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老实的目光

    第十六章不老实的眼光

    龙海市傅山县新城,坐落在风景优美的龙虎山前。新城前面,就是山南省最大的岩马水库。

    整个傅山县,属于沂蒙山系的前端,虽然风景优美、江山如画,但经济并不发达,在龙海市下属的六个县中,是最贫穷的一个县,整个县大多数的乡镇,都处在山区高山之中。

    为了傅山县经济的发展,五年前,市里决定,把傅山县所有的机关单位,从龙海市郊,搬迁到傅山县中心的傅山镇,并在傅山镇旁边,建设傅山新城,在岩马湖的西面,成立经济开发区。

    岩马湖,是山南省最大的一个淡水湖,物产极其丰富,而且风景优美,如诗如画。

    傅山县长何振南,静静的站在窗户前,看着碧波荡漾的岩马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出坚毅的神情。

    自己来到傅山县担任县长已经半年了,到现在竟然还没有打开局面,市委书记周天鸿已经开始对自己不满了。

    特别是昨天,傅山县制药厂的几百号工人,竟然绕过信访局,集体到县政府上访,差一点造成冲击县政府的悲剧。

    当时,就连龙海市电视台的记者都到了。

    傅山制药厂的设备技术落后,产品单一,已经几个月开不出来工资了。

    这次工人的集体到县政府上访,让何振南丢尽了脸面。

    最后,何振南亲自出面,才平息了这次集体上访的混乱事件。何振南直接把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广平找来,勒令他,尽快的找到解决傅山制药厂的办法。

    何振南知道,这次集体上访事件,并不是偶然的,而且是有预谋的,一定有人在背后捣鬼教唆。

    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广平,是自己的班底,看来,有人想向自己下手了,他们选择了制药厂这个切入点。

    嘿嘿,敢向我何振南下手,你们这是找死。

    何振南的眼里猛然爆射出道道强烈的寒芒。

    “振南,车到了。”

    妻子苏晓红把熨烫好的西装给丈夫穿好,一边温柔的整理一下丈夫的领带和衬衣,轻声道。

    妻子柔软的秀发,拂过自己的脸颊,淡雅的好闻体香,飘进何振南的鼻子,何振南禁不住一下把妻子搂在怀里。

    苏晓红抬起那张精致的微红脸颊,吐气如兰,轻声道:“爸爸还在等我们。”

    何振南看着贤惠温柔知性的妻子,一股歉意在心头升起,禁不住轻轻亲了妻子一下。

    苏晓红依偎在丈夫炽热温暖的胸怀前,听着丈夫砰砰的心跳,轻声道:“时间不早了,走吧。”

    何振南有二个星期没有回龙海了,这个周末,说好了要回龙海,去看望父亲和母亲,再顺便拜访一下市委书记周天鸿。

    市里对这次的集体上访事件,极其的震怒,市委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严惩策划者,傅山县委和县政府,一定会受到牵连,而且一定有人要对这件事负责。

    父亲母亲原来和大哥何振乾住在省城,父亲自从在省组织部退下来以后,老人家就想四处走走,因此,今年就来到龙海,和自己住在一起。

    何振南和苏晓红,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没有孩子。刚结婚的时候,由于工作忙,两人没有打算要孩子,后来,想要孩子的时候,何振南在一次抗险救灾的时候,出了车祸,下身受伤,永远失去了要孩子的机会。

    这让何振南对苏晓红极其的愧疚。

    但苏晓红深爱着何振南,两人没有孩子,苏晓红没有一丝的怨言。

    刑警队长周玉海把车早已停到何县长的楼下等候。周玉海的家,也在龙海市里。周玉海的刑警队长,是何振南一手提起来的。

    何振南和苏晓红走下楼来。

    周玉海恭敬地打开车门,轻声道:“何县长,苏局长,请上车。”

    “呵呵,玉海,麻烦你了!”

    何振南看着周玉海眼里那种尊敬和忠诚的目光,他知道,自己选对了人了。

    周玉海这个人,年龄虽然只有30岁,但工作能力极强,身手敏捷,为人义气,对自己更是忠心不二,自己每次回龙海,周玉海只要有时间,就亲自驾车护送自己。

    “保护何县长和苏局长的安全,是我的工作。”

    轿车高速沿着新修的公路,奔向龙海。

    ^^^^^^^^^^^^^^^^^^^^^^^^^^^^^^^^^^^^^^^^^^^^^^^^^^^^^^^^^^^^^^^^^^^^^^^^^

    不一会,何文婕就把中药抓了回来。

    张阿姨和保姆在厨房里准备饭菜,欧阳志远和何文婕来到另一个房间,给张阿姨煎药。

    何文婕一身火红的运动装,让何文婕的高挑身材,更显得英姿飒爽,极其的健美,特别是那饱满高挺的少女胸脯,曲线毕露,极其的挺拔,不住的在欧阳志远眼前晃动。

    欧阳志远可是青春年少,眼光不禁在何文婕的胸脯上,多停留了几眼。

    正在浸泡中药的何文婕,发现了欧阳不老实的眼光,脸色不由得一红,一脚踩在欧阳的脚尖上,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咬牙切齿的道:“小流氓,往那儿看的?再看,我挖掉你的眼珠子!”

    “啊!谋杀呀,脚趾头掉了!”

    欧阳志远抱着脚丫子,夸张的呲牙咧嘴,跳了起来。

    “噗哧!活该!”

    何文婕看着欧阳狼狈的样子,禁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何文婕如春天里的鲜花,尽情的绽放。

    欧阳志远一呆,连忙道:“何文婕,可不能怨我,我只多看了一眼,谁让你长的这么漂亮?红颜祸水呀!”

    “哼,下次再这样看我,下次非挖掉你的眼珠子不可。”

    何文婕虽然恼怒欧阳致远那样看自己,但心里却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那个少女都喜欢人家夸自己漂亮。

    这家伙的眼光虽然可恶,但毕竟还在夸自己漂亮。

    “呵呵,这么利害的女孩子,小心嫁不出去。”

    欧阳志远最喜欢和女孩子斗嘴。

    “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呀,小流氓。”

    何文婕小鼻子一皱,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

    小丫头还对欧阳志远摸她胸脯一事记仇呢。经过小丫头这一提醒,欧阳志远顿时想起,何文婕胸脯上的那个硬块,眼光不由自主的再次瞄向那饱满的山峰。

    这时候,炉子上的中药壶,开始沸腾了,股股药香随着热气的蒸发,弥漫在整个房间。

    何文婕感觉到欧阳还在看自己,脸色不由的微红,内心砰砰直跳,漂亮的美眸一瞪,一举手里的药勺,恶狠狠的冲着欧阳志远砸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闪,表情一整,小声道:“丫头,你的左侧胸口的内下方,有个硬块,你最好到医院检查一下,免得耽搁了。”

    “要死了!欧阳志远。”

    何文婕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但一看他的神情,没有一丝的玩笑,心里不由得一沉。

    “我学的是心胸专业,上次和你撞在一起,我的手正好碰触到那个硬点,我下意识的按了一下,就被你一记耳光打了过来,没能仔细的感觉,所以,你要尽快的早做检查。”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有点害怕,胸口上有硬块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但自己平时洗澡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有硬块呀?这家伙不会消遣自己吧,但看着欧阳的神情,又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连忙走进自己的房间,快速的关好门,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摸向自己左侧胸口的内下方。

    手指慢慢的伸向欧阳志远说的那个区域,一个豆粒大小的肿块被自己摸到。

    何文婕的脑袋嗡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吓得她呆呆的发愣,冷汗湿透了何文婕的后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