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伸冤

    第43章伸冤

    王倩大声道:“市委书记还能有假的?”

    欧阳志远道:“我就是新任的市委书记欧阳志远,刚好有事路过,看到了这件事,当然不能不管。”

    冯斌的记者证是真的,他不可能说假话。

    想到这里,赵鸿志不由得慌乱紧张起来,他把手在身上擦了擦,连忙伸出双手道:“欧阳书记,您好,我是盘山镇派出所长赵鸿志。”

    赵鸿志紧张慌乱的是,赵鸿田这件事,惹毛了欧阳书记,肯定会连累自己的。

    赵鸿田是自己的叔伯兄弟,在这个宅基地的事件中,自己并没有秉公办理,而是袒护了赵鸿田。

    赵鸿田已经打了王福亮两次了,他到派出所报了两次案,这件事,没有人真正的过问。

    就是自己,也没有派人认真的调查。

    赵鸿田的亲大哥赵鸿远是盘山镇的镇长。

    赵家家族的赵鸿国,已经是天泉市的一位副书记了,所以,赵家在盘山镇,无人敢招惹,就是在县里,也没有人敢过问。

    但现在,对方是新任的市委书记欧阳志远。

    赵鸿国只是一位副书记,官职比欧阳志远低。欧阳志远难道真的是偶然路过?还是专门为这件事来的?

    前途不妙呀。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赵鸿志的手道:“赵所长,这个叫赵二狗的人,带着这么多的人,殴打王福亮,这件事,你要好好地调查一下。”

    赵二狗一看,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市委书记,吓得他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赵二狗的老婆潘选枫也是吓得一哆嗦,不敢说话。

    王福亮一听市委书记到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自己这回有救了!终于盼来青天大老爷了!

    他踉跄着,噗通一声,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放声大哭道:“欧阳书记,冤枉呀,求求你,为我做主,为老百姓伸冤呀。”

    王福亮说完,对着欧阳志远就咚咚地磕头,额头都磕出了鲜血。

    王福亮这一磕头,周围的群众,所有受过赵二狗欺负殴打的人,都跪在地上,大声喊着冤枉。

    有人开始给镇长赵鸿远打电话报信。

    王小虎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大腿,哭喊着:“欧阳叔叔,你要给我家伸冤呀,我大大都被赵二狗打了三次了……呜呜呜……,没有人给我们家伸冤……呜呜呜……。”

    王小虎哭得很是伤心。

    欧阳志远轻轻拍了拍王小虎的脑袋道:“放心,王小虎,你家的冤屈,欧阳叔叔给你们伸。”

    欧阳志远伸手扶起王福亮,大声道:“乡亲们,都起来,我是天泉市新任的市委书记欧阳志远,你们有什么冤屈,给我说,我给你们做主。”

    “好呀,欧阳书记,欧阳青天,你一定给我们伸冤呀。”

    “欧阳书记,您可来了,我承包五十年不变的山林,让赵二狗给我抢走了,他走后门,偷改我的山林承包合同,把我的山林收了过去,开了采石场,欧阳书记,我种植了十几年的果树,都被他们砍光了。”

    “欧阳书记,赵二狗不是人呀,他强霸我的老婆……。”

    多位群众开始声讨赵二狗的罪行,但大多数的群众仍旧不敢说话。

    欧阳志远大声道:“咱们一件一件的办,王福亮,你先说。”

    王福亮躬身道:“欧阳书记,您看看我父亲的院子,赵二狗的二层小楼,已经伸进了我父亲的院子里,欺人太甚呀。”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赵二狗家的二层小楼,确实伸进了这家院子有三四米。

    这不是明显的欺负人吗?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盯着赵二狗道:“赵二狗,你家的房子,为什么要建在别人家的院子里?”

    欧阳志远锐利的目光,让赵二狗一哆嗦,他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想和他们商量买下的,他们这个老房子又不住人,纯粹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标准的刁民!”

    赵二狗说着语气又强横起来,忘了自己现在的形势。

    “住口!”欧阳志远一看赵二狗这家伙又开始强词夺理了,立马喝住了他。

    赵二狗被喝得一哆嗦,就像泄气的气球一样,顿时瘪了下去。

    “王福亮,你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欧阳志远对王福亮道。

    “欧阳书记,这个宅院,是我家的老宅基地,我们有权不卖。”王福亮愤怒的瞪着赵二狗道,“我们不卖,你就派人向我家的大门上泼粪,我找你理论,你就派人打我,打得我一个月下不了床。欧阳书记,赵二狗他不是人呀!我媳妇报警,派出所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个说法。我告状,没有人给处理这件事,还把我拘留了半个月,赵二狗,这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他仗势欺人啊。”

    王福亮说着,这个七尺汉子,已经泪流满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欧阳志远看向赵鸿志,冷声道:“赵所长,王福亮说的是真的吗?他报警,你们为什么不处理?”

