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何老爷子的家

    第十五章何老爷子的家

    欧阳志远刚抓起老爷子的手腕,何文婕的手掌到了,欧阳顾不上躲闪,现在救人要紧呀。欧阳一鼓嘴巴,嘴巴变成球形,何文婕的手掌,正打在欧阳志远皮球一般的脸颊上。何文婕只觉得,自己的手掌好像打在棉花上一般,不禁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功夫?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掏出银针,连续在老爷子胳膊上和胸口上的穴位,下了几针。

    “别动,老爷子是心肌梗塞!”

    欧阳志远一声低喝。

    何文婕快速的拨打120救护车。

    “不要打了,我保证老爷子没事。”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又给老爷子下了几针。

    不远处的卦摊旁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正在给人算卦,一眼看到欧阳志远那形如流水的针法,眼睛一亮,花白的胡须,猛烈的颤抖着,身形猛地站起来。

    “太乙五行针!”

    老道人看着快速下针的欧阳志远,内心受到强烈的震动。

    想不到自己在这里,竟然遇到自己门内的传人。

    不错呀,小家伙的针法极其娴熟,认穴极准,其中的几个穴位,竟然看也不看,用的是盲针,哈哈,我五行门的医术,终于有了真正的传人了。

    何文婕一脸怒容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小流氓,你的针消毒了吗?你耽搁了爷爷的病,我饶不了你!”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暴怒的样子,微微笑道:“我是医生,心肌梗塞是急症,等到120赶来,你爷爷就怕要耽搁了。”

    欧阳说话间,轻轻捻动着银针。

    “你是医生?”何文婕一脸怀疑的看着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一看你就不像好人,有你这样偷摸人的医生吗?你是江湖骗子吧?”

    何文婕根本不相信,欧阳是医生。

    欧阳志远微微笑道:“你爷爷半年前,心肌梗塞,住过一次医院吧?”

    何文婕一愣,自己的爷爷半年前,确实住过一次医院。

    欧阳说话间,一把抓住何文婕的手腕,手指在脉门上一按,轻声道:“你每个月来例假的时候,肯定腹痛,而且疼的很厉害,时间特长,对吗?”

    “你!快放手……”

    何文婕脸色一红,很是恼怒,两眼狠狠的盯了欧阳志远一眼,恨不得咬他一口。

    这个小白脸,怎会知道自己的隐情?

    周围已经围了很多的人,这个家伙竟然一点也不避讳,很多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异样的眼光,一起盯住何文婕。

    何文婕羞得满脸透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难道,这个家伙,真是个医生吗?自己还真有那个毛病。

    不一会,老爷子就醒了过来。

    何老爷子一看,自己身上插满很多的银针,再看一眼眼前的年轻人,就知道是这位年轻人救了自己。

    欧阳志远的太乙五行神针的疗效极其显著,不一会,何老爷子就感觉到自己的胸闷、头晕已经完全消失。

    二十分钟后,急救车来到的时候,欧阳志远,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今天,何老爷子,救了自己,张阿姨病了,自己应该去看看。

    老爷子居住在凤鸣湖旁边的一幢小别墅里。小区门外,有保安站岗,里面还有保安巡逻。

    大门打开,身穿一身火红运动装的何文婕走了出来。

    “是你?”

    何文婕对欧阳志远的印象,一直不好,虽然欧阳志远用针灸救活了自己的爷爷,但她对上次,欧阳用手指捏自己胸部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

    “呵呵,是我,怎么,不欢迎吗?”

    欧阳志远的嘴角,微微的翘起,露出一丝调皮的弧度。

    “哼,肯定不欢迎,看你皮笑肉不笑的,就不是好人。”

    “呵呵,小丫头,怎么说的话?志远可是爷爷的客人。”

    何老爷子及其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道。

    “爷爷,你就袒护这家伙,他老是欺负我。”

    何文婕摇晃着老爷子的胳膊,娇嗔着撅着嘴,脸上露出来,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呵呵,志远可是个好小伙子,他怎么会欺负你?”

    何老爷子微笑着道。

    “他摸……”

    何文婕说了一半,脸色一红,连忙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要说出来那个误会,也是吓了一跳,要是老爷子知道自己摸了何文婕的咪咪……。

    但何文婕只说了半句,就没敢再说。

    “何伯伯,上次救治你的时候,我们闹了个小误会,呵呵,没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连忙解释。

    何文婕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丫头,上次志远是为了救治爷爷,志远可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好孩子。”

    老爷子当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误会。

    三个人来到客厅,一头白发,干净利索,但精神状态带着一丝倦意的张翠英,迎了出来,慈祥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来了,快快屋里坐。”

    “张阿姨,听说你病了,我给您看看。”

    欧阳志远拉着张阿姨的手,手指搭在老人家的手腕上。

    老人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普通的感冒。

    欧阳志远开了一个方子,连同给何大爷开的方子,递给何文婕道:“按照这个方子,抓三副药,一天一副就可以了。”

    何文婕拿着药方,出去抓药去了。

    何老爷子一听老伴没事,顿时放下心来。

    “志远,医院的工作还行吗?”

    何老爷子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还可以吧,何伯伯,这个月,我就要坐诊了。”

    按照规定,欧阳一个月的新医生实习期满了,下个月就开始坐诊。

    “很好呀,志远,我相信,以你的中医医术,再加上你的外科技术,不出一年,你就会在傅山医院,站住脚的。”

    何老爷子知道,欧阳志远那神奇的针灸,疗效极其的显著。

    但欧阳志远自己知道,医生的职业,并不是自己一生的选择,欧阳的志向,并不在行医的领域,他不会甘心,自己的一生,只做一个小小的医生。今天吴常山、耿剑锋、何老爷子,三人之间权力的打压,让欧阳志远领教了权力的无穷魅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