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暴打

    第二十六章暴打

    王老虎一声嚎叫,手里的砍刀,发出一溜寒芒,一刀砍向欧阳志远的脖子。

    王老虎就是一个不要命的痞子,为人凶残恶毒,手下有人命,但被赵宗亿利用关系抹平了。这家伙是赵宗亿的头号打手。

    欧阳志远看着王老虎那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睛,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人,就暗暗的下了重手,一脚就踢在王老虎的手腕上。

    “咔嚓!嗖!”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

    王老虎的手腕,顿时被踢断,手里的砍刀飞了出去。

    “砰!”

    一声闷响,正砍在赵宗亿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吓得赵宗亿一哆嗦。

    欧阳志远大发神威,一声怒吼,转身一脚,揣在王老虎的裆部。

    “嗷!”

    王老虎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身子被踢得弓成虾米,砸在一张桌子上。

    欧阳志远冲进这些痞子中间,下手毫不留情,每一掌每一腿,都踢飞一个小痞子。

    欧阳志远知道,这些社会人渣,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平民百姓,丧尽了天良,为虎作伥,鱼肉百姓,他每一脚都暗暗地用上了内劲,伤了他们的筋骨,从此以后,他们永远不能再和别人动武了,更不能欺压善良的平民百姓。

    周玉海开始还为欧阳志远担心,但当他看到,四十多名小痞子,在欧阳志远凌厉的攻击下,全部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眼里顿时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这家伙好强悍的战斗力。

    对过走廊上,何文婕和一个长的极其漂亮的长发女子,看着这场混战,脸上都露出极其震惊和兴奋的神情。

    何文婕今天晚上,陪同自己的闺友陈雨馨,在四楼的包间吃饭,听到外面乱成一片,两人跑出来看看出了什么事了。

    何文婕一眼看到欧阳志远如同虎趟羊群一般,一人独自挑战四十多个亡命之徒,如入无人之境,打的这些痞子们,哭爹喊娘,内心不由得大为叫好。

    没想到,欧阳志远的身手,竟然这样强悍,要是自己处在四十多个痞子之中,只有掏枪的份。

    “好样的欧阳,注意背后!”

    何文婕大声叫着。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大发神威,眼睛一亮,又听到何文婕叫喊着一个名字,轻声道:“文婕,那个小白脸你认得?”

    欧阳志远没有听到何文婕的叫喊声,却感到后背的一抹刀锋袭来。欧阳看也不看,一个倒挂金钩,一脚揣在偷袭者的脑门上,那人一声闷哼,飞了出去。

    何文婕听到陈雨馨的问话,微笑道:“雨馨,这个小白脸叫欧阳志远,是一个极其嚣张的讨厌家伙,不过,身手还是可以的,早晚一天,我要和他比试一下。”

    “欧阳志远?很好听的名字,是你的男朋友吧。”

    陈雨馨咯咯笑道。

    “切,小白脸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是很花心的,雨馨,找男朋友,情愿找一个丑一点的,也不能找小白脸,明白吗?”

    何文婕对欧阳志远的印象并不是太好。

    欧阳宁静知道,自己儿子的身手,应付这些瘪三,是绰绰有余。

    不一会,四十多个小痞子,全部被欧阳志远打到在地。

    几乎的同时,阵阵刺耳的警车声和救护车声传来,傅山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崔德成亲自带队,冲上楼来。

    周玉海和李大鹏连忙隐藏在人群中。崔德成是周玉海的顶头上司,如果自己现在出面,根本无济于事,他现在只能暗暗的打电话,搬救兵。

    在路上,崔德成已经接到市局副局长焦兴赞的电话,暗示他,把打人者直接抓到傅山分局,往死里整。

    他已经接到密报,自己的儿子被人打了。

    在龙海市,从来没有人敢动自己儿子的一根汗毛,今天竟然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找死。

    崔德成和十几名警察一下子围住了欧阳志远父子父女三人。

    “催叔,你怎么才来,快,把这个打我的狗杂种抓起来,狠狠的修理,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给我报仇。”

    赵宗亿呲牙咧嘴的捂着胳膊,脸色狰狞的如同恶魔一般,大声叫喊着。

    两个警察连忙上前扶住赵宗亿。

    看着赵宗亿那嚣张的面容,一丝不屑在眼中一闪,瞬间消失。崔德成虽然看不起赵宗亿,但他是自己主子的儿子。

    医护人员赶了过来,快速的把赵宗亿、焦志增和郑晓波台上救护车。

    崔德成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他知道,今天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难得向赵丰年和焦兴赞尽忠机会,小子,别怪我心狠手毒,你今天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崔德成眼中闪过一抹冷酷的杀机,沉声道:“拷上带走!”

    几个警察,手里拿着手铐,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在电视上,见到过崔德成,知道他是傅山县公安局的副局长,不由的冷哼一声,大声道:“崔局长,有你这样办案的吗?不问青红皂白,也不问问事情的缘由,就要给我上手铐是吗?赵宗亿喊你崔叔叔,要你为他报仇,你肯定和赵宗亿是亲戚,你要包庇赵宗亿吗?”

    欧阳志远的脑子转的极快,一句话就拿住了崔德成的要害。很多人都听见了,赵宗亿大喊崔德成崔叔叔,并让崔德成狠狠的修里欧阳志远。

    崔德成心道,赵丰年这么高的智慧,怎么会生出来这样一个不懂得收敛的笨蛋儿子?难道,赵宗亿不是赵丰年的种?

    崔德成两眼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你现在犯的是故意伤害,三个人被你打成重伤,所以,我要抓你到警局审问,拷上带走!”

    崔德成知道,在这里不能和欧阳志远废话,先抓起来再说,到了警局后,刑具一上,让你说什么,你就会说什么,打伤三个人,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况且,殴打的是赵县长的儿子?。

    欧阳宁静一步跨过来道:“我们是正当防卫,那三个人企图侵犯我的女儿,我们赶了过来,那三个人,一个是傅山县长赵丰年的儿子、一个是傅山城建局长郑俊熙的儿子、另一个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焦兴赞的儿子,这三个仗着老子的势力,又找来40多个流氓,围攻我们,我们不得已才还击,是属于正当防卫,你不抓那三个人,竟然要抓我们,天理何在?崔局长,难道你们当官的,都是官官相护吗?”

    欧阳宁静知道,自己三个人只要被带走,等到自己三人的,将是残酷的迫害和疯狂的报复。

    周围看热闹的群众一听,那三个家伙竟然全是高官的儿子,共同侵犯一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而警察却要抓捕受害人的父亲和哥哥,这是什么警察?警察都不分青红皂白吗?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