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刺杀

    这焦急的呼唤,让高鹏有种心酸的感觉。

    呼唤声中,透着疼爱和不安,就像一位母亲,在找已经失散多年的孩子。

    灯光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趔趄的从花园的门冲了出来。

    两位中年夫妇,在后面跟着,想拦住老人,却又不敢拦住。

    老人的一双眼睛,四处寻找着什么,神情憔悴,布满了红丝,嘴角上,已经起了不少水泡。这是心火燥热引起的。

    “奶奶,您慢点……”

    赵祥和连忙冲下车,扶住了老人。

    “你……你是谁……,你看到我的小憨猪了吗?我的小憨猪不见了……”老人一把死死地抓住了赵祥和的胳膊,两眼盯着赵祥和。

    她早就不认识,自己的孙子了。

    “奶奶……,我是祥和,小憨猪已经回到你的房间里了,在吃饭,您快去看看。”赵祥和轻声的哄着奶奶。

    “小憨猪真的回来了?我去看看……我的小憨猪回来了……。”老人一边说着,眼泪流了出来,转过身去,趔趄着,向后跑去。

    两名伺候老人的女同志,连忙跟着老人,向后跑去。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的背影,他对老人的病情,已经大致了解了。

    “欧阳书记,这就是我奶奶。”赵祥和低声道。

    “赵董,你说一下老人的情况。”欧阳志远看着赵祥和道。

    “走,到我客厅,咱们一边喝茶一边说话。”赵祥和带着欧阳志远,走进了旁边的一座小别墅。

    两人来到客厅,坐了下来,赵祥和亲自给欧阳志远倒水。

    “欧阳书记,请。”

    两人端起了茶杯,志远喝了一口,满口生香。

    茶叶不错。

    欧阳志远没有看到,赵祥和的爱人,整个别墅,就赵祥和一个人。

    “我奶奶叫郭文梅,和爷爷在抗日战争时期认识,并结婚。结婚一个月后,爷爷的部队开拔,转战全国,而我们老家遭到敌人的血洗,全家逃难,离开了老家,我奶奶就和爷爷失散了,两人一直没有互相找到。在我父亲四十五岁的时候,他和母亲碰到了车祸,两人都去世了,我***神志,就开始出现了毛病,我奶奶刚才呼唤的名字,就是我父亲的乳名,老人家的思维回到了我父亲小时候的情景,再也清醒不回来了。”

    赵祥和说着话,眼圈红了。

    老人的经历,太坎坷了,一下竟然失去了儿子和儿媳。

    “后来,你找到你爷爷了?”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志远已经从王展辉那里知道了,赵祥和已经找到了他的爷爷。

    赵祥和道:“后来,经过朋友的帮忙,和多方的努力,找到了爷爷。”

    欧阳志远道:“既然找到了你爷爷,你为什么不带着奶奶去燕京?”

    赵祥和苦笑了一下道:“解放后,爷爷去了我们老家,专门去找奶奶,但是,老家的村庄,早就成了废墟,不存在了。后来,爷爷多方打听,也没有找到奶奶,他以为奶奶已经不在人世了,就另外成立了家庭。”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结果,他明白了,为什么赵祥和不在燕京的原因了。

    赵祥和的爷爷,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家。

    这个,不幸的事,已经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

    两人一时都沉默起来。

    “我***病,能治疗吗?”赵祥和看着欧阳志远,眼睛里充满着希望。

    欧阳志远道:“只能试一试,我不敢保证,你***病,时间太长。”

    欧阳志远也不能下保证,能治好。

    “我听说,谢老将军老伴的失忆症,就是你治好的?”赵祥和喝了一口水。

    赵祥和打听了欧阳志远很多治疗病人的例子。

    欧阳志远道:“每个人的病因都不一样,谢老将军的老伴,是伤痛造成的失忆,你奶奶是由于长时间的悲伤、孤独造成的,是她自己要逃避的,她在下意识中,让自己的思维停留在,你父亲小时候的一段时间里,这样,她就能回避你父亲遭遇车祸死亡的伤痛了。”

    赵祥和一听欧阳志远这样分析,他点点头道:“欧阳书记,你说的还真对,我奶奶肯定是在逃避,她老人家,苦了一辈子,在战乱中,一个人带着我的父亲,躲避鬼子的搜查,逃荒要饭,受尽了苦难,好不容易熬到了解放,过上了好日子,我父亲和母亲却离开了她老人家,我奶奶这一生,太不幸了。”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走,咱们一起去看看老人家。”

    “好的,欧阳书记,麻烦你了。”两人说完,走向老人住的后花园。

    宇宏集团的董事长李宇宏和欧阳志远、赵祥和分开后,他开着车,开向自己的公司。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

