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第585章 烫伤,血肉模糊(6)

    医生的话在他耳边回响,挥之不断。

    江子曦看着清清极为痛苦的小脸,握住她的手,闭上了眼睛:“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天知道,他有多么不想让清清疼痛。

    看到妻子的泪水,他只觉得心如刀割。

    几名医生相互看了看对方,其中年长的那名医生脸色阴沉,叹了口气:“江先生,这是目前仅有的办法了,再不动手术的话,太太或许会因伤口感染而重度昏迷。”

    睡梦中的虞清清或许是听到了什么,吓得不禁颤抖了下,就连被江子曦握住的手,也微微颤抖。

    江子曦握紧了她的手,仿佛用了毕生的柔情:“清清不怕,我在这里,这一次…无论天堂地狱,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得到他的首肯,医生才开始忙绿的准备接下来的手术。

    护士对虞清清的手肘部分进行烧伤测量,长度15公分,宽度5公分。

    纵横商场多年,每天都有无数个数字在他耳边打转。

    可没有一刻,在江子曦听来,这些数字有多么可恶。

    甚至是愤恨。

    长度十五公分,宽度为五公分,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伤口呢。

    医生戴着放大镜,极为细心的检查此处的烧伤面积,确定这个尺寸没有错之后,才吩咐护士:“测试下病人的血型,准备好备用血浆,记得…血浆要先检查。”

    这半年,医院里的血浆时常会有问题。

    有的根本就不是a型血,却被放在a型血库中。

    若是旁人,他不会这样叮咛,可这人可是江子曦的太太。

    他们哪里敢怠慢,就连失一点点风险,都不行。

    按照江总的脾气,说不定会马上把医院给夷为平地,难不成他们要去喝西北风。

    护士点了点头,转身的时候却听到江子曦说:“不用了,如果待会清清需要血,直接从我身上抽就可以了,我和她都是0型血。”

    结婚三年,清清是什么血型,以及她身上哪里有伤疤,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护士看了眼医生,见他没有拒绝,这才戴上了手套,开始准备工作。

    手术室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桌面上的剪刀系数被粘上血迹。

    白色的海绵放在清清胳膊上之后,便被鲜血和脓水占据。

    那些血迹压得江子曦喘不过来气。

    妻子眉头紧皱的时候,他只能握住她的手,一遍遍的告诉她:“清清,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几分钟之后,清清胳膊上的那块皮肤组织被硬生生的割了下来,医生将那块夹着着清清衣袖的皮肤放在了白色托盘上,随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皮脂按照那个尺寸拿着剪刀开始剪。

    护士在为清清处理胳膊上的血迹,几个主刀医生相继点了点头,年长的医生颇为沉稳的握紧了手中的剪刀:“准备植皮。”

    如果说切割皮肤组织是最疼痛的事情,那么植皮的时候,却是让你更加无法忍受的。

    切割皮肤组织只需要几十秒的时间,而植皮却需要它的十几倍时间。

    既要与原伤口保持吻合,而后对于植入的皮肤更要限制活动三周,如果在这时间伤口所植入的皮肤没有存活的话,那么将会采取第二次手术治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