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九十六章 一个人,冷

    “我也不知道。哥,打电话给陈喜,她经常回家,会知道的!”陈悦急道。

    我打了个电话给了二妹陈喜,在她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中,我才知道了我家发生了那么多事。母亲生病,为了省钱,能忍则忍,后来不行了,才要去医院,钱用完了,只能卖田卖地,卖田地又和邻居为了几平方米地吵了起来,邻居与我们不同姓,人多势众。父亲一锄头砸过去,把那人砸得头破血流。那些人就操起家伙反砸过来,母亲挡住了父亲,被打断了腿,没钱动手术,躺在床上。父亲怕我和我陈悦知道后过的不安,应是要陈喜不能向我们透露半句,否则就打断陈喜的腿!当然他只是吓唬陈喜而已……

    陈悦手拿着我的手机,蹲在地上一边听一边哭着。

    我只觉全身发寒,就像在听别人说一个故事,刺人心疼的故事。

    我牵起陈悦的手:“别哭了!别哭了!走,我们回家。”

    走了几步后,苏夏问道:“你们怎么回家!?”

    我回头过来,才记得苏夏也在这里。

    “哥,我先和我们老师说一下。”陈悦跑过去找她们的老师了。

    “苏夏,你也见了……我还有事。其实,说白了吧,花开花落终有时,像我们这样,纠缠下去也只会无疾而终。还不如……”

    苏夏顿了一下:“走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家。”

    “你送我们回家!?”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现在去坐车到你们那,今晚都到不了!”苏夏说得对啊,我们坐的跨省车,现在回去湖平市买票也买不到啊。

    就这样,苏夏开车,把我和妹妹送回去,一路上我和陈悦心情低落,自然也不愿意说话,苏夏倒是说了不少宽我们心的好听的话。

    风尘仆仆几个钟头,傍晚时,站在熟悉的家门口,跑进去,家里少了熟悉的那份温暖,阴凉寂寞的空气充斥满屋。

    “妈……”我和陈悦跪在被病痛折磨的母亲床前,泣不成声。

    母亲看到我和陈悦,大吃一惊:“你们……你们怎么回来了?”

    “妈!你都这样了,为何还要瞒着我们呢!?”

    爸爸刚从田里回来,把扁担放下走到我旁边:“你怎么回来了!?”

    我指着母亲问他:“为什么妈妈这样你还瞒着我!?”

    父亲道出了自己的苦楚,那条腿重伤,需要一万多动手术,家里暂时一下没那么多钱,又不敢在医院耗着,只能先把母亲接回家,等凑够钱了再去医院了。

    我二话没说,抱着母亲出外面拦了一部车,全家人到了医院……

    把母亲安顿好后,父亲和我坐在走廊外边抽着烟:“儿啊,你有出息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可是我看得出来,你的生活并不算很好啊。”

    “怎么不好!?我现在开奔驰!在一家公司当经理!”我骗父亲道。

    父亲干笑两声:“呵呵……你开奔驰还抽不到十块钱的烟吗?那车,是那女娃儿的吧。”

    “是的。”

    “杨锐,那女娃儿,看起来挺不好惹的。咱这样的身份,和人家相差太悬殊了,和她在一起,你会不开心的。”

    “说这个干什么……我现在只希望妈妈的病全好起来。爸,我们家……看上去比人家差了太多。我想,我想给你一些钱,把房子盖起来,妹妹今后的学费生活费我都包下了,你就不要去干那些活了。”想起自己房子的破烂,老爸老妈每天都要住在那里,心里涌起阵阵酸楚。

    “儿啊……你有这份心,我就知足了。这些钱,你是想从那女娃儿借来的吧?你那点心事,老爸哪能看不出来?这个你就别担心了,爸爸妈妈住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现在只要你妈的身体好起来,比什么都强。你就好好回去上班工作挣钱。”

    “挣钱挣钱,也不知这钱为谁而挣,《圣经》中的一段经文说: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聚积财富,不知将来有谁收取?你们过得不好,我还有什么心情工作!万一你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挣钱来做什么?房子一定盖起来!爸!每次想到你和妈妈那么苦,我难受啊!……”

    父亲含泪笑着:“我有一个好儿子啊!房子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咱一起慢慢做,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跟别人一样住三四层楼的明亮房子的!”

    “爸,如果你不答应我,我还有什么心情去上班?还有什么心情去工作?”

