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第476章 以死相逼(6)

    病房里的每个角落,似是都可以听到她的声音。

    虞清清盯着被她扼住的手臂,猛地抽了回来,恶狠狠的盯着她,双眸中满是怒意。

    江雨露看到她气的这副模样,心中更是舒爽起来。

    昨晚江子曦回家的时候,特意吩咐了家中的佣人,不可气虞清清,无论她说什么,都不能和她争吵。

    据说是因为虞清清的胎气不稳,气愤过度的话很有可能小产,从而引发先兆性流产。

    此时看到虞清清气得脸色都发紫起来,江雨露拿起放在旁边的包,撇了眼虞清清,满是嘲讽的说:“虞小姐,好好享受你剩下的时光吧,不要忘了…江太太这个位置可是我的,从头到尾,你只不过都是江子曦的棋子!不对…还是一颗最可怜的棋子!可怜到被他谋害了全家的性命,还心甘情愿的为他生孩子,哈哈哈……”

    语毕,江雨露便拿着自己的包转身离开。

    虞清清坐在床榻边,见她要离开,更是恼怒不已,拿起桌子旁边的百合花的花瓶,狠狠的朝她砸了过去。

    她的身体还很虚弱,即便是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也只是勉强可以下床而已。

    自从上次在杭州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她的身子骨就一天不如一天。

    透明的玻璃花瓶没有装水的话,那还好,此时的花瓶里装了半瓶水,而瓶子的底部还有些小小的石头。

    似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清清才举起花瓶朝着江雨露的方向砸过去。

    可…就在她举起花瓶,朝着前方抛过去的时候,她的身体也随之跌落在了地上,由于过度惊吓,她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小腹便撞到了旁边凳子的棱角上。

    虞清清的脸色不由得发白起来,双手更是捂住自己的小腹,不停的在地上打滚,额头上满是汗水,而她浅蓝色的病号服腿部,已经渐渐流出红色的血液。

    这意味着什么,虞清清很明白。

    她痛苦的倒在地上,捂住绞痛的腹部,断断续续呼唤:“救…救…救…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江雨露原本踏出房门的脚,也停了下来。

    那颗花瓶正好落在离她不远的位置,她转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虞清清倒在血泊里,双手捂住小腹,不停的呼救。

    真是个笨女人,拿个花瓶砸人也会摔下来。

    江雨露冷冷的笑着说:“虞清清,或许这就是你的命运!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今天之所以来这里,给你看这些视频,子曦都是默许过的。”

    说完,她便扬长而去。

    只留下虞清清一个人,倒在那片血泊中。

    她的手心逐渐被鲜血所浸透,小腹中的那股气流正在慢慢的消散。

    手指抬起的时候,虞清清看到了手心中的血液,那是她孩子的血液,已经两个多月的孩子。

    看到这摊血迹,她却是笑了:“江子曦,此生若再与你为善,我必不得好死!”

    她气愤,她恼怒,她自责,她悔悟,她嘲笑,她落幕。

    2010年2月18日,虞清清和江子曦即将三年的婚姻,正式画上了句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