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第427章 逆境,虞父被捕(2)

    2008年冬季,整座南城的人都在雀跃这场多年未曾相逢的大雪。

    虞清清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挽着江子曦的臂弯,走在这布满大雪的马路上。

    嫁给江子曦,对虞清清来说,却是她最幸福的事情,也是她最美好的回忆。

    那天虞清清很任性的环着他的脖子说:“子曦,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许瞒着我,更不许骗我。”

    漫天大雪下,虞清清穿着浅绿色的羽绒服,在大雪中妖娆绽放,她就像是来自天上的小精灵。

    江子曦刮了刮她的鼻梁,轻笑着说:“好,我答应你。”

    寒冬大雪,江子曦牵着虞清清手,从这条马路的东头,走到西头。

    就好像他们以后都不会有散步的机会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虞清清的手指都冻得通红了,小拇指甚至都变得青紫起来。

    她也不做作的喊冷,喊疼,她本就不是那样的女人。

    江子曦看着她的那双手,自是心疼的不得了,伸手将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小腹部。

    虞清清下意识的想要缩回手指,却被江子曦死死的扣住,他说:“清清,我给你暖暖,就不冷了。”

    “可是,你会冷。”她眨着大眼睛,很是认真的看他。

    对于她来说,他冷远远比她冷,更让她心疼。

    江子曦摇了摇头,握紧了她的手指:“你冷,我陪你冷,你暖,我陪你暖;夫妻本是一体,又岂有大难来时各自飞的道理。”

    什么叫感动?

    08年以前虞清清从来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含义,拥有着双学位的她,竟对这个词浑然不知。

    直到遇到了江子曦,她才从心里重新对这个词定义,重新深深的懂得了这个词究竟何意。

    他不是个喜说情话的人,可是他每说的一句话,便能深深的打动她的心。

    而后,江子曦便不再言语,双手紧紧的将她的手,放进了自己温热的腹部,脸上没有丝毫因这刺骨的冰冷而觉得难耐。

    虞清清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说:“傻瓜,你是我妻子,对于我来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泥足珍贵的人,除了你,还能有什么值得我如此珍重。”

    如此郑重的表白,却被他说的如此随意。

    此情此景,就像是著名诗词作家泰戈尔作品《飞鸟集》中:“你微微的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的久了。”

    虞清清喜欢泰戈尔,早年前她不曾看书,或是因为工作、或是因为年龄。

    可是过了二十岁之后,她才觉得泰戈尔的作品,是那么富有哲学,每读一次,深深品味,就像是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繁华不及于他。

    10年之后,虞清清再次拿起泰戈尔的诗集时,却没有了当年的欣喜和期待,相反,则是多添了几抹空寂和褪去浮华的衰败。

    虞清清躺在他温热的怀中,渐渐的熟睡过去。

    而江子曦看到她的容颜,心中也没有了最初的愤恨,倒是多添了几抹爱意。

    如今的他,会为她笑,为她流泪,为她烦躁,为她苦闷。

    这种奇妙的感觉,难道就是爱吗?

    ---【墨迹了这么久,终于写到**的部分了,希望大家会喜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