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权力的博弈

    第二十七章权力的博弈

    “天哪,这三个人还是人吗?简直就是畜生,这么小的女孩子,竟然要侵犯人家,他们家没有姐妹吗?”

    “怪不得警察要袒护那三个家伙,这三个人竟然是县长和公安局长的儿子,都是官官相护呀,现在的中国,哪有讲理的地方呀?国家还是个国家吗?”

    “竟然叫来四十多个小痞子,这是典型的当官的和黑社会相互勾结呀,这不是残害人民吗?坚决不能让警察把人带走。”

    “听到了吗,刚才那个衙内,叫这个警察叔叔,他们肯定是一伙的,这父子三人,要是被带到警察局,肯定会被他们灭口的,看新闻了吗,昨天哪个省的警察,在审讯室里,就把人不给打死了,我估计,这三个人要是被警察带走,肯定也被打死。”

    “对,坚决不能让警察把人被带走!坚决不能让警察把人被带走!”

    看热闹人们愤怒了,人们对着警察怒目而视,有手机的群众,开始用手机拍照。

    看着愤怒不止的人群,崔德成的冷汗流下来了,他知道,现在是快刀斩乱麻的时候到了,绝不能让这两个人再乱说话,否则,引起群体事件,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今天如果完不成赵丰年和焦兴赞吩咐的任务,自己的仕途就走到头了。

    谁阻挡老子的仕途,老子就灭了谁!

    猛然间,股股极其暴戾的杀气在崔德成身上爆发出来,崔德成两眼一瞪,大喝一声,掏出手枪道:“所有的无关人员,全部离开,我们在执行公务,妨碍执行公务者,是犯法的,立刻逮捕,马上拷走这三个人!”

    十几名公安纷纷亮出手枪。

    这时候,崔德成腰间的电话响了。

    崔德成一看,是纪检书记张建设的号码。

    电话里传来张建设极其寒冷的声音。

    “崔副局长,欧阳志远是何县长的人,你要带走欧阳志远是吗?我听说,可是赵宗亿伙同郑晓波、焦志增,侵害一位十六岁的龙海一中的女学生,被人家发现,人家可是正当防卫,而赵宗亿,却叫来四十几个流氓痞子,试图攻击人家,被人家全部打翻在地,你要是强行带走人家,如果引起现场群众的公愤,引起公众事件,你能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咔嚓!”

    纪检书记张建设说完,挂死了电话。

    张建设最早得到欧阳志远暴打了赵宗亿、焦志增、郑晓波的消息,他一直站在何振南的战线里,马上向崔德成发难,并指明抓走欧阳志远的严重后果。

    消息是周玉海打给张建设的。

    虽然崔德成是赵丰年的人,但他并不知道,这三个衙内,竟然是由于欺负一个女孩子,而被人打的。现在纪检书记张建设亲自给自己打电话,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并进行威吓。

    自己还真有点害怕纪检书记张建设。

    崔德成一听纪委书记张建设这样说,冷汗把全身的衣服湿透,他没想到,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竟然是县长何振南的人,他接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电话,以为只是一般的争风吃醋,自己已经给赵宗亿多次擦屁股了,想不到今天这个情况,竟然把自己推到浪尖之上了,现在,纪检书记张建设竟然亲自打电话过来,警告威吓自己。

    崔德成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关键的时候,要坚决站好队伍,不能有半点的犹豫,在官场,脚踏两只船的人,都会被两方拍死的。

    自己的副局长是赵丰年提起来的,自己就必须做赵丰年的一杆锋利的枪。

    你张建设是何振南的人,老子却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人,老子现在是在执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命令,你能把我怎么样?

    欧阳志远知道,对方三个纨绔子弟背后的势力极大,今天要想脱身,除非动用另一种秘密武器。

    欧阳志远冲着人群中的李大鹏点点头。

    李大鹏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快速的下楼,走进自己的车内。

    周玉海只是刑警大队长,副局长崔德成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出面,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他只好先把情况仔细的向局长耿剑锋回报。

    耿剑锋是县长何振南的人,而崔德成却站在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这一边,当耿剑锋知道事情的经过后,他感到,这将又是一场两方阵营的生死较量。

    自己早已绑在县长何振南的战车之上,这次说什么都不能让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赢得一丝先机。

    自己虽然是傅山县公安局的正局长,但已经和副局长崔德成多次交锋了,这家伙仗着后台是赵丰年,平时多次顶撞自己,对自己是阴奉阳违,正在组建自己的势力,和自己抗衡。

    自己早晚要把这家伙赶出公安局。现在就是自己再出面,崔德成也不会轻易妥,看来自己只能把情况向何县长汇报一下。

    何振南刚刚走出市委书记周天鸿的院子,就接到耿剑锋的电话。

    当何振南听到欧阳志远一个人,把赵丰年、郑俊熙和焦兴赞的儿子爆打了一顿,而且独自一个人,狂战四十多名黑帮痞子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种不宜察觉的兴奋和笑意。

    这个小家伙的战斗力,真是强悍至极呀,上午刚刚打完文化街派出所所长吴常山,晚上又暴打了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嘿嘿,小家伙还真厉害呀。

    嘿嘿,赵丰年,这次事件,就怕你要段羽而归了,赵宗亿伙同郑晓波和焦志增,竟然敢侵犯一名在校的中学生,如果这个消息被媒体曝光,你的儿子就怕要进监狱,你的常务副县长位置就怕不保了。

    何振南知道了周玉海已经掌握了赵宗亿侵犯中学生的证据。

    ………………………………………………………………………………………

    赵丰年坐在自己家的客厅内,吸着烟,脑海里在快速的运转着,妻子冯飞燕在和自己大吵一顿后,早已去龙海医院,去看被打的儿子去了。

    沙发旁边,傅山县城建局局长郑俊熙两眼阴森森的坐在沙发边,怒火中烧。

    真是狠毒呀,儿子的手臂竟然被打断,自己绝不能放过这个叫欧阳志远的王八蛋,只要崔德成把欧阳志远带进警察局,一定要这家伙求生不成,求死不能。

    刚才自己和市局副局长焦兴赞通了电话,焦兴赞几乎狂喊着,要赵丰年主持公道,给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

    何振南,这次你死定了,欧阳志远竟然是你的人,嘿嘿,这次,我一定要狠狠的打你的脸。

    赵丰年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赵宗彪担任白水镇的镇长,这个小儿子进入了商界,成立了天原集团。但这个小儿子有个毛病,就是喜欢女人。

    为了这事,赵丰年成天替赵宗亿擦了多少的屁股。

    今天竟然再次招惹出事情。

    赵丰年又打了一个电话,让一个人去查欧阳志远的底细。

    当赵丰年得知,打自己儿子的欧阳志远是何振南的人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阴沉可怕。

    现场中的崔德成看着手下的警察都亮出了手枪,而看热闹的群众一看警察亮出了手枪,吓得顿时纷纷向后退。

    “拷上带走!”

    崔德成眼里寒芒暴涨,一声低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