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胸科医生

    第四章

    欧阳志远没有经过这种事,只能生涩的亲吻着萧眉,双手不停地揉搓着。

    而身下的萧眉,好像更是菜鸟,两人只是疯狂的亲吻,疯狂的抚摸,竟然不会下一步的行动。

    欧阳志远的哥们李大鹏,曾经多次领着他到酒店里喝酒,发誓要破了他的童子身,好几次想让小姐们教会他干这事,但最后,欧阳都是偷偷地跑掉。

    虽然欧阳志远是学医的,知道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事,但那是纸上谈兵呀,没有真刀真枪的试练过。

    两人吻了半天,男人的本能,让欧阳志远终于脱掉了萧眉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

    欧阳志远如同小马驹一般,没有节奏的乱撞。

    但在撞击了十几下后,只撞的欧阳志远眼冒金星,并没有找对地方。

    欧阳志远连忙伸手一摸,摸到了一个温暖的裂缝,猛一用力,苍天有眼,这下终于歪打正着,进入了萧眉的身体,但欧阳志远感到一层膜的东西,阻挡了自己的去路。在酒精的作用下,欧阳志远用力一挺,进入了一个让他感到极其温暖湿润的美妙环境中。

    一种让灵魂都感到麻酥的紧裹感觉,让欧阳致远在酒精的麻醉下,进入了疯狂。

    身下的萧眉,嘴里发出一声闷哼,眉头紧皱,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但欧阳志远感到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被这温暖的世界紧裹着,这种紧裹,让他如同奔腾在草原上的一匹烈马,勇往直前的撒着欢。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在去年就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

    但就在这一年内,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唯一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原来欧阳宁静根本没有积攒下来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根本没有钱看病,很多药材,都是欧阳宁静自己倒贴。

    所以,欧阳致远的初中、高中,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在大学的时候,自己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生活才变得好起来。

    这期间,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只能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实在太高,父亲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两个月前,自己的好朋友李大鹏,终于托到关系,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了李坤。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绝对是好东西,而且是一件古物。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虽然专家说,东西一般,不值什么钱,但李坤是什么人?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官场的老油子,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他就知道,这块玉佩,绝对不简单。

    李坤回到家后,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南飞打个电话,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能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荣升为正局长,李坤出了大力。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就碰到了风姿卓越、身材修长,长相漂亮的萧眉。

    萧眉长的极美,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想到,她就是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的萧眉,县医院业务副院长。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

    “欧阳志远!”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一跳,一股无言的酸楚,在心里升起。怎么会这样?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都叫志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