    王福亮大声道:“他是赵二狗的叔伯大哥,镇长赵鸿远是赵二狗的亲大哥。”

    欧阳志远一听,他的眼光变得更加锐利了。

    “赵所长,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志远盯着赵鸿志。

    赵鸿志的冷汗流了出来,他低声道:“欧阳书记,我们已经立案,解决的方法是调解。”

    王福亮立刻大声道:“什么调解?你故意袒护赵二狗,他把我打成重伤,我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你们怎么调解的?赵二狗赔我医药费了?还是去看我一眼了?赵二狗不仅没有看我一眼,还让他老婆在我家门前天天咒骂,这就是你调解的吗?难道,有当官的护着,打人就不犯法了吗?”

    王福亮的声声控诉,让赵鸿志的脸色越来越白,冷汗直流。

    他知道,自己这回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赵二狗的行为,太过分了。致人重伤,理应拘留。

    欧阳志远看着赵鸿远,沉声道:“赵鸿志,王福亮说的都是事实吗?如果是,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解决?为什么赵二狗依然逍遥法外?”

    “欧阳书记……我……我……”

    赵鸿志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他不敢诬赖王福亮说的不是事实,就算自己无赖他,欧阳书记也会找人指证的,到时候,自己会死得更难看。

    “赵鸿志,我命令你,立刻把赵鸿田抓起来审问。”一个很大的声音传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就看到十几个人,簇拥着两个人走了过来,来人是盘山镇镇长赵鸿远和镇书记邵明义。

    赵鸿远很远就伸出了手,大声道:“欧阳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赵鸿远的手。

    赵鸿远接到了下面的电话,说新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就在自己的弟弟赵二狗家,在处理赵二狗和王福亮的宅基地问题。

    这个电话把赵鸿远吓了一跳。

    市委书记欧阳志远竟然来到了盘山镇。

    他早就从自己的本家大哥,市委副书记赵鸿国那里知道,欧阳志远就在永安县,但今天,欧阳志远竟然已经来到了盘山镇。

    欧阳志远怎么会知道王福亮宅基这件事的?

    二弟呀,我早就和你说,不要强占王福亮老爹的院子,你就是不听,迷信什么那个地方能发家。这下好了,铁面无私的欧阳志远知道了这件事,我看你怎么办?

    弄不好,这件事,要连累自己的。

    自己熬了一辈子了,才坐到镇长的这个位置,二弟,看来,只能牺牲你了。

    谁让你这么贪得无厌的?得罪的人太多了,要是早听我的话,能出现这样的结局?

    不能因为你,坏了我的前程。

    镇长赵鸿远连忙带人赶往赵鸿田家,镇委书记邵明义也得到了消息,和赵鸿远一起赶来。

    正赶上欧阳志远在责问赵鸿志。

    赵鸿远立刻让他赵鸿志把自己的亲弟弟抓起来。

    赵鸿远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赵二狗和他妻子潘选枫一听这话,两人顿时脸色惨变。

    两人都知道,大哥的性格,很是孤僻,说一不二,为人冷酷,他要是说,把自己抓起来,自己这下肯定完蛋。

    赵鸿志知道,赵鸿远让自己抓他的弟弟,肯定是为了保护他自己的。

    赵鸿志冷哼道:“来呀,把赵鸿田抓起快来。”

    两个警察立刻冲过来,一副手铐瞬间拷上了赵二狗的双腕。

    潘选枫一看自己的丈夫真的要抓走了,她立刻冲着赵鸿远哭喊着:“大哥,你不能抓你的亲弟弟呀……大哥……求取你了,他可是你的亲弟弟……。”

    这个女人愚蠢之极,在欧阳志远面前,这样喊叫,生怕别人不知道,赵二狗是赵鸿远的亲弟弟一般。

    “住嘴!”赵鸿远一声冷喝,吓得潘选枫一哆嗦。

    自己的弟弟赵鸿田,本来很好的一个人,都让这个女人教唆坏了。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赵鸿远道:“赵镇长,赵二狗伸进人家的小楼怎么办?”

    欧阳志远知道,赵二狗之所以这样嚣张,欺压百姓,肯定是仗着赵鸿远这个镇长和派出所的赵鸿志。

    现在,欧阳志远要赵鸿远亲自说出来,怎样处理赵二狗的这座小楼。

    赵鸿远当然明白欧阳志远的意思,他沉声道:“我立刻叫来挖掘机,给他拆掉。”

    赵鸿远一说出来这句话,赵二狗的媳妇潘选枫不干了。

    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个泼妇,她顿时开始撒泼,倒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杀人了,有人要拆我家的房子!”

    但赵鸿远根本不理会,他立刻打电话,调来一辆挖掘机,让人把伸进赵福亮父亲院子里的那一间两层小楼挖掉。

    工作人员直接架开嚎哭的潘选枫,把房间内的东西搬出来。

    挖掘机开始拆掉那伸过来的小楼。

    一个小时后,那半截伸过来的楼房被彻底的拆除,挖掘机把赵振山的院子重新平整了一番。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