    自己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磐石集团肯定会被欧阳志远拿下的,就是常务副市长闫守军,肯定也会受到牵连。

    嘿嘿,磐石集团就要完蛋了。

    只要磐石集团倒下,自己的宇宏集团就会在天泉市崛起。

    前面是个拐弯下坡,下坡中间有一座大桥,赤龙河咆哮着流过。

    李宇宏的车子刚拐过弯,车子快速的下坡。

    一辆无牌照的轿车从后面赶了上来,窗户打开,伸出一只带着消音器的乌黑枪口。

    “噗……”一声沉闷低微的闷响,子弹打在了李宇宏的前车胎上。

    “噗哧……”刹那间,李宇宏的车子失去了方向,高速的冲向桥栏杆。

    “啊……”李宇宏一声惊叫,连忙紧握方向盘,像控制住车子,但已经晚了。

    “轰隆……”一声巨响。

    李宇宏的车撞断了护栏,冲进了波涛汹涌的赤龙河。

    掉进河里的车子,顷刻间被浊浪卷走。

    李宇宏在车里,拼命的挣扎着,但车子很快就灌满了水,沉了下去。

    欧阳志远和赵祥和来到了老人的房间,两名照看老人的中年妇女连忙躬身道:“赵董,您好。”

    赵祥和摆了摆手,两人退到了一边。

    老人正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布娃娃,嘴里哼着让人心酸的古老摇篮曲,轻轻的拍着怀里的娃娃。

    “要睡觉了,吃个麦黄杏了,麦黄杏甜又甜,割完麦子就有钱……有了钱去干嘛?娶个媳妇暖被窝……”

    歌谣古老淳朴。

    欧阳志远走到老人面前,老人转过脸来,低声道:“小憨猪睡了,别说话。”

    九十多岁的老人,虽然脸上有点憔悴,但一口的白牙,口齿竟然十分的清晰。

    这让欧志远很是惊奇。

    欧阳志远没有说话,一伸手,手指落在老人的手腕上。

    老人神情专注,一脸疼爱的看着怀里的布娃娃,没有不让欧阳志远号脉。。

    老人的病是悲伤过度,一时气急,迷了神志和心智。

    过了一会,欧阳志远松了自己的手。

    “欧阳书记,我奶奶能恢复过来吗?”赵祥和一脸的渴望。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恢复的希望很大,我给开中药,慢慢的吃,不能太急。”

    赵祥和一听奶奶有希望恢复,这让他狂喜至极。

    “太好了,欧阳书记。”赵祥和连忙拿出纸和笔,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给老人写了一个药方,交给赵祥和道:“三天一副药,先吃一段时间,看看效果。”

    赵祥和忙道:“好的,欧阳书记。”

    十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离开了赵祥和的庄园。

    明天要举行天利集团和祥瑞集团发还市民的集资款和房款的仪式,自己要准备一下。

    这个仪式要做的隆重一些,毕竟是自己来到天泉市第一个大胜仗。

    欧阳志远开着桑塔纳上了赤龙河的大提。

    由于是雨季,整条赤龙河波涛汹涌,发出震耳的轰鸣。

    京西铁路的站点,一定要争过来。

    车子上了大桥,欧阳志远的第六感猛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危险袭击过来。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不好。

    他的双手猛打方向盘,车子一个横移,滑出七八米远。

    “噗!”一颗子弹擦着车顶,发出尖利的的厉啸,打在了水泥路上。

    “嘭……”一声炸向,火花四溅,石屑横飞。

    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拳头大的弹坑,出现在路面上。

    不好,有枪手袭击自己!

    欧阳志远猛踩油门,桑塔纳发出一声怒吼,闪电一般的向前冲去。

    子弹应该是从左边的大楼上发射的,只要桑塔纳冲到前面几棵树下,树木会挡住枪手的视线,看不到自己。

    “噗噗噗……”又是几颗子弹发出凄厉的怪啸,打了过来。

    但欧阳志远的车,速度极快,走的是蛇形,几颗子弹,打在了路面上,发出刺耳的炸向。

    车子终于冲到了几棵树下,欧阳志远打开车门,一声长啸,身子如同一字大鸟一般,冲向左边的楼房。

    这座楼房,竟然是几座烂尾楼,整个楼房一片荒凉。

    当欧阳志远冲到枪手开枪的地方时,枪手早就离开了现场,就连弹壳都没有留下。

    是谁要刺杀自己?

    自己刚到天泉市,就有人要想干掉自己。

    自己的存在,肯定阻挡了对方什么地方。

    对方竟然雇佣枪手来暗杀,真是歹毒呀。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快速的闪过,自己得罪的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