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二百一十一章 闷闷不乐

    胡珂拿着资料坐下来,端正的坐着。微微低头,我走到她侧面,从衣领开口处看进里边。乳娃娃啊,很会装纯呐。那么大的胸,是被王华山那双大手挤的吧。

    每天装纯潜伏在我和魔女旁边,扮清纯可爱。一有风吹草动马上通知王华山,我很恶心这样的人!尽管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潜伏在莫贱人身边,但莫贱人那时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胡珂跟我有仇不?我没强奸她啊。魔女跟她有仇不?没有吧。王华山太阴毒了,找了这么一个非常清纯善良的小姑娘来做卧底,高招!

    原本我对胡珂的感情,也像是对子寒那样的,当成妹妹都行。开开激情玩笑也正常,但绝不会超越最低的底线:触碰。

    我长长叹了口气,太可悲了……

    假装笑着道:“胡珂,你长得很美呢。我想念首诗赞美赞美你。”

    胡珂抬起头来,瞧见我整若有所思地盯着她衣领里面。马上捂住了衣领。

    我的目光依旧不移开,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去看!一直盯住,盯住那对高高的胸,然后摇头晃脑地念道:“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于豆蔻,成于二八。白昼伏蛰,夜展光华。曰咪咪,曰**,曰双峰,曰花房。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质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一如船入港,又如老还乡。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深含,浅荡,沉醉,飞翔……千古好湿,好湿啊……”当年在大学宿舍,那帮家伙经常念的。比‘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的醉翁亭记好背多了。

    听得胡珂面红耳赤的,我对她的纯洁已然消失得荡然无存。不再想去尊重她,她出卖魔女,出卖我和李靖等人辛辛苦苦做好的策划。倘若将来魔女输于王华山,胡珂乳娃娃功不可没!

    越是看着她这张天真无邪的脸和她所做的事情拿来作对比,越是感到脊梁骨发寒。对,反利用,魔女说过,只要确定了她是王华山的人。那就反利用!至于如何反利用,相信魔女已经有了她自己的想法。

    胡珂低着头说道:“小洛经理你又念些不三不四的话!”

    我嘻嘻道:“什么不三不四,人家有点被你深深吸引了嘛。”

    她佯装嗔怒道:“有了女朋友,还这么浪荡。”

    “生活可是每天都必需的,可女朋友,一个月才来一次,真痛苦。”我笑嘻嘻道。

    胡珂鼓着嘴:“我真不理你了!”

    “胡珂,我上次……喝醉了。不是我喝醉了,是我们都喝醉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动你吗?”我斜着眼问道。

    胡珂摇头:“你敢动我!我死给你看!”

    我心里一阵鄙视,装吧,继续装吧。我也装,装得面露淫色:“喝得我全身都软了……那晚我已经伸手向你了。但有贼心贼胆没有贼力……”

    边说还边伸手做挤奶龙爪手状。她双手一挡:“你这色狼!下流!”

    我淫笑道:“更下流的,我都没想到呐。怕吧?胡珂,我好像喜欢你了怎么办?从看到你这对圆白,我就深深深深的,像是爱上了你。晚上时不时都会做梦,梦见跟你这样这样。”一边前后摆臀演示着动作。”

    胡珂羞道:“讨厌死你了!”拿起资料跑出了办公室。

    外表这么纯洁无瑕,内心竟然如此诡计多端。太阴险了!拿着一张陌生的手机卡放进手机里,拨给了魔女,跟她说明白了胡珂应该就是王华山的人。

    魔女还在路上的士里,她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要利用她才行。刚才我的手下给我打电话,情况不容乐观。省内的营业额直线上升,而省外的有点难做。毕竟省内的方便管理。”

    我说:“你那时本就不该这么跟他打赌。”

    魔女说:“那怎么办?我的股份比他少,让他做省外他也不愿意啊!我实在也不想跟他纠缠下去,大家斗来斗去互相防着对方,都不能好过。要么就全都有,要么就全都没有。如果全没有了,我就去死!”

    “你别……别乱说话!”

    “我没乱说话。我必须要把亿万做得更大,总有一天昂首挺胸走进我爸他们家族去!王华山制约了我,制约了整个亿万的发展,如果他不是老针对我对付我压制我。亿万现在的成就,更是今非昔比!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要么就成功,要么就是死。如果明年能够胜于王华山,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不仅要走进他们家族,我还要把我爸爸留给我和我妈妈的那份都夺回来。我要逼得我两个哥哥无路可走,让他们跪在我面前认错!我调查了那么久,认定我父亲的失踪一定跟他们两个败类有关系,我一定要他们跪在我面前给我说出来!”

