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再次敲诈

    第二十九章再次敲诈

    “崔德成,你放人了吗?”

    电话里传来了赵丰年焦急的声音。

    “对方……让我……道歉,亲自给他打开手铐。”

    崔德成不想丢掉这个面子。

    “崔德成,马上道歉,你给欧阳志远亲自打开手铐,这是命令,否则,你滚蛋走人,副局长的位置,有好几十人盯着呢。”

    赵丰年最忌讳手下的人不听自己的指挥。

    崔德成,你麻痹的,敢不听老子的话,明天我就拿下你的副局长。

    崔德成一听,赵丰年竟然对自己这样说话,自己毕竟还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呀?又不是你的私人护院。崔德成感到自己的心凉透了。

    局长的位置和仕途重要呀,面子又能值几个钱?一丝诡异的寒芒在崔德成的眼里一闪,自己的那件生意还没做完,等到那几件东西出手之后,老子有钱了,花上几百万,进入市局,赵丰年,老子还要当你的枪吗?小不忍,侧乱大谋。

    想到这里,崔德成慢慢的走到欧阳志远的面前,冷声道:“欧阳志远,对不起,我们抓错了人。”

    欧阳志远看着崔德成那不服气的眼神,还有那丝冰冷的寒意,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讥笑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崔德成的脸顿时变成紫茄子,眼里透出一丝极其怨毒的杀气,小子,你等着,过了今晚,老子一定找人弄死你。

    “对不起,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在崔德成的眼里看到了那抹一闪而没的毒芒,心里不由得嘿嘿冷笑,崔德成,既然我敢玩你,就不怕你事后进行报复,我要玩死你。

    “我没听见,大声点。”

    欧阳志远再次羞辱崔德成。

    “对不起,欧阳志远,我们抓错了人。”

    崔德成大声道。

    现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很显然,这个年轻人在玩崔德成,这个年轻的小白脸,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不怕崔德成以后报复吗?

    欧阳宁静更是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自己的儿子竟然能迫使对方连续三次道歉,真是想不到呀。

    欧阳娜已经在惊恐中,清醒过来,不再哭泣,看着对方连续三次给自己的哥哥道歉,心中的怨气,也渐渐地消失。

    崔德成亲自给欧阳志远打开手铐。

    远处的何文婕和陈雨馨,两人看着欧阳志远那嚣张的神情,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个小白脸,还真嚣张。

    何文婕本来想给市局局长赵大山打电话,让赵大山出面,放了欧阳志远,但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能让崔德成连续三次道歉,并亲手打开手铐。

    欧阳志远,不简单呀,小白脸的身手这样强悍,看来,自己的任务,要让他协助一下。

    崔德成道了歉后,脸色恢复了平静,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一眼不发,带着警察就走,但他的内心充满着极其强烈的怨毒,心道,等到你落到我的手里,小子,我一定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崔德成的电话没关,赵丰年听到欧阳志远竟然戏耍崔德成,让崔德成倒了三次歉,不由得对欧阳志远更加愤恨,同时,他感到,这个年轻人,绝不简单,这家伙肯定知道那个视频,并用视频威胁自己。

    一定要拿回这个视频,免得留下后患。

    “崔局长,我父亲被赵宗亿打伤了,已经不能工作了,医药费谁出?还有我妹妹的惊吓费?”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向外走的崔德成。

    欧阳志远知道,崔德成既然替赵丰年出面,那就再狠狠的敲他一笔医药费,反正自己手里有赵宗亿的罪证。

    崔德成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这家伙竟然再次敲诈自己,还敢要惊吓费,惊吓你妈个逼。

    “欧阳志远,你想要多少医药费?”

    崔德成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我父亲被打成重伤,口吐鲜血,几个月内肯定不能上班,我妹妹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出现这种事情,肯定会影响我妹妹的成绩,如果我妹妹考不上大学,我一定要和你们誓不罢休,综合这些因素,一口价,两万。”

    崔德成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差一点晕了过去,两万呀,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周玉海也差一点背过气去,心道,欧阳志远,你这不是敲竹杠吗?这小子,厉害呀。

    不远处的何文婕和陈雨馨,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咯咯的笑着,这真是个无赖,敲竹杠,竟然敲到崔德成身上了。

    陈雨馨心道,这个嚣张的小白脸,竟然敲诈人家两万,人家肯定不答应。

    “答应他,一会就有人送钱。”

    电话里传来赵丰年愤怒而阴森的声音。

    崔德成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好的,两万,你要等一会。”

    欧阳志远说的两万,就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对方竟然一口答应,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郁闷,早知道对方一口答应,自己为毛不要五万?

    不一会,在水一方的酒店老板薛国辉,哭丧着脸,手里拿着一张两万元的支票,来到了欧阳志远的面前,鞠了一躬道:“欧阳兄,对不起了,我是在水一方的老板,这是您的两万块赔偿,请你收下。”

    赵丰年一看那个视频,就知道,在水一方的房间内,肯定被薛国辉偷偷的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如果不是薛国辉私下里安装了摄像头,对方也不会有那段视频。这一切的罪过,都怨薛国辉,这两万块钱,就由薛国辉出。

    当薛国辉接到赵丰年的电话是时,差一点晕过去,心里立刻把赵丰年的八代祖宗安慰了数遍。这是什么事?你们两派争斗,干吗要我出这两万块钱?

    但自己偷安摄像头有错,偷安装摄像头,本来只是想获得更多有用的信息,想不到,让自己平白的损失了两万块钱。

    欧阳志远想不到,这两万块钱,竟然在水一方出。

    欧阳志远心中大骂,赵丰年真是个老狐狸呀。

    崔德成带领这警察离开后,周玉海立刻过来,微笑着拍了拍欧阳肩膀道:“事情完结了。”

    自从事情发生后,欧阳志远就看到,周玉海在人群后面,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的打,帮助自己求援,这让欧阳志远内心很是感激,他知道,自己交到了一个真正的朋友。

    “谢谢周大哥。”

    “哈哈,谢啥?咱们是兄弟,事情过去了,好在咱妹妹没有受到伤害。”

    周玉海伸出手来,和欧阳志远握在了一起,这时候,又是一双炽热的手,伸了过来,李大鹏笑呵呵的道:“还有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