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当枪使用

    市长林平山看到了常务副市长闫守军跟在后面。

    林平山的内心一直不喜欢这个人,但很多事情,又离不开他。

    在过去,闫守军帮自己解决了很多难题。

    但是,闫守军做的很多事,又让林平山很是不满,而且极其不放心。

    这段时间,磐石集团的事,肯定和闫守军都能扯上关系。

    这就让林平山有种要斩断和闫守军有关系的想法。

    林平山预感到,闫守军早晚要出事。

    有的事,就怕要连累自己。

    林平山一听闫守军这样说,他看了一眼闫守军道:“不尊重,就不尊重吧,欧阳志远是市委书记,会议是他主持的,他当然要唱主角,我们只是配角而已。”

    闫守军从林平山的语气中,闻到了一股酸意和强烈的不满。

    这让闫守军的眼角露出一丝讥笑。

    哼,你对欧阳志远不满,不会忍着吧?

    两人走进了办公室。

    林平山的秘书吴平连忙给两人到上水,退了出去。

    “坐,闫副市长。”林平山指着沙发。

    “好的,林市长。”闫守军小心的坐了下来。

    他低声道:“林市长,您在天泉市工作这么多年了,我也跟了你这么多年,我知道,整个天泉市,都是您建设起来的,天泉市的主角,应该是您,而不是欧阳志远。”

    闫守军继续挑拨林平山和欧阳志远的关系。

    林平山哼了一声道:“不论谁是主角配角,只要能把天泉市的经济搞上,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就行。”

    林平山虽然不满欧阳志远的做法,但他是天泉市的市长,他的内心,仍是希望天泉市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希望天泉市的经济腾飞起来。

    闫守军知道,林平山的嘴里虽然这样说,但他心里的恼怒和嗔念不会消失,仍旧存在,如果抓住打击欧阳志远的有机会,林平山绝不会手软的。

    这几年,闫守军深深知道,市长林平山的性格。

    前市委书记杨尚国病故,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林平山的打压造成的。

    林平山继续道:“闫副市长,天泉市的旧城改造就要开始了,你是常务副市长,这件事,你要多费一些心,参与进去。”

    闫守军一听这话,他的心里一喜。

    旧城改造是一块大肥肉,要是参与进去,肯定能有不少好处。

    林平山让自己参与旧城改造,目的就是让自己牵制欧阳志远,不能让欧阳志远一个人说了算,更不能让他独断专行。

    他是市长,很多的事,不能亲自参与。

    哼,欧阳志远,咱们走着瞧。

    “好的,林市长,我一定参与进去,请您放心。”闫守军连忙答应。

    林平山点了点头,继续道:“国家能源部的扶贫项目已经落户在咱们天泉市了,电虹光伏集团的董事长卢庆德可能就要到了,你负责接待。”

    闫守军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投资,资金雄厚,里面大有文章可做,真是不错的项目。

    “好的,林市长,我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半个小时后,闫守军走出了市长林平山的办公室。

    林平山坐在沙发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他没有让烟雾喷出来,而是让烟雾在肺部慢慢的旋转环绕。

    不知道自己这样安排,是否正确。

    磐石集团让欧阳志远和闫守军走向了对立,两人之间,早晚必有一搏。

    闫守军虽然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但也能低档一段时间。

    磐石集团肯定要把闫守军拖下水,好在自己和闫守军没有什么经济往来。

    这样安排,可以让闫守军把欧阳志远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可以缓冲一下。

    欧阳志远和闫守军两人,不论谁胜谁败,自己可以看热闹。

    闫守军,一杆枪而已,这杆枪,握在自己的手里。

    欧阳志远刚回到办公室,公安局长伊清的电话打进来了。

    “欧阳书记,李宇宏失踪了,大概可能已经遇难。”伊清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你说什么?李宇宏失踪了?会遇难?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

    昨天晚上,自己和李宇宏、赵祥和还在一起喝酒,他怎么会死了?

    伊清道:“昨天晚上,他的车,从赤龙河大桥掉了下去,沉到了河里,我们已经把李宇宏的车子打捞出来了,他的车门打开了,左前轮,有枪击的痕迹。”

    欧阳志远楞了一下,有人枪击李宏宇,昨天晚上,自己同样被枪手袭击。

    难道是一个人干的?

    自己和李宇宏都得罪了同一个人?

    欧阳志远沉声道:“伊书记,我昨晚也遭到了枪击,同样是在赤龙河那个地方。”

    “什么?欧阳书记,您也遭到了枪击?”伊清听了,不由得大吃一惊。

    一个市委书记遭到了枪击,这是要翻天不成?

