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回家

    回家第十八章

    “呵呵,小丫头,就你的嘴甜,婶婶也想你。”

    苏晓红微笑着揉着何文婕的小脑袋。

    “爸爸,妈妈,您们身体还好吧。”

    何振南说着话,一只手扶住了父亲的胳膊,另一只手,拉住了母亲的手。

    看样子,何振南和老爷子的关系极好。

    “呵呵,振南,我和你爸爸都很好。”

    张阿姨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眼里露出慈祥的笑容。

    “爸爸、妈妈。”

    苏晓红早已扶住婆婆的胳膊,同时惊奇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妈妈、爸爸,我给您们带来滋补身体的山参、何首乌、大枣、核桃、板栗,留着平时熬汤喝。”

    整个傅山县,都处在大山之中,山中的中药材资源,极其的丰富,特别是山中出产的蒙山三宝——山参、金银花和何首乌,品质极好,药用价值极高,都是纯天然的中药。

    傅山县三镇中,最大的崮山镇不远处,坐落着青翠欲滴的72群峰,更是药材的主要产地。崮山镇有一个山南省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整个沂蒙山区的药材,几乎都在这里交易。药材交易市场旁边,就是整个山区的干果交易批发市场。

    “呵呵,晓红,回家还买这么多的东西干嘛?”

    张翠英早已拉住儿媳妇的手,呵呵的笑着。

    “来,介绍一下,振南,这就是我给你提到的志远,是志远救了爸爸的命。”

    何老爷子把欧阳志远介绍给自己的儿子。

    何振南早已看到了欧阳志远跟在何文婕身后,他的内心极其的惊奇,这个年轻人,怎么长的这样年轻英俊阳光?气质是那样的儒雅,看样子身高有一米八五,竟然比自己还要高,难道是婕婕的男朋友?

    听到父亲介绍后,何振南微笑着伸出手道:“志远,多次听到你何伯伯在电话里提到你,谢谢你救了我父亲。”

    欧阳志远握住何振南的手道:“何县长,您好,我是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您不用谢的。”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叫自己县长,就知道,欧阳志远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真是不错的小伙子,见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紧张,脸上没有一丝的献媚和惊慌,小伙子不简单呀。有多少人一听自己是县长,马上露出一副奴才象呀。

    旁边的苏晓红一听,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就是救了自己公公的医生,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异。好年轻阳光的男孩呀,大概有二十多岁的样子吧,竟然有这么好的医术,真是难得。

    “这是你嫂子。”

    何振南把自己的爱人,介绍给欧阳志远认识。

    “嫂子好!”

    “志远好,不错。”

    苏晓红看着欧阳志远,又看了看何文婕,一丝笑意在脸上露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苏晓红的表情,他知道,苏晓红误会了自己和何文婕的关系,但这个误会,又不好解释。

    这时候,周玉海轻声道:“何书记,我回去了!”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的稳健的步伐和锐利的眼神,就知道,这个人的武功极高,肯定是军人出身。

    “玉海,在一起吃饭吧!”

    何书记看着周玉海,邀请他一起吃饭。

    周玉海微笑着道:“不了,何书记,把您送到家,呵呵,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们家老爷子还等着我吃饭呢。”

    周玉海的父亲周茂航,是龙海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欧阳志远在看到周玉海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叫周玉海的男人,绝对是一位重情义的男人,心中就有结交的渴望。

    周玉海说完话,微笑着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主动伸出手来道:“周玉海,傅山县刑警大队队长。”

    “欧阳志远,傅山医院的外科医生。”

    周玉海在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也被欧阳志远独有的气质吸引住了。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阳光英俊的男孩子,而且还有一身绝顶的医术,在见到何县长的时候,神情是那样的轻松,没有一丝的拘束。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呀,就是自己和何县长这样熟悉,自己每次见到何县长,何县长身上那种自然流露出来的官威,都让自己感到一种不舒服的压力,自己可是特战部队下来的退伍兵呀。

    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双双在对方的眼睛里,都看着一种惺惺相惜的眼光。

    欧阳志远也想回家,但何老爷子和张阿姨,早已把欧阳按在座位旁。

    “志远,你何伯伯的家,就是你的家,你不能这样客气,记住,每个星期,必须来看你何伯伯一次,听到了吗?”

    张翠英疼爱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志远呀,你上个星期没来,你阿姨不知道念叨了你多少次。”

    何老爷子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知道,何老爷子和张阿姨,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心里感到热乎乎的,连忙道:“好的,张阿姨,两天不见您和何伯伯,我也想的很厉害的,以后,每个星期天,我都来蹭饭吃了。”

    “哼!贫嘴!小心撑死你。”

    何文婕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一脸的鄙视。

    “呵呵,小丫头,你别忘了,我是医生,我有消食片,撑不死的。”

    欧阳志远笑道。

    “哼,消食片,是小儿消食片吧,你要是撑着,小儿消食片,一定要加大剂量,一次吃一瓶。”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

    何振南、苏晓红听着两人斗嘴,都禁不住笑了。

    自己的侄女,说是有任务,才来龙海市的,顺路代表大哥来看父亲的,文婕从小就如同野小子一般,山南公安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了省厅,在重案组工作。

    吃过饭后,欧阳告别何伯伯的一家人,到服装市场,给母亲、妹妹,每人买了一套衣服,又到一家裁缝铺,取回给父亲定做的长袍。

    父亲不喜欢穿别的衣服,就喜欢穿古代中医的长袍

    前天,自己领到了自己一生中,第一个月的工资。这钱,是自己亲手挣的。

    爸爸、妈妈拉扯自己和妹妹,很不易,自己报答父母的时候到了,爸爸妈妈,我一定会让您们,过上好日子的。

    自己在大学期间,参与的医药集团,已经开始做大做强了。

    欧阳志远的家,就在文化街最东面,是一个很大的明代古宅院落。

    这座院子,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建筑风格粗狂古朴大气,院落中间,一棵三人搂不过来银杏树,直插蓝天。

    这座院落,是欧阳宁静在刚来到龙海的时候,花尽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买下来的。这座院落,已经申报了山南省重点文物保护遗迹。

    龙海市下属的六个行政县,呈放射型,围绕在龙海市的周围,原来傅山县的机关单位没有迁移的时候,傅山县的很多机关单位,都在老文化街一带,紧紧挨着市区,因此,文化街还是属于傅山区城郊乡的管辖范围。

    欧阳志远刚一进门,一件坚硬的东西,顶在自己后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