    我心里边涌出很复杂的情愫来。我和魔女的爱情,没想象中走得那么难,因为我们很深爱。可是要好好在一起,像那些平常的小夫妻一样生活,比想象中更难。

    魔女问道:“这一个多月里,我想要结束。不是因为你差点和胡珂发生关系,而是让你去陪着我面对那么大的风浪,尤甚于顶着枪林弹雨往前冲锋求胜利。我思考了很长时间,所以我决定放弃这段感情。”

    我说道:“你又在胡说!你还说陪我走到天涯海角!”

    “说起来是那么的简单,可我们真的能走到那天吗?时间的洪流,生意的纷扰,家族的争斗。都有可能把我们冲散……”

    此时此刻,我才真正的明白。这个外表刚强,内心同样坚强的女子,是承受着那么巨大的压力。或许拼三五年会成功,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成功,亦或者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后果:失败。

    “魔女,不管是死是活。我都陪着你!虽然我们不想谈及失败,但凡事都要考虑好最差的结局。如果失败,你要死也行,你跳楼,我先你跳下去。你割脉,我先割我的,在天堂安顿好了等你来!”我坚决地说道,我竟然那么的害怕没有她。

    魔女哽咽了:“你别乱说话,不然我又想哭了……”

    “是你先乱说话的,你别胡思乱想,我一定陪着你走到最后的。现在,你先理顺思路,该怎么利用胡珂?”我温和着语气说道。

    “好,你好好听着。我和王华山这次打赌,谁也不知道谁赢谁输。输了,他也未必会净身出户!我就是要逼着他发狂,让他有漏洞可钻,让他有把柄可抓。他这人,与枣瑟做了不少坏事,我安排在他旁边的人很多。我就是敢确定他杀自己老婆,但无法找出证据。我只想挖出这一条,就能要他死!胡珂和王华山关系匪浅,不是养女就一定是情人。如果能够接近她,诱她才出卖王华山,当然最好。但这很难,只有一个办法行得通。”

    我说道:“什么办法?”

    魔女说:“王华山派胡珂来我们市场部,胡珂的目标只有一个,我的助理!我私底下找人试过她,她对其他的职位,闲职高薪她一律不敢兴趣。这不是心中有鬼吗?那天我告诉她让她去湖州市协助你,那晚她赶着去坐车我偷偷观察过。她很高兴。两个原因。一,靠近你能攫取到更多有用的东西,王华山很赞赏。二,虽然我情商很低,但我还是看得出来。她喜欢你。想要利用胡珂,两个方面。一,被动,制造一些假信息给她,让她告诉王华山,让王华山发狂。二,让她主动。”

    我说:“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谈恋爱的人,智商全是零。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

    “你说的到底什么意思?”我打断她的话。

    “王华山可能也想,让胡珂诱惑你,让你反过来对付我。有一个晚上他过来我们家里,跟我聊的基本都是和你的关系。王华山处心积虑搞破坏呐。他甚至可能给胡珂下命令,让胡珂勾引你。我说下面的这段话,你保证不生气我才说。”魔女说道。

    “你是说让我跟她发展!”我问道。

    魔女说:“正是!一边假装已经受了她的诱惑,一边追她,让她也被麻痹智商。主动和被动,双管齐下。既给胡珂散布虚假消息,又能随时了解王华山的想法。把王华山逼疯,让他找枣瑟帮忙。破王华山,便指日可待。”

    我急忙说:“魔女……假如枣瑟玩阴毒的呢?例如杀人放火?”想到枣瑟如果像在仓库放火这样对付魔女,我不禁打寒颤。

    魔女冷笑道:“我当然会保护我自己,到那时候。请几个保镖,注意一点也就没事。就是想等枣瑟出动这帮跟了枣瑟多年阴险的人,我抓到一个就行。付他们多几倍的钱,让他们佯装攻击枣瑟或者王华山,挑起王华山和枣瑟的战争。坐收渔翁之利的就是我们。或者,抓到了之后,软硬兼施,令他们指认王华山和莫贱人曾干过什么罪恶的事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