二净。谢谢你的成全。’魔女的回复简短而有力,干脆而又不容商量。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酒后的大脑麻木而又迟钝,但我曾经记得午夜漫步在河边的影影绰绰,曾经在味道江湖的调皮打赌,曾经在路灯下变换不停的身影,曾经在酒店甜蜜恩爱的往昔岁月,曾经在亿万打拼的时光,还有曾经影院里的电影《画皮》和曾经皓月当空时魔女站在我的车前的一幕一幕……

    魔女,你怎么可能忘记?!

    没结婚之前,你对我说不要我离开你;

    结婚之后,你说我们要去内蒙,去草原,去喀纳斯,去欧洲,去没有认识我们的地方旅游……

    王华,你怎么可能忘记?!

    亿万办公室里,你默默含情对我似骂非骂的照顾。

    长街路灯下,我们手挽手时那真情的告白;

    你家里滚筒洗衣机面前,你闭上眼睛将自己交给我的一刹那;

    月光下,你远远的站在我的车前;

    还有我们的戒指我们的半岛铁盒……

    魔女,你怎么可能忘记,你怎么可以忘记?!

    ‘王华,我不相信你会忘记,我是你真心爱过的男人,曾经想把一切都托付给我的男人,也是曾经让你失望到绝望的男人,无论你在什么时候,我的名字你都不会忘记,都会深深的印到你的脑海里,镌刻在你心底那个最疼的角落,即便是你80岁以后你也会对我的名字的这几个字再一次的颤动,你不会忘记的,永远不会……’

    泪水和所有的压抑都融化到这些汉字里面,虽然我想要说的更多,可我找不到该如何表达,找不到。

    再也不用担心别人会看到我哭时的好奇,也不用担心会有任何人来打扰自己的宣泄,我放声大哭。

    ‘就这样吧,希望你不要再找我了好么,谢谢你的成全。’

    魔女的热情和冷漠是完全成正比的,没有丝毫的折扣,也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幻想。

    我知道,这都是自己造成的,是我伤害了她,伤害了她的心,伤害了她的未来,也伤害了她的幻想,也许她这么做是唯一的选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