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老狐狸

    第50章老狐狸

    “感谢欧阳书记替我们做主!”

    “欧阳青天呐!”

    “欧阳书记,一定要将那些骗子绳之于法!”

    人群中又爆出几声热烈的欢呼。

    也难怪这些人会这么高兴。

    他们有的是被温瑞强的祥瑞集团骗了积蓄,也有的是被天利投资公司骗了积蓄。

    而让他们愤怒和窝火的是,他们被骗钱也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他们也上访过很多次,却一直都没人受理。

    但是今天,欧阳志远才刚到天泉市,连就职仪式都没举行,就替他们做主。

    当场把城建局局长莫万里停职,还表示要处理天利投资公司的事。

    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最梦也想不到的好事情。

    欧阳志远环视了一圈和老人站在一起的众人,义正言辞的说道:“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也请大家放心,我欧阳志远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信任。好了,大家围在这里,已经严重影响了交通,现在就先散了吧!”

    听到欧阳志远的话,那些人立刻听话的散开,让出一条路来。

    看到这一幕,市长林平山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我林平山堂堂市长,在天泉市任职多年,还从来没有被老百姓这样称颂过呢。

    你欧阳志远一个三十岁不到的毛头小子,今天才刚到任,就当众出风头,越权处理我政府部门的事情。

    竟然还被老百姓当成青天大老爷。

    这完全就是没把我林平山放在眼里,在拿我林平山当垫脚石,是在打我林平山的脸!

    简直是岂有此理!

    哼,今天就看在邱部长和严书记面子上,先不跟你计较。

    以后,有你好看的!

    欧阳志远当然不会知道林平山的心思,只是若有意若无意地看了副市长梁廷栋一眼。

    梁廷栋脸上一抽搐,不由自主的暗暗叫苦。

    他心里非常清楚,新官上任三把火。

    不用说,经过刚才这一闹,欧阳志远的第一把火肯定会烧在温瑞强卷款逃跑这件事上。

    虽然刚才板子只打在了莫万里身上,但那只是个开始。

    等纪委那边取得一定进展,搞不好自己这个分管领导也会受到连累。

    梁廷栋一转身看向欧阳志远,一副虚心认错的模样,低着头道:“欧阳书记,发生这样的事,都是我的疏忽。我没有管好城建口的工作,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疏忽?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能用疏忽来解释?

    受骗的老百姓都上访了两年多时间,你还说是工作疏忽,早都干什么去了?

    就算养头猪,两年也能卖不少钱呢!

    欧阳志远心里忿忿的鄙视着梁廷栋,表面上却一副风轻云淡、不为所动的样子,摆摆手道:“好了,梁市长,现在不是检讨的时候。”

    疏散了围绕在四周的人群,车队重新出发。

    没多久,就到了市委。

    看到面前的市委大楼,欧阳志远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很破旧的一座大楼,只有三层高。

    远远望去,给人一种破败、陈旧的颓废感。

    而反观周围的建筑,虽然不至于多过华美,但最起码干净明亮,让人看着心情舒畅。

    看着对比明显的市委大楼,欧阳志远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到底是作秀呢?还是真的穷成这样了?

    组织部长邱洪洲瞥了欧阳志远一眼,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伸手一指破旧的市委大楼,笑道:“林市长,这栋大楼有三十多年光景了吧,早该修修了。”

    “邱部长说得没错。三十二年了。”

    林平山讪讪地点了点头,脸上不由闪过几分尴尬之色。

    政法委书记严正清呵呵一笑,附和道:“都三十二年了啊?那确实该修修了。你们天泉市应该不会缺那三五百万吧?”

    “严书记说笑了。要说翻新市委大楼,天泉市确实不缺那三五百万。只是,天泉市是个穷市,底下各区县到处都需要财政拨款,所以——”

    林平山的话直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

    但话里的意思,却再明白不过。

    各地方的政府办公大楼,一直都是最容易引人诟病的事情。

    建得太豪华,太过亮眼,会让人觉得乱花钱。

    但太简易的话,又会有人说作秀。

    尤其在天泉市这样一个全省经济排名倒数的地级市,更是不好做了。

    实际上,上一任市委书记曾在几年前提过重建市委大楼的建议。

    最终却被林平山以财政紧张的借口给否决了。

    林平山这么做自然也是有私心的。

    谁不想坐在宽敞明亮舒适的大办公室里上班?

