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白痴

    第54章白痴

    欧阳志远可以肯定,老人说的是实话。

    海上发生风暴,整艘船连人带货都一起沉了,完全不亚于一场超过6级的地震。

    这样的重大事故,绝对会上新闻。

    结果,新闻联播中没提过,报纸上也没报道过。

    唯一的可能,就是天利投资公司的人在说谎,故意捏造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故出来,黑这些投资人的钱。

    但是,欧阳志远并没有急着下结论。

    老人由于气愤,嗓门提高了,唾沫横飞,旁边有人用胳膊肘捅了他两下。

    顿时,老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老人一脸惶恐的看向和他中间只隔了市长林平山的欧阳志远,不好意思的道歉道:“对不起,欧阳书记。我太激动了,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实在是那帮杀千……天利公司那些人太可恨。”

    欧阳志远摆摆手,温和地笑道:“没关系。我能理解老人家的心情。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会忍不住大爆粗口骂人的。好了,老人家,您继续说。”

    老人点点头,接着道:“我去找天利投资公司要说法,他们却拿出之前签署的协议书,说上面注明了,如果是他们的评估错误,会赔偿我的损失,但如果是因为自然灾害等原因造成了损失,不在他们的赔偿范围内。”

    老人说到这里,看向欧阳志远,恨恨地说道:“欧阳书记,您来评评理,这算哪门子的事?如果真要是发生了海上风暴,你拿出证据来,我老头子认了。但你拿不出证据,这不是睁眼说瞎话,骗我的钱么?欧阳书记,您说是这个理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没错。”

    老人继续道:“无奈之下,我只能到信访局去上访。但信访局那边说,这事归金融办管,我就又去了金融办。结果,金融办那边又说,这事归打非办管,说是我应该去找打非办举报天利投资公司诈骗。”

    欧阳志远问道:“金融办和打非办两边都不处理么?”

    老人点点头:“是呀。我找金融办,金融办让我去找打非办,我找打非办,打非办又让我去找金融办。没办法,我就又去信访局上访,但信访局那边还和之前一样,说这不是他们的工作,不受理。结果,这三处就这么互相扯皮,踢皮球推诿,这都快一年了,事情都没得到解决。欧阳书记,您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呀。”

    欧阳志远沉声道:“您放心吧,老人家。只要事情一经查实,如果天利投资公司那边确实存在诈骗的行为,市里一定会严惩不贷,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欧阳志远说完,目光如同锋利的刀锋一般,射向梁廷栋。

    这目光,把梁廷栋吓得一哆嗦。

    梁廷栋连忙认错道:“欧阳书记,这是我的工作疏忽。我一直不知道这事,更不知道下面的人会这样不负责任。我一定认真检讨……”

    欧阳志远伸手一压,直接打断了梁廷栋,淡淡的说道:“先不用忙着做检讨。这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呢。我们继续吧。”

    听到欧阳志远的话,梁廷栋越发感到不妙。

    外面艳阳高照,但他却如同置身寒冬腊月,冷飕飕的,寒到了骨头里。

    避开欧阳志远锐利的目光,梁廷栋强作镇定,朝刚才反映问题的那位老人点点头,挤出一丝生硬的笑容道:“老人家,麻烦您了,您请坐。下一个。”

    接下来,众人一一开始诉说自己被骗钱的血泪史。

    二十多个人,反应的情况都基本相同。

    无一例外,全都是海上发生风暴,整艘船连人带货沉了海。

    然后就是找信访局上访,接着经历金融办和打非办踢皮球式的推诿扯皮和敷衍。

    欧阳志远心中很快有了结论。

    如果说,只有极个别人说海上风暴是天利投资公司骗人的说辞,或许那个人在说谎,只是因为赔了钱,心中不甘,故意这样来反诬天利投资公司。

    可是现在,这二十多个人都这么说。

    根据这些人提供的数字,被骗了的钱的可不止会议室里这二十多个人,还有不少,总共估计至少有两百多人。

    况且,去年七八月份,自己也确实没看到海难的新闻。

    那表示,这天利投资公司真的有问题。

    欧阳志远直接看向惴惴不安的梁廷栋:“梁市长,具体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你看,这事该怎么处理?该怎么给百姓们一个交代?”