    父亲抓住我的肩膀:“你要和人家女娃儿借钱?人家看不起咱!你跟人家借钱了,那你跟她又是什么关系!?”

    “对,我现在就是要向她借钱,但我今年以内我一定能还了她!”我信心十足。

    父亲的语气严肃起来:”杨锐你记住,一个男人,可以丑,可以没有钱,但是不能没有责任感。你欠了人家的难道仅仅是钱而已吗?你欠的还有很多情债,这世上,最难还的就是情债了!”

    父亲的话重锤般敲在心上,想起这段时间,同苏夏如此的纠葛痴缠,我的心先是怯了。我当苏夏是什么呢?

    我还在琢磨如何说服父亲,苏夏过来了,她一直都在病房里听着我们说话。苏夏对我父亲笑道:“叔叔你好,我是杨锐的朋友,也是同事,我是区域经理,杨锐是业务员,我算是他的……上司吧。是这样,杨锐他为我们公司做了一个大单,是美国人的生意,赚了不少钱,他的提成,大概有三万美金左右,但这些提成,短时间内不能到账,还要等一些日子,经过很多领导一层一层上去签字才领到。但我可以,从我这儿先给他。”

    苏夏骗得太像了,我父亲愣着看我:“真?真的?”

    我骗不了父亲,我一说话他看我眼神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苏夏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幽幽怨看着我插话道:“在这个社会里,谁会因为纯粹的同情而作出无私的奉献呢!我帮他,也是有我自己的目的的!”

    一语双关,父亲看出苏夏和我不是简单的关系,也没再说什么。

    父亲和陈悦守着母亲,陈喜也来了,午夜时分,我不忍心让苏夏在这儿陪着我们,就带着她去找了一家酒店。坐在床上,我对她说道:“你又帮了我一次,我真不知如何感激你。”

    苏夏脱掉外衣:“我又帮了你么?记得那时我给你买衣服,借给你钱,没过几天你就连本带利还给我了,我放出去二十三万,才不到几天,就赚了两万。我还要感谢你帮我挣钱吶。”苏夏气恼说道。

    “杨锐。”,安静地坐在我对面,眼神依旧有着旧日的眷恋,声音仍然带着往日的娇嫩,倒茶给我的时候不经意的指尖接触传递的尽是往昔的温度,我终于知道了我的心,依然不够成熟和理性。

    以为蒙上了眼睛,就可以看不见这个世界;以为捂住了耳朵,就可以听不到所有的烦恼;以为脚步停了下来,心就可以不再远行,原来,我需要的温暖,只是一个拥抱。就这样,抱着她,如同两只在冰天雪地洞穴里紧紧依偎在一起取暖的动物。

    女孩子都一样,喜欢温情脉脉的甜言蜜语:“杨锐,我也以为,你不过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可你走了后,我的心里很疼。你呢?”

    “苏夏,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所以,最好永远不要相爱。”我帮她说出了她心里的真正想法,她是迷恋我,还是喜欢我的外形,都喜欢。就是没有爱。

    “答应我,再也别让我找不着你。你要我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冷。又是钱,钱,钱。我是没有钱才会谈钱色变吗?也许,我在她眼里始终都是一只玩偶,高级的玩偶。可我也不会去想太多了,只要有钱给我父亲,玩偶又如何?

    一早醒来就去了医院,给家人买盒饭。看着白发渐多的父亲,感慨着当年的顶梁柱,现在已经独木难支了,这个重担,该轮到我来挑了……

    “杨锐,这张银行卡,里面有三十万,拿去给你父亲。”苏夏对我说道。

    “苏夏……谢谢你。”我接了过来,卡压在受伤很轻,压在我心上却很重。

    “你好好照顾你妈妈,我要先走了。”

    我急道:“你去哪?”

    “回去啊,‘翡翠宫殿’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忙。”她看到我的急促,轻轻笑了一下。

    “那……”没说完,王华山的来电让我吓了一大跳,他在那头喊道:“杨锐!你是不是拿着我给你的钱就跑了!?”

    他怎么会这样想?“王总……我家里出了些事。我母亲突发疾病。”

    “那为什么也不请假!?”王华山在市场部的人看来不是一般的多,而是非常多,整个市场部,分成了好几大帮派,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谁人和谁是一帮。这些小集团模式的氛围,让市场部办公室犹如江湖一般深不见底。如今的这几个帮派,究竟是谁在成就,还是谁在毁掉,谁也说不清。

    “事出突然,对不起王总。”

    “母亲的病严重吗?”他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满严重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