    但前提条件是,不能被人扣上乱花钱的帽子。

    天泉市的财政确实不怎么好,而林平山作为市长,管着钱袋子,自然就得考虑财政。

    所以,他硬是窝在这破旧的办公大楼里,熬走了上一任书记。

    林平山算计的很好。

    他想等自己接任市委书记的位子后,让新任市长来修这个办公大楼。

    到时候,新的办公大楼有了,也不用他来承担非议。

    但事情总是出乎人的意料。

    欧阳志远的出现,让他的梦想破灭。

    邱洪洲却是知道林平山的心思,笑了笑道:“林市长,市政府就应该有市政府的样子。太过破落,就有损国家、有损政府的颜面,该修的还是应该修一修,不能因为怕被人说闲话,就噤若寒蝉,动都不敢动。”

    严正清跟着笑道:“是啊,只要不超过标准,该修的就应该修。否则,外地投资商来了,一看到咱们天泉市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这样子,只怕要退避三百里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林市长?”

    “是,邱部长和严书记说的是。”

    两大巨头发表同一个看法,林平山哪敢唱反调,顿时点头如砸蒜。

    一开始,欧阳志远还有些奇怪。

    他不太明白,邱洪洲和严正清为什么要揪着天泉市市委办公大楼的事情说个不停。

    但细细一琢磨,他就懂了。

    邱洪洲和严正清看似在开玩笑,但其实却是在隐晦的点醒他。

    一、天泉市不缺那几百万修市委大楼的钱!

    二、林平山也不像表面那么古板,他之所以不修市委大楼,其实是在作秀。

    想通了这些,欧阳志远心中暗暗苦笑,这帮老家伙,果然一个个都不简单啊!

    林平山虽然喜欢作秀,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要做秀。

    在举行过欧阳志远的就职仪式后,倒是安排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接风宴。

    因为秦明阳的关系,邱洪洲和严正清两人很照顾欧阳志远,

    在整个接风宴中,一直和欧阳志远表现得很亲近。

    对此,林平山既羡慕又嫉妒,也很想套套近乎。

    但那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

    临离开时,邱洪洲亲昵的拍拍欧阳志远的肩膀道:“志远啊,别忘了过来时答应我的那一箱玉春露,这两天得空赶紧给我送过来。”

    旁边严正清也不甘落后,笑道:“还有我那一箱。”

    欧阳志远苦笑着点点头:“一定不会忘。就这两天,一定给邱叔叔和严书记送过去。”

    听到欧阳志远对邱洪洲和自己的不同称呼,严正清忽然脸色一板:“我说志远,你这样可就不对了啊。你喊老邱邱叔叔,怎么到我这里就成了严书记?”

    “严叔叔。”欧阳志远连忙改口。

    官场上的事,别看只是一个称呼的改变,这往往也是一种关系亲近的表现。

    严正清点点头,满意道:“这就对了嘛,这样才显得亲切。”

    邱洪洲无语的摇摇头:“这你都要争。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严正清笑道:“老洪啊,可不是我非要跟你争。你想想看,这做叔叔的需要时不时的照顾一下侄子,那做侄子的是不是得经常孝敬叔叔啊?”

    邱洪洲立刻就明白严正清话里的意思,笑呵呵的看向欧阳志远:“志远,都说这当兵的都是酒坛子里泡出来的,看到没,你这一声叔叔,老严赖上你了。”

    欧阳志远眨眨眼,笑道:“邱叔叔,谁赖上谁可不一定呢。我的酒可不白送人。”

    严正清笑道:“听到没?老邱。这小子鬼精呢,玉春露可不是白喝的。”

    邱洪洲打趣道:“你们呐,我算是看出来了,老狐狸碰上小狐狸了,没一个是省油的。好了,不说笑了,我们也该出发了。志远,如果有什么为难的事,记得打电话。”

    欧阳志远可不是官场新丁。

    他心里非常清楚,邱洪洲和严正清对自己确实很照顾。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舅舅秦明阳的原因,另一方面却是做给林平山等人看的。

    以后自己和林平山等人共事,林平山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或许不敢明目张胆的给自己挖坑设套,但背后干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扯扯后腿却是难免的。

    而邱洪洲和严正清和自己表现出一副非常亲近的样子,就是做给林平山等人看,告诉林平山等人,他们会照顾自己的,你天泉市底下有人要搞什么小动作也得悠着点。

    这样的善意,欧阳志远自然不会拒绝。

    欧阳志远点点头:“嗯。一定,只希望到时候邱叔叔和严叔叔可别不接我电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