    欧阳志远就把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遍。

    伊清听完后,连忙道:“欧阳书记,您早说呀,我派人勘察现场。”

    欧阳志远道:“那人的武功极高,就连我都没有看到那个枪手,那人是个高手,连弹壳都没有留下,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伊清忙道:“我马上派人再继续勘察,查看附近的监控,对了,欧阳书记,李宏宇的父亲,是武峰市的市长李春阳,他就在我们公安局。”

    “李宇宏的父亲是武峰市的市长李春阳?”欧阳志远还真不知道,李宇宏还有这个关系,竟然是李春阳的儿子。

    李宇宏的事业,为什么不在武峰市发展,要跑到天泉市来?

    伊清道:“是的,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道:“你们尽快找到李宏宇,找到他后,立刻向我汇报。”

    “好的,欧阳书记。”伊清低声道。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脑海里回放着自己和李宇宏在一起的情景。

    红星街道强拆、高尔夫球场……赵祥和家里喝酒。

    强拆和高尔夫球场,都是磐石集团的,难道是磐石集团下的手?

    但这两件事,和李宇宏有什么关系?

    欧阳志远猛然想到,红星街道强拆的时候,是李宇宏开的车,和赵祥和一起喝完酒后,又是李宇宏提议去打高尔夫球。

    难道,是李宇宏故意让自己知道这两件事?

    自己知道了这两件事,肯定会调查磐石集团的。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

    欧阳志远知道了事情的原由。

    李宇宏这人真不简单呀,他要借自己的手,除掉磐石集团?李宇宏和磐石集团的人有仇?

    欧阳志远陷入了沉思。

    武峰市市长李春阳带着武峰市公安局长梁不凡就在天泉市公安局。

    李春阳得到了自己儿子出事的消息,立刻赶了过来。

    儿子是他的命根子。

    李春阳虽然不是天泉市的市长,但他的级别是正厅级,伊清也认识他。

    伊清亲向李春阳介绍了案情的经过。

    梁不凡带着两名手下,仔细的检查着打捞出来的轿车。

    李春阳的脸色铁青,儿子的车子被枪击,掉进了波涛汹涌的赤龙河,是凶多吉少呀。

    听完伊清的介绍,李春阳问道:“伊书记,有凶手的线索吗?”

    伊清忙道:“李市长,我们正在侦破,目前还没有凶手的线索。”

    梁不凡走了过来,冷笑道:“伊局长,你们天泉市公安局的破案能力太差了吧?车子在昨天夜里掉进了河里,今天上午才把车子捞上来,到现在,还没有凶手的线索?看来,还是让省厅的人来介入吧。”

    梁不凡和伊清两人原来都认识,他们是同学,两人的关系本来很好,一同在省厅一起工作过,后来,两人共同爱上了一位女同事,两人的关系,开始紧张起来。

    最后,那位女同事再一次参加任务中,牺牲了,两人互相指责,指责对方没有保护好这位女同事。

    两人最后,都离开了省厅,到下面来工作。

    虽然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但两人的关系,一直闹得很僵。

    现在,梁不凡这样说,伊清冷哼一声道:“梁不凡,你说话注意点,这里是天泉市公安局,不是你的武峰公安局,任何的案件,都要有个破案的过程,至于省厅是否来人,这要由省厅的领导来决定,你没有任何的发言权,请你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

    伊清冷笑着盯着梁不凡。

    梁不凡冷哼道:“伊清,我说的话,并不是没有根据,什么没有凶手的线索?根据李宇宏左前轮车子的弹道来看,这是近距离的开枪,那就说明,枪手距离李宇宏很近,你可以查看赤龙河大敲附近的所有监控,找到对方的车子。另外,你要调查,李宇宏最近和谁在一起……”

    “够了,梁不凡,这些都不要你来教,我们天泉市公安局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中,你不要干扰我们的破案,你再这样的话,我会向厅领导回报的。”伊清冷笑道。

    市长李春阳摆了摆手,梁不凡瞪了一眼伊清,没有再说话。

    李春阳道:“伊书记,我听说,昨天晚上,我儿子是和欧阳市长、祥和集团的赵董在一起喝酒?”

    伊清一愣,李春阳怎么知道这件事?

    伊清当然不知道,李宇宏给父亲李春阳打电话,说京西铁路这件事的时候,说是在和欧阳志远、赵祥和一起喝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