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第844章 大结局(1)

    昏暗的卧室里,淡淡的花草熏香时不时的从容器里面喷洒出来。

    不多时,整个房间就像是处身在种植花草的庄园里面。

    灰黑色的墙壁上,两个人的影子拼命的纠缠着,如痴如醉。

    湿湿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低落在虞清清的锁骨上,黏糊糊的,她伸手为他擦拭着眼泪,声音哽咽:“子曦,你哭了。”

    哭?什么叫哭?

    这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应该怎么写。

    10年之前,商界翘楚江子曦根本不知道汉语文学中有这个字,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写。

    直到妻子流产之后,他才知道,哭字,共十画。

    人生匆匆,他已过而立之年。

    11年的时候,有记者采访他:“江董,请问您哭过吗?”

    语毕,全场哗然而至,鸦雀无声,更是有人暗骂记者不懂事,不分场合。

    这种问题,怎么能问江子曦。

    他难道不怕走着进来,却是横着出去吗。

    当聚光灯打在江子曦身上的时候,他却是说了句轰动全场的话,他说:“10年我太太流产,孩子不幸没保住,我哭过。”

    轰隆……

    这句话就像是个晴天霹雳,在整个会场内爆发。

    谁都没有想过,江子曦竟会这样自揭伤疤,尤其是谈及那个夭折的孩子。

    10年江太太流产的时候,有几个记者捕风捉影赶到医院,试图拍到第一手的咨询。

    可是结果呢?

    却是被江子曦的保镖,直接当成狗扔了出去,就差没把他们暴打一顿。

    可见,他是有多愤怒。

    第一次哭,是因为他们的孩子离世,第二次哭,是因为乔初颜瞒天过海的葬礼。

    他曾天真的以为,清清死了,他江子曦竟亲手逼死了自己最爱的妻子。

    他愧疚,他自责,他痛恨,他恼怒,他…简直恨不得亲手杀了自己。

    那种罪孽感,不停的剥夺着他的理智,摧残着他的精神。

    10年清清去世之后,他疯了,他变成了另一个江子曦,更是南城人人口中的魔鬼。

    魔鬼?他是魔鬼吗?

    是,江子曦起码不否认。

    第三次哭,再度是因为妻子,更是在怜悯自己那不足四个月的生命。

    身下的人儿,就像是罂粟,惹得他不停的采摘着,哪怕摘了这朵罂粟,所付出的代价是魂飞魄散,他江子曦也在所不惜。

    微红的小脸布满了欢爱后的****,优美的颈项更是被他密密麻麻的吻所占据。

    此时的妻子,美,美得摄人心魄。

    这样的清清,他还能看多久?

    江子曦不管不顾,俯身吻上了妻子红肿的唇瓣,而后顺着她那光滑的颈项游移到她柔软的高耸上,为他吻去那些泪水。

    此时,他的勃发还埋在妻子的身体里,未曾退出。

    “子曦,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告诉我,好吗?”

    这样的丈夫,她从来没有见过,这到底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

    虞清清柔软的声音在他的耳畔旁,不停的呼唤着,希望他能告诉她,让他们两个人共同分担。

    可是他呢,却是什么都不说,甚至连一个清楚的暗示,都没有给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