    梁廷栋很是纠结不安,看向坐在一边的金融办主任张海锋和打非办主任许冠霖。

    在第五位老人诉说被骗钱血泪史的时候,张海锋和许冠霖就到了。

    两人赶到后,问候过欧阳志远三人,就“安静”的坐在一边。

    不是他们不想说话,而是现场没有他们说话的份。

    莫万里被欧阳志远干掉后,不到二十分钟的工夫,他们就得到了消息。

    从那时候起,他们就知道,自己很快也要跟着倒霉了。

    此时,他们只能伸长了脖子,等着欧阳志远的屠刀落下了。

    迟疑了十来秒,梁廷栋试探着说道:“欧阳书记,您看党内警告怎么样?”

    “党内警告?”

    欧阳志远似笑非笑的重复了一遍,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摸了摸下巴,欧阳志远不再理会梁廷栋,直接看向张海峰,冷冷的问道:“张主任,你说说看,金融办的工作是什么?”

    张海锋脸上的冷汗,流了下来,却不敢伸手去擦。

    他低着头,就像是一个犯了错,乞求父母原谅的小孩子,低声道:“欧阳书记,我没有做好监管工作。我错了。”

    欧阳志远又看向许冠霖,接着问道:“许主任,打非办的工作是什么?”

    许冠霖小声道:“打击非法金融活动。”

    欧阳志远冷笑道:“许主任记性倒是不差。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好一个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那我倒是想请问一下许主任,天利投资公司的事情,算不算非法金融活动?”

    许冠霖沉默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为什么不说话?是无话可说,还是你觉得天利投资公司的事是合法的?或者说,你觉得天利投资公司的事不在你打非办工作范围内?”

    许冠霖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解释道:“欧阳书记,天利投资公司各项手续齐全,账面上也不存在资金短缺、做假账的问题。”

    欧阳志远笑了起来:“不存在资金短缺,没做假账,就没有问题了?那你的意思,这些人都是在诬陷天利投资公司?货船在海上遇到风暴,整艘船连人带货沉海都是真的?”

    许冠霖强辩道:“欧阳书记,我们打非办之所以没有受理这件事,主要是因为货船是否在海上遇到风暴,这事不好查实。”

    欧阳志远冷笑道:“胡说八道。你要只说货船在海上遭到了风暴,货物遭到毁坏,这个确实不好查实。但你给我听清楚了,天利投资公司给出的说法是:整只货船都沉了海。这还不好查实?直接去海关走一趟,立刻水落石出。”

    许冠霖再次沉默了起来。

    不由自主的,他开始恨天利投资公司的人。

    简直就是一群白痴。

    你弄个遭遇风暴,货物损毁严重,不就得了?

    干嘛非要那么贪心,搞出整艘船连人带货都沉了海的说法,漏洞百出。

    现在好了,留下尾巴没办法处理。

    市长林平山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一直很安静。

    但此刻,他终于忍不住了。

    许冠霖太白痴了。

    犯了错你就好好认个错,争取宽大处理,从轻发落。

    学学人家张海锋,直接认错。

    看看你许冠霖,不但不知错悔改,而且还死鸭子嘴硬,强词夺理的狡辩。

    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大家的智商。

    厌恶了地扫了一眼许冠霖,林平山皱了皱眉头。

    然后,他看向欧阳志远,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欧阳书记。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并不在金融办,张海锋同志,就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好了。至于许冠霖,打非办在这件事上要付主要责任,作停职处理。这样处理,您觉得怎么样?”

    欧阳志远沉吟了两三秒,点头道:“这样处理,挺好。”

    确如林平山所说。

    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在打非办。

    如果同时把张海锋和许冠霖都拿下,动作有些太大。

    况且,许冠霖已经拿下,后面还可以继续调查。

    到时候,如果真调查出张海峰的问题,再给予惩处也不迟。

    更重要的是,自己上午才刚拿下了莫万里,如果现在再一口气拿下张海峰和许冠霖,估计以后天泉市所有干部看到自己都要绕道三尺。

    又想到信访局踢皮球推诿的事,欧阳志远看着林平山,补充道:“另外,林市长,我觉得信访局那边的工作态度也有问题。金光荣同志,也给个党内警告处分。”

    林平山叹息着点点头:“我没意见。”

    两人三言两语间,就决定了张海锋、许冠霖、金光荣三人的命运。

    看得会议室里那二十多个百姓目瞪口呆。

    这欧阳书记,果然是行事果断呀。

    那第一个反映问题的老人一脸希冀的看向欧阳志远:“欧阳书记,那我们的血汗钱,什么时